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三會提名2|九位提名人 民建聯五子「共享」 提名人直認:近期沒接觸候選人

分享:

劉貳龍攝

在黃大仙,多處可見政府宣傳區選投票的橫額。這一區,民建聯派出五候選人,他們都由九位相同的三會成員提名;工聯會的三名候選人,提名人也近乎一樣。(劉貳龍攝)

民建聯用九提名人推五候選人

《集誌社》分析候選人提名名單,發現多區都有「清一色」提名組合,除了有候選人的九人有效提名組合「全撞」。在黃大仙區,還有多名來自同一政黨的候選人,有「清一色」的提名組合。這區的直選和間選共 18 人出選,民建聯、工聯會和香港新方向,佔當中 10 人。

在間選,民建聯派袁國強、黃國恩、黎榮浩出選,他們的九個有效三會提名組合相同;再翻查地區直選,民建聯派出潘卓斌和越毅強,他們的有效提名,也是相同的九人。換言之,民建聯在一區只動用九名三會成員、同一個組合,提名推五人出選。

民建聯五名候選人的三會有效提名組合,是「簡志豪、黃海量、石志端、李德康、史立德、黃貫邦、朱志明、江景新、姚明強」。公開資料顯示,簡志豪、李德康、江景新是民建聯成員;黃海量是香港黑龍江經濟合作促進會常務會董;史立德是廠商會會長及前黃大仙委任議員;姚明強是香港潮州商會會董;石志端是伊斯蘭鮑伯濤紀念小學校長。

提名人:民建聯給名單、一次過簽名

擁有 148 名成員的黃大仙三會,是如何拼出上述「清一色」提名組合?身兼黃大仙滅罪會成員的廠商會會長史立德,在當區提名五位民建聯成員,這五人的有效提名一致。史向《集誌社》表示,本身在三會認識該些候選人,認為他們「年青、肯做嘢、水平唔錯」。他直言,近期沒有接觸候選人,是民建聯給他提名表格,一次過簽。

被問到提名是否非個人意願、只隨政黨,與曾國衞指提名人不會偏袒黨友、非為黨的私利這說法不符?史立德指自己是民建聯支持者,不是黨員,但覺得「有政黨會好啲」。但他強調提名時有考慮候選人的背景、資歷,並非民建聯給他任何人選,他就會提名;他又指不認識其他候選人,「佢哋都冇搵過我」,不知政黨有否配票。

「撞提名」候選人拒回應 記者查詢後登的士離開

黃大仙東直選候選人、民建聯成員越毅強,與四名黨友的有效提名組合一致。 11 月 24 日下午,他在黃大仙地鐵站附近擺街站。記者到訪街站向他查詢:如何認識提名人、有否親身向提名人索取提名、是否知悉民建聯同區參選人提名名單一致、政黨內部有否協調提名。

他先表示正擺街站,「做緊嘢」不便回應、不接受訪問,隨後補充「我唔回應啦、無回應」。記者再追問何謂「無回應」,越遂稱「我講咗,(我)對啲問題無回應」。記者向越毅強查詢何時完成街站工作或方便受訪時,越一度回應稱「稍後啦」。約一小時後,越離開街站,記者再上前追問,他沒有回應,直接登上的士離開。翻查資料,越毅強 2019 年代表民建聯參選黃大仙鳳德選區,當時獲 3,436 票,敗於得 4,396 票的民主派、前「慈雲山建設力量」張嘉宜。

黃大仙東直選候選人、民建聯成員越毅強表示正擺街站,「做緊嘢」不便回應、不接受訪問。(劉貳龍攝)

記者向越毅強查詢何時完成街站工作或方便受訪時,越一度回應稱「稍後啦」。(劉貳龍攝)

約一小時後,越離開街站,記者再上前追問,他沒有回應,直接登上的士離開。(劉貳龍攝)

屯門、觀塘候選人提名高度重疊

其他區也有接近的提名組合,例如是有 161 名三會成員的屯門、和有 194 名三會成員的觀塘。屯門區間選由15名候選人爭12席,民建聯派葉俊遠、陳暹恆、程志紅、蔡承憲、曾憲康出選,他們的防火會和滅罪會提名組合,都是由滅罪會的「鄭筱薇、李立文、蕭炳強、蘇愛群」,以及防火會的「周國雄、蔡玉添、尹耀偉、吳國民」所組成。至於同區直選,民建聯賴嘉汶、鍾健峰的防火會和滅罪會提名,同是由該八個三會成員包辦;同黨另一名參與直選的葉文斌,滅罪會的蘇愛群沒有提名他,換上另一名三會成員徐浩然,其餘跟黨友一致。

至於工聯會,同區間選派出陳文偉和羅敏霞,兩人九個有效提名、有七人相同。新民黨參與間選的鄺珉樀和甘文鋒,在三會覓得 12 個提名, 12 人組合一致。

觀塘區 20 位間選候選人,競逐16個議席,他們的防火會提名,是由該會 15 成員包辦。出現最多的有效提名組合是「陳漢華、梁中杰、譚英傑」,包辦六名候選人的防火會有效提名,六名候選人分別是沒有申報政治聯繫的李淑媛、鄧咏駿、余嘉明、金堅、詹寶瑜,以及申報為工聯會的彭俊發。

記者採訪時,有數批遊客到黃大仙祠,其中一團人在祠外拍合照留念。政府的區選宣傳隨處可見,黃大仙祠入口處的欄杆,多掛上區選橫額,就連門外大電視也播放著區選廣告。(劉貳龍攝)

新思維承認因無三會班底 限制選舉工程

溫和中間路線、非建制新思維,今屆派出兩人參選,終未獲足夠提名入閘。新思維主席兼立法會議員狄志遠坦言,新思維在三會沒有班底,限制了選舉工程,將來會思考如何部署。曾國衞曾指,提名人不會偏袒黨友,狄志遠認為,新選制原本設計接近曾國衞的想法,但落實時,變成一班「自己人」處理,偏離選制原意。

聞三會因政黨提名 選舉傾斜大黨 質疑偏離選制原意

他解釋,不少三會成員都是來自幾個大黨,從提名人分配的例子,可見大黨優勢。他補充,在新思維爭取提名的過程中,曾聞三會成員會因為關係和政黨而交出提名,不僅考慮候選人是否愛國的原則,「如果你唔係我黨,又同我黨競爭,我不便提名你」。他說,提名者只須考慮「愛國者治港」的原則,提名和鼓勵愛國者參選,若有其他考量,則失去提名功能,早在提名階段已替選民決定結果。

現時三會成員全由政府委任,狄志遠則表示,不介意由誰擔任三會成員,「理論上如果他(三會成員)看到我是愛國者,便願意提名我,那麼A君或B君做三會,我覺得不緊要。但如果只是朋友才提名,我當然要安插人去三會做我的朋友啦,否則便沒機會,但我不希望用這個處理方法。」

新思維主席兼立法會議員狄志遠坦言,新思維在三會沒有班底,限制了選舉工程,將來會思考如何部署。(資料圖片/HLK攝)

學者:民主社會配票普遍 惟三會利益單一

台灣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訪問學人、時事評論員梁啟智指,報稱獨立、而有背景的候選人,過去一向存在,如今則多了一個佐證。他分析指,提名人之中出現板塊,有組織並帶政治立場,讓某些人獲得提名,本質上非壞事,甚至可屬提名程序本意;以政治手段有組織介入提名程序,或稱配票,即使在民主社會也是相當普遍,問題是提名人能否代表社會多元聲音,使不同立場的人都有機會爭取提名,而今屆區選明顯不如以往。

「封殺提名呢件事,民主社會都會,但係人哋個場(提名)係公開的,你咁都封殺到即係你有本事。所以我冇乜興趣問封殺行為,而係問個場有幾開放。」梁解釋,三會人數不少,只須每組獲三提名,理論上門檻不高,只是其背後利益單一。

區選 12 月 10 日投票,港鐵站內有多張宣傳投票的廣告。來屆區議會將有 470 名區議員,當中 88 席是地方選區直選產生,其餘則有 179 席委任議員、 176 席間選議員、 27 席當然議員。(HLK攝)

按此查看今屆區議會選舉各候選人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