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中國觀察 |「愛國」舉報接二連三 「小刑法」增「傷害民族感情罪」惹疑慮

分享:

近月內地屢爆出愛國民族主義風波,先有南京商場新年裝飾被批象徵日本「旭日旗」、諾貝爾文學獎得獎作家莫言小說被指控「抹黑烈士」、農日山泉被指「辱華媚日」遇抵制等等。在極端民族主義蔓延的情緒下,法學教授勞東燕反對「小刑法」修訂,憂慮將「傷害民族感情」入法造成警權擴張、加劇極端民族主義的文章,重新在微信圈被大量轉載。

被稱為「小刑法」的《治安管理處罰法》歷時 30 日的公眾諮詢在去年九月底結束,共收到 12.6 萬份建議;事隔半年,究竟會因爭議過大而暫緩、抑或會繼續「完善」後經兩次審議交付表決,仍尚未可知。內地資深記者蕭瀟撰文,解構《治安管理處罰法》的歷史背景、疏理法律學界對修訂的關注和爭議。

文字:蕭瀟(內地資深記者)

年初有「愛國博主」舉報南京商場圖案象徵「旭日旗」,警方之後要求商場撕毀貼飾。(微博截圖)

「愛國」舉報、狀告接二連三 官媒批:「愛國不是生意」

今年一月下旬,南京一商場張貼太陽、煙花等新年裝飾圖案,被一名「愛國博主」拍片舉報張貼「旭日旗」,警方之後「勸喻」商場撕掉貼飾,官媒央視一度罕有發文批評「愛國不是生意」。二月底,「愛國博主」吳萬爭宣稱要狀告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作家莫言,指控其小說涉「抹黑烈士」等諸多「罪名」,要求法院下架其書籍、向先烈和全國人民道歉;又以 15 億人口一人一元計算、索賠 15 億元,莫言因此遭受謾罵。

到三月中,極端民族主義情緒進一步衝擊中國企業農夫山泉。企業被指飲品包裝有日本元素,紅色瓶蓋被指代表日本國旗,澄清後仍遭「辱華媚日」抵制潮;網絡上出現多條狂砸相關產品影片,有便利店下架產品,企業創辦人、前中國首富鐘睒睒遭網絡欺凌。就是在這種氣氛下,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勞東燕反對「小刑法」新增「傷害民族感情」罪的文章,再度在微信圈被大量轉載、突破十萬閱讀量。

其後有網民貼上裝飾全圖,顯示為太陽、煙花、折扇等圖案;官媒央視罕有發文批評「愛國不是生意」。(微博圖片)

「小刑法」修訂增「傷害民族感情」惹爭議

有關文章是勞東燕半年前所寫,反對《治安管理處罰法》修訂的舊文。該法律草案在 2023 年 9 月公眾諮詢期間,因「感情入罪」定義與處罰標準模糊,引發警權擴張、加劇極端民族主義的憂慮,除社會輿論爭議之外,法律界知名學者紛紛表示異議,勞東燕也撰文反對草案新增「傷害民族感情」入法。

《治安管理處罰法》素有「小刑法」之稱,規定如何處罰情節輕微、尚不構成犯罪的違法行為;世界上幾乎沒有其他國家,有直接對應「治安管理處罰」的法律制度,可謂之獨有的「中國特色」法律。回顧歷史,此法脫胎自 1957 年的《治安管理條例》,在《刑法》未出台之時因維護社會秩序、打擊階級敵人等考慮而制定。經過 80 年代逐步法制化,在 2006 年改名為《治安管理處罰法》,正式從條例轉變為法律。

三月,農夫山泉飲品包裝被指含日本元素,瓶蓋被指代表日本國旗,澄清後仍遭「辱華媚日」抵制潮。(微博截圖)

傳播有損民族感情言論可拘留最高 15 日

此法在 2012 年作出部分修改、後又經數次「修訂」,中國政法大學教授趙宏先後撰文和接受訪問表示,「在整個過程中,條款不斷增加,處罰範圍一直在擴大」。而今次修訂中、備受詬病的「感情入法」條款,普遍被法學界視為《刑法》對應罪行的擴大化。修訂草案第 34 條 2-3 項具體條文,列明「在公共場所或強制他人在公共場所穿著、佩戴有損中華民族精神、傷害中華民族感情的服飾、標誌」;「製作、傳播、宣揚、散布有損中華民族精神、傷害中華民族感情的物品或者言論」,情節較重可處 10 至 15 日拘留,5000 元以下人民幣罰款。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陳碧亦撰文表示,第 34 條的修訂本意是對應刑法的「侮辱、誹謗英烈罪」;而「侵害英雄烈士名譽、榮譽罪」早在 2021 年正式實施,同年前記者仇子明(網名蠟筆小球)因嘲諷中國戍邊官兵被判入獄八個月,成定罪第一人。若《處罰法》修訂第 34 條獲通過,不僅擴大「因言獲罪」範圍、更引入「衣著獲罪」。

草案修訂內容公開作諮詢後,勞東燕教授即在微博撰文,基於條文內涵模糊、處罰標準模糊、過度干預個人日常穿著、刺激民粹主義和極端民族主義情緒蔓延等理由,明確表示「持反對意見,建議刪除為妥」。該微博得 28.6 萬點讚、有 1.3 萬條評論和 4.3 萬次轉發,廣泛傳播下亦獲不少法律學者贊同。

法律界憂定義模糊、警權變相擴張

不少法律界學者公開撰文、接受訪問表達擔憂,普遍質疑「有損中華民族精神、傷害中華民族感情」的定義與處罰標準模糊,給予執法者過大自由酌情權而導致選擇性執法與濫權現象。華南理工大學副教授葉竹盛,總結網民困惑,一一追問西裝、比基尼、T shirt、外國服裝品牌、外國奢侈品牌、乃至清末引進的殖民國家警察制服是否都要禁止?香港大學法律學院劉思達教授建議,這種模糊性極大、容易被濫用的詞語不應出現在法律條文,尤其是「涉及限制人身自由的條文」;華東政法大學憲法學教授童之偉直言,中華民族「精神」和「感情」由誰確認、依何程序確認,「是極大的、幾乎無法循法治原則操作的問題」,若草案通過必造成「循長官意志抓人、定罪的實際後果」,是「貽害無窮」。

修訂將《處罰法》適用範圍進一步擴大,亦被視為是變相擴大公安權力。趙宏教授認為《處罰法》中行為,在大部分國家地區被列為「輕罪」,需司法機關論證後由執法機關作出處罰;在《處罰法》下,對於「輕罪」,公安機關日後可不經司法機關制衡、不審不判直接作出處罰。

2022 年 8 月,一女子穿著和服在蘇州市日式風情街影相,遭警察大聲喝斥「你是中國人,卻穿一身和服!」又要求其脫衣,以「尋釁滋事」為名帶走調查,限制人身自由逾五小時,當事人被迫刪相、寫書面檢查甚至被要求沒收和服。

極端民族主義升溫 憂成新「口袋罪」

趙宏舉例指此案當事人未被處罰,但案件曝光後輿論認為警察濫權,直言「如果公職人員可以憑個人偏好和觀念信條,隨意擴張解釋和適用法律」,距離「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已不遠。一旦 34 條修訂獲通過,警察憑其自身認知執法,和服女子或會被合法拘留甚至留有案底;在新法下,律師及公眾不能再以警察違法執法作抗辯,解釋了為何法律界擔憂「傷害民族感情」或成為如尋釁滋事一般的新「口袋罪」(指法律中界定不清、模糊罪名,司法機關起訴有關罪名時,或對條文進行演繹以貼合情況)。

在《處罰法》爭議中,勞東燕教授本人亦因關注社會事件和敢言風格,成為民粹攻擊對象。若修法通過,類似的極端民族主義情緒將在「合法」庇佑下蔓延到何等程度,實難以想像。

法律模糊成新常態?

修訂草案一個月公眾諮詢結束時,共收到近十萬人次、在線提出超過 12.6 萬條建議,關注度遠超同期、只得數百條建議的其他法案。這是此法 17 年來首次大修,依照法律規定,草案需完善且經過兩次審議後交付表決。行文之時,修訂會像 2017 年時因爭議過大而暫緩,抑或會繼續「完善」再交付表決,仍未可知。只是從法律界的激烈反應,不免令人懷疑從早期草擬到後續「完善」,究竟納入了多少專業意見?

「泛道德化的法律懲戒將處罰依據訴諸於公眾情感、社會價值等抽象觀念,結果不僅會縱容公權的濫用,也會使刑罰和行政處罰蛻變為推行某種特定道德觀念的工具,進而傷害由法治國家所保障的權利和自由。」趙宏教授的這段話充分詮釋了「小刑法」修訂的核心爭議。

實際上,《處罰法》非唯一因模糊表述而引起爭議的法律,去年中國修訂反間諜法、修訂通過保守國家秘密法;新修訂中寬泛、模糊的表述同引發外國投資者擔憂。這類被視為模糊的法律,是否會越來越多乃至成為新常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