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中大炒副校|校董稱引僱傭合約解僱 吳樹培曾電郵回應指控 前校董批「未齊腳」炒人影響觀感

分享:

劉國勳:以不齊人為由拖延屬「不負責任」

身兼中大校董的立法會議員劉國勳則指出,校董會「齊腳」至少需時一年多,而該會需要處理重要事情、提升中大良好管治刻不容緩,形容以不齊人為由將事情拖延屬「不負責任的做法」,強調「在吳樹培的問題上再拖拉,對中大並非好事」。

據了解,在校董會的「過渡期」間,校董會仍屬「正常運作」。有關討論吳樹培的工作問題,在今年七月已開始,校董都看了一些相關的電郵,當中有吳樹培的回覆。

查逸超昨稱不便透露解僱吳樹培的具體原因及昨日會上決議票數,但引述傳媒曾報道指吳曾繞過校董會主席發放校董會會議程、另曾在修例草擬期間參加由三名時任中大校董,楊于銘、林偉雄及香樹輝發起的網上聯署。

劉國勳今日亦強調,中大未來有多項重點發展,而吳過去的「作為」,包括是在主席未知情下制定會議及議程、「在修改中大條例期間的做法有違中立」、「與校董會立場相違背」等,令其無信心吳可配合相關工作。

2019 年的中大衝突,吳樹培(右)曾陪著校長段崇智(左)見學生。(資料圖片)


以聘任條款的方向中止關係

根據《香港中文大學條例》規程 24 第 3 至 5 項,校董會可基於「好的因由(good cause)」免任校長、副校長或書院院長等;而若「有關人士(the person concerned)」或任何三名大學校董提出要求,則校董會必須在作出免任前委出委員會,審查投訴並向校董會作出報告。

惟規程 24 第 6 項亦有列明,如被免任人士的「聘任條款(terms of his appointment)另有規定」,上述要求則不在此限,即校董會毋需基於「好的因由」或毋需成立委員會,亦可循其他途徑作出免任。劉國勳今日在社交媒體發文確認,校董會是以聘任條款的方向,決定中止與吳樹培的僱傭關係。

據了解,在引用僱傭合約解僱吳的過程,有發代通知金,也有諮詢外間律師行的法律意見。

中大校董會主席查逸超(右)日前宣布解僱副校長吳樹培。(資料圖片/ 何珮瑚攝)

前校董:從未聽聞主席有意調查吳

就被辭退一事,吳樹培昨晚在聲明表示,10月接獲校董會通知,當時對方表示將會成立小組對吳進行調查。11月卸任中大校董的林偉雄向《集誌社》指出,自己仍是中大校董期間,從未聽聞主席有意調查吳,認為現時做法等同不尊重校董會成員,對當事人、校內持份者不公,亦會影響校董會的公信力,「始終校董會是一個很大的組織,所有人應該被尊重、知會,加上我們(校董)得悉後可以提供其他寶貴意見,令到最後作出的決定的公信力比較大」。

立法會上月通過三名議員提出的《2023年香港中文大學(修訂)條例草案》,改組中大校董會,包括校董會人數將由55人減至34人,校董會校外校內成員比例會由1:1改為約2:1。《草案》隨後刊憲,校董會正處於過渡階段。林偉雄透露,新一屆校董會原訂在明年一月召開首次會議,惟會議推前至昨日展開,至昨仍有16席從缺,即除校長段崇智、副校長陳金樑,其餘16人均屬校外成員,校外校內成員比例為16對2。

「起碼應該等到2:1先落決定」

林偉雄認為,校董會在此組成下欠缺校內聲音、「持份者一面倒」,未能充分反映校內師長、校友的權利,認為在此情況下主要由相關人士就中大行政架構作出的決定「缺乏代表性」,又稱「起碼應該等到2:1先落決定,依家得8:1,好似校內未ready、趁人地未齊腳就開刀,好似砌人生豬肉咁」,直言「無需要去到咁盡、咁急」。

他憂慮,是次事件將會影響外界、教授,以及國際對中大觀感,繼而長遠影響大學發展,「希望主席唔好一手破壞中大多年建立的聲譽」,籲相關人士懸崖勒馬、循「正當途徑」處理高級職員,另建議若需要調查吳樹培的工作表現,可以仿效港大成立名單透明的獨立委員會進行調查。

新中大校董會構成下,將新增兩席學生成員。(資料圖片)

中大聯書院學生會工作小組召集人:對解僱感詫異

新中大校董會構成下,將新增兩席學生成員,本科生、研究生各佔一席,相關成員須「按大學校董會決定的方式互選產生、並由大學校董會委任」。中大聯書院學生會工作小組召集人羅竣彥稱,對過渡性校董會昨議決解僱吳樹培感詫異,望校董會日後作出重大決定時可增加透明度,發放更多資訊。

他另透露,小組在條例草案刊憲後,曾向校內查詢產生本科生代表的方法及時間表,當時尚未有定案,又稱現時校董會的組成比較缺乏「某些聲音」,重申希望儘快產生34人校董會,以確保校董會在作任何決策時能經過代表不同持份者的校董充分討論及共同參與下作出決定。

劉國勳則指出,校董會在法例下獲授予管理和控制中大的事務、方針和職能,形容處理主要人事任命屬校董會「應有工作之一」,形容外界批評吳「干預校政」並不成立,指控者亦不了解中大運作。他另強調,校董會現時決定中止僱傭關係處理,是「較寬鬆的做法」,又稱校董會主席「絕對有權力」委任小組處理事件,吳樹培10月中時已獲知會。

另外,吳樹培昨日在聲明指出,自己未有機會就指控及批評作出申辯就被解僱,形容對情況非常遺憾。 有中大校董會消息人士指出,校董會主要因吳樹培在校董會 7 月中開會前,在未獲主席查逸超同意或知情下制定會議及議程,查其後曾因此事要求吳樹培向校董會主席、副主席、司庫提交報告,雙方隨後有就事件透過電郵往來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