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他們好嗎?|演出失空間 教室做舞台 小伙子:我未放棄

分享:

「戲劇唔會放棄你」

眼前 500 呎空蕩蕩的活動室,擺了一張椅子,唐浩翔坐上去,頭頂白燈光打照他黝黑的臉。他輕鬆說起自己的人生劇場,雙手自如做出不同動作,有時握拳,有時做出像抓住籃球的手勢,又會拍手大笑。

他常掛起笑臉,有時肉緊瞪著眼,說到沮喪事,也會合眼放聲大笑,眼尾跑出幾條魚尾紋。說到這五年,唐浩翔歷遍風雨--他被投訴曾發表懷疑有關社運的「不當言論」,一年內,兩度遭取消表演場地,更解散了自己創立的劇團。

「戲劇唔會放棄你,只有你放棄戲劇……」他淡言道。今年 31 歲的唐浩翔,還未放棄戲劇,更似煉成魔法,隨時像置身舞台一樣的自信自在,勇敢面對挫折。如此魔力並非天生,而是劇場送給他的禮物。

劇場拯救童年

唐浩翔在屋邨成長,讀小學時長得胖胖,常被欺凌。小學五年班,老師不知為何選了他進戲劇班,他懵懂的踏進新世界,交到新朋友,改寫人生劇本,「有其他人對你好好,那就很容易會『入坑』。原來世界可以咁單純、冇咁險惡㗎喎,令我喜歡呢樣嘢咁長時間。」他說,劇情屬假,台上的情感,卻是真實,連繫演員和觀眾,人與人的情感交流,超越對白,產生共鳴,「戲劇可以聚集到一班人,這才是最大的吸引點。」

遇啟蒙老師 學習受挫仍向前

中一那年,他認識了自己的戲劇啟蒙老師。一次校園舞台劇試鏡,老師預告不會選他做前台,他鬥氣一試,最終落選,老師還要他做後台。「點解?點解唔揀我呢?我唔係做得差㗎喎!」他放棄戲劇一年,老師才告訴他落選原因,說他「太過想要」、不知天高地厚。

「你在路上一定遇到很多不同挫折,不是所有事都如意。如果這刻見盡了美好的事,跌倒那刻,便會痛到起唔返身。」老師的教導,使他今天仍想站在舞台。

成立劇團尋覓理想 2019年成轉捩點

他決心要走劇場路,畢業後當主題樂園演員,做過遊樂場經理。 2017 年,他跟劇場朋友圍爐,四個剛畢業的屋邨小伙子,在咖啡店「發夢」,拼湊藍圖,劇團「小伙子理想空間」誕生。

起初如揼石仔艱辛,但搞了幾個劇場,成績不俗, 2019 年就像分水嶺。那年籌備舞台劇《共享人生》,講述同屋租客一同創業的奇遇故事, 10 月在沙田大會堂演出,遇反修例運動。當導演的唐浩翔,曾想過取消,最後不想辜負台前幕後努力,如期演出,冀鼓勵同路人。之後屢因疫情停擺劇場,2021 年緩和時,舉辦舞台劇《HElllO》,這是小說《與女鬼的同居日常》的改編故事,講述打工仔上樓遇著鬼魂的故事。

投資 150 萬 場地遭取消

2023 年,以為世界「復常」,他卻墮進低谷。原訂去年八月舉行愛情音樂劇《百花舞廳》,但六月收到通知,香港藝術中心指劇團違反「場地租用協議」,撤銷場地、演出取消,因雙方協議,他未能交代箇中原因。歌手小肥與 SoulJase 主演、涉牽多個單位的 150 萬元大型製作,化成泡影。

「那刻是晴天霹靂……」他沒想過如此結束,陷入迷失,「如果你蝕 40 萬,話畀自己知唔得嘅,咁你都心甘命抵。但𠵱家唔係,影響好大,令我哋所有人都有種遺憾。」

獨遊一個月沉澱 復出全職投入劇團

事後,他獨遊日本近一個月,遠離香港,沉澱消化。「因為佢 spot 到你,宣布你死亡。沒死已經好叻,你冇得唔停,畀自己休息思考、慢下來。」休息過後,眼見世界如常,以為這次屬個別事件,純粹有人想給他小警告,於是回港便再起步,更加投入,辭去遊樂場經理正職,全力搞劇團。

一年心血 因「不當言論」投訴取消

他們投身兩個復出之作--《三分鐘銀行》及《窮一生藝術館》,原訂今年二月初在兆基創意書院演出。兩個劇目是青年藝術發展項目,均由年輕人擔綱演出、製作。

今年一月底,尚餘三日,數十位 18 歲出頭的小伙子,耗費一年的心血,將要呈現舞台。就在終極「踩台」前夕,唐浩翔收到書院通知,按教育局指引,要求解除場地租約,原因是他被投訴曾發表「不當言論」。他從未獲告知涉及哪番言論,只能估計,是與反修例運動有關。

《三分鐘銀行》講及一宗銀行械劫案,員工應變與求生的故事;《窮一生藝術館》則講及藝術館展品破爛後,館員瞞天過海的故事。藝發局戲劇界委員區永東曾與校方看過劇本及綵排,他當時表示,內容不涉及任何敏感議題,僅為年輕人的故事、沒爭議性,質疑如何令校園不安。

他告知一班團員,場地被取消了。 這班舞台初生之犢大受打擊,多人悲哭,衝擊唐浩翔心臟。眼前小伙子,才剛擁抱理想,就被殘酷現實擊沉,「至少你要讓他們看到機會、希望。𠵱家咁樣同斬頸慢慢放血有咩分別?佢哋 18 歲咋,我呢啲 30 歲唔好講啦。」

他心急如焚,訪問電話接不停、又聯絡藝發局委員,想挽回演出,忙得焦頭爛額。過了一日、兩日、三日……結果沒有扭轉,表演取消。

「半年?我諗一世㗎啦呢件事」

「點解咁樣?點解會有咁嘅事情發生呀?點解會咁樣抹殺咗年輕人嘅夢想呀?我做咗啲咩呢?我都 keep 住有反思自己,究竟係咪殺人放火呢?」

他說,這次倒不覺得沮喪,只是不解縈繞心頭。他很常問「點解」,跟兒時試鏡失敗一樣,不斷思考原因。今次被「以言入罪」,半年都想不通。「半年?我諗一世㗎啦呢件事!」話畢,他合眼放聲大笑。

思考,其實是他的情緒出口。像舞台劇工作者的天職,就是提出問題,與觀眾在舞台尋找答案。「我的情緒出口,反而是自己坐喺度,問自己問題,就算答唔到,也讓自己問。今日答唔到,聽日;聽日答唔到,後日;後日答唔到再大後日。總有一日答到。」

忍痛休團不做「無用掙扎」 朋友更團結

沉澱 120 小時,他決定忍痛休團,不做「無用掙扎」。休團聲明載有一張圖片,寫著「小伙子理想空間」,劃去「空間」兩字。「小伙子理想空間,現在沒有空間,只有理想。」他當時說。

「第二次啦嘛,上次唔講太多,即係你畀人 “double kill” 呀!。我唔想畀人 “trible kill” 呀大佬。同埋你一定被釘在名冊,才會被人『焦焦焦』(連殺)。」

回想劇團美好時刻,他笑著說,「從來都無風光過,𠵱家最風光,最多人識!」笑過之後,很快又平靜下來,沉默兩秒,感嘆:「其實一班人一齊已經係好好……講起有啲想喊,哈哈哈。」

劇團成立七年,班底都沒有大變。他說起,劇團有個別名叫「狀況」,因每次演出都有難事、一同解決,這種團結,他珍而重之。今次狀況,團友沒離棄他:「冇咗你就係冇咗你」。他感動卻心痛,自己無法登上舞台,那便光榮離場,不想連累團友。「佢以為咁做,會有一班人離棄我? sorry 呀,你沒令到他們離棄我,反而令我們更加團結。」

轉型教學求出路 接近舞台

這半年不能演出,像是失去生命一部分,但他總是設法接近舞台,在「小伙子理想教室」,透過教學,將戲劇帶進更多人的生命裡。失落感一陣子便消化了,揚言:「我未放棄,是要告訴『他們』,sorry ,你以為咁就可以搞到我?無錯,你真係喺我生命入面攞走咗一部分,但你嘅目的達唔到。」

化身捉棋阿伯傳授學生點子

他有時會有神來之筆,想到戲劇點子,就跟學生分享,鼓勵他們搞個劇場。他說自己只像「捉棋阿伯」在旁「𪘲牙聳䚗」,事成不沾半點功勞,覺得想法實踐就心滿意足。

撤場風波裡,演員都只是 18 歲出頭,他希望自己能當老師的角色,帶他們走過難關,「你們可以不開心,但想你們知道,有過這樣的困難時刻,下次你會珍惜。」

最近,一位學生參加舞台劇試鏡入選,凌晨打給唐浩翔報喜,使他感安慰,「你哋開心、有呢啲表演機會就好啦。你加油啦,我知道自己做唔到,但我做到嘢野就係令到你地接觸到戲劇,我都覺得幾開心。」

如退休生活 不穩仍堅持戲劇

這半年,他找過娛樂事業正職,想幫補生活,卻因僱主看過他的報道而失敗。亦有朋友邀請他去電影試鏡,他怕連累別人而拒絕。

曾用作劇團排戲的活動室,牆上仍掛著 2019 年和 2021 年的劇目海報,角落擺了幾支威士忌。下午,他獨個回到活動室,在中間擺了一張蓆,做一會瑜珈,休閒的等候晚上教班。

慢活思考

他只在夜晚教班,日間則接剪片、教工作坊等自由工作。無工作則「無所事事」,閱讀戲劇書籍和劇本、行山和打籃球,回家喝杯威士忌進睡。這些年一往無前,現在卻因風波,變得像退休慢活,慢慢調理心情。

「我以前好 stubborn,像一隻牛,講極都唔明、講極都唔聽,現在真的靜下來。可能這事就是跟你說,你等等啦、未係時候呀。活在自己裡,思考多點,給自己靜下來、慢下來。」他說,仍可教學,透過分享想法來接近舞台,已是不錯的生活。

五年前目標做音樂劇、生兒育女 幻想破滅


靜下來,他想到五年前的世界,他曾充滿希望。他的目標是 30 歲做一個滿意的音樂劇,這作品自成團起構思,每次一班人談起此事,也興奮得毛管戙。生活上,想 30 歲後結婚生子,將所知所學告訴下一代。

「𠵱家?哈哈哈,首先第一步,一定唔會生小朋友先啦喺呢度!」31 歲了,音樂劇目標也破滅,他將想法交給了戰友,期待作品有日實現。他不再想生兒育女,擔心子女要學習跟自己不同的價值觀,「除非有一日變啦,我有得揀,咁佢(子女)就有得揀啦。」

鬥氣不離港 覺得「自由」敏感

經過這五年,他不覺得香港會變好,「你畀返我踩上台囉,咁就好囉可能」。他說,藝術本身用以抒發情感、應自由自在,可是「自由」已變得敏感。他自嘲是倔強的金牛座,不想離港,要鬥鬥氣。

有甚麼想跟五年後的自己說?「嘩!哈哈哈哈!」他低頭想了數秒,點頭說:「我希望五年後的自己,繼續堅持緊一些事。希望五年後的自己會多謝,就算這個時候遇到問題,都沒有放棄、停步,沒有離開的自己。希望五年後的自己,會多謝當日繼續留低,好努力在堅持一些事的自己。」

有遺憾仍感快樂

他沒有後悔,五年前說過的「言論」,「做錯事先後悔,我唔認為係錯,所以冇後悔。」只有「遺憾美」,無法再跟好友同台演出,「有遺憾下次就會珍惜。雖然我不知幾時有下次,但當有下次的時候,我就會好努力、好開心、好喜悅,好記得這個 moment。」

「呢條路咁行,都幾特別呀,天選嘅細路。」風波裡的人生劇場繼續上演,他仍為每天遇到的人和事、正期待的事,感覺活得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