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何韻詩網上演唱會 回歸純粹「重新出道」

分享:

今晚,何韻詩與音樂人 Mike Orange 舉辦演唱會。場地佈置得像房間,有書桌梳化,幾盞檯燈映襯蠟燭,散出柔暖黃光。房間鋪了地氈,樂譜隨意鋪散地上。角落和桌上放了盆栽,幾隻小動物玩偶站在桌子,有長角鹿子、狐獴,大自然與房間,簡單而自我。

「明哥」、吳靄儀送上鮮花

這是一個沒有門的房間,房外兩邊坐了數十親友歌迷,阿詩父母、「明哥」黃耀明在場,前立法會議員吳靄儀在完場後給阿詩送上鮮花。

晚上近八時,阿詩步入房間,脫掉鞋子,踏上一張小木腳踏,跟 Mike Orange 對著坐。「私人聚會嚟,可以放心出聲,私人聚會冇話唔可以拍手㗎嘛?」阿詩話畢,全場歡笑、掌聲如雷。

她咬碎口中的金嗓子,吞下之後說「多謝大家嚟陪我出道。」兩個人、兩支結他,用吳獻的〈I’m here〉為這夜揭幕:

「路遙遠 我們一起走

我只想知道 你就在這

我想感受你隨口聊聊的日常

你抱緊我會把你抱得更緊

你抱緊把你抱的更緊

那就夠了」

「自閉」的演唱會

近年社會變幻,阿詩生命也如捲入洪流,無法在港租場搞演唱會,又因「612案」被沒收護照,暫無法出境演出,只能搞網上演唱會。阿詩說過,經歷近年掙扎與迷茫,她才有機會走進內心、找回音樂本位。在這場她形容是「自閉」的演唱會,房間裡赤腳、踏著拍子,時而站起,表現自在。

今天是她 47 歲生日,在「好日子」瑟縮窩居,用音樂連結不同的人,無論身處哪個時區與角落,同感受音樂。「這好像是第一次我會赤腳的演出,我形容為好自閉的song list,好像這樣的時候,找到不同角度表達自己,是很開心的。遠方有好多香港以外的朋友,都陪伴著我們,希望大家可以感受一下。」即使是網上表演,演出的設計與意念,彷彿比四面台,跟觀眾更緊密。

阿詩也說到少年時,在房間裡,陪伴自己的是書本、音樂和電影,在沒有社交媒體的世代,毋須向別人交代一切,更加自我。面對過去不易,這段日子她挖進內心,找回一些創傷。今晚,在房間,她閉上眼睛,彎住身子用力唱〈愛已過去〉。她說,這首歌像時光機,帶自己回到十幾歲時。「越撈越深,過程係艱辛,你知太耐冇掂,突然返去,一啲創傷、你不想想起的事,全部浮出來。這都是一種成長。」

阿詩說,近年很多外來阻力,控制權被拿走了,教她掙扎了好一段日子。前年聖誕節表演後,她突然覺悟,自己要正正經經做回歌手,放更多時間做音樂,「原來 simplicity 這事,我未真正明白過。你要簡化一些事,是要你好相信件事的本身,唔需要加雙手雙腳落去令佢變好。」

她說,要有很多鍛煉,來擺脫以前的想法、恐懼、以及自己控制不了的事,感激一直支持自己的人,令她能往內心探索。

這晚阿詩說了多次「純粹」。獨立歌手 Gwenji 在這場演出唱出兩首歌,她的加入也讓阿詩想到以前「Jam 歌」的純粹,去感受歌曲,而不是為了得到甚麼。她說做音樂,地方並不重要,而這晚做到了,「無論去到邊度,都可以令嗰個地方,變成我哋嘅地方。呢度有就得,唔需要外在嘅嘢幫我哋。」

生日這天回歸純粹,「重新出道」,這是自己一直忽略的事,她哽咽道,「點樣用音樂去表達呢個咁深層的自己,原來一路都冇去……冇去照顧過呢個小孩。」「好赤裸、好生疏,以前冇真切出現過嘅真,覺得佢想出來,所以好開心。」

演唱會以 Tom Rosenthal 的法語歌曲〈rien que toi et moi 〉(我和你)作結。綵排時,Mike Orange 彈出前奏,阿詩哽咽,強忍淚水唱完。表演時,阿詩聽著前奏,呼了一口氣。牆上投映著中文歌詞,其中一段是:

「來啊,我們不用怕

太陽已安睡

月亮正升起

這不是『終結』

從沒存在於這裡

就只有你和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