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光劍背後|被嘲笑兩團隊 訴安排亂礙表現 激光背後有團火

分享:

「光劍攻殼@深水埗」2 月 24 日一連兩周末在深水埗舉行,晚上有市民聚集,有人試玩光劍。
螢光棒舞蹈團隊「翼──Elytra」成員「杯麵」今年 21 歲。他參與接觸御宅藝已 7 年,曾代表香港到日本出賽。他指出,「打藝」這興趣是是一件可以單純地喜歡, 不理批評的活動。杯麵說,中學曾因在校內練習御宅藝、及喜歡日本的御宅族文化而被杯葛。在團隊,他找到自己的定位及伙伴。

被人看見的故事

「翼──Elytra」成立於 2018 年,現時有 11 名成員。對他們來說,參與深水埗夜繽紛,是一個從地下鑽上地球表面,被人看見的故事。訪問當日有八名成員參與,當中有一半人剛放工,連晚餐都沒吃就趕來。

訪問在他們位處葵涌工廈合租的「鏡房」進行,這房間有鼓、有 DJ 的技術裝備,是與其他團體夾份租用,他們每周會到鏡房團練,沒表演時就一同練舞,有表演的話就排舞。成員都是在動漫節、御宅藝相關活動認識,再陸續進團。

「翼──Elytra」雖有 11 人,不過視乎演出及編舞規模,每首歌編排的舞步,人數都可以不同。

團長貳武創團時認為,御宅藝的螢光棒舞蹈,以團隊形式表演更好,加上他認為個人難具備號召力,因此與幾個志同道合者創團。有幾個成員,近年才進團,不過已有成員曾代表香港到日本出賽,或在台灣的表演做表演嘉賓。團隊更在前年參與偶像團體「乙女新夢」在《未來音樂祭》的演出。今個月,團隊有成員受邀到澳門表演,另有成員會客串在live show 演出。

街燈照亮 螢光棒光影效果不彰

不過,令大眾認識他們,卻是上月底的深水埗夜繽紛,他們在「光劍攻殼」表演動漫《我推的孩子》主題曲「アイドル (偶像)」的片段在 Instagram 瘋傳,成員在表演完結後一碌IG,很快見到自己的表演收鑊大量負評。站在「C 」位(中心位置)的月丸髮型易認,隨即收到 4 至 5 名朋友的短訊。月丸不懂回應。片段中舞台,有明亮街燈照亮周圍,就算動作多大多快,藍色粉紅色的螢光棒完全見不到光影。

訪問期間,成員再在鏡房表演一次。鏡房關燈後,室內環境變得全黑。「アイドル (偶像)」音樂響起,五名成員打開橙紅燈棒,隨副歌表演一次。他們大字腳穩紥馬步,雙手、上身隨音樂高速轉動,以做到現場看及在手機看,都可以見到他們稱之為「光弧」的圓形光影。這場表演結束後,有團員笑著問,「現場睇係咪好睇啲呢?」

 Sachi 坦言,「我哋最初見到個『光劍攻殼』都有笑:『我哋係咪光劍,我咪係咪要去上』?」後來,團隊獲邀表演,他們當時已預料到會獲負評,因御宅藝不是主流的表演項目,但為了讓更多認識御宅藝,最終都決定參加。

這些成線條的光影,就是成員高速揮動光棒所做成的「光弧」。

表演被中途打斷 再續時觀眾已散

他說,用眼睇同用手機錄的視覺效果不同,就算要用手機錄,要拍到好看的影片,手機都要先調較好快門及 ISO 感光度,因此他們可以做的,只是在自己的社交平台重新發佈自行錄製的影片,以及在多人負評的帖文下留言,盼有人認識他們。

現場錄影也有小意外。Sachi 憶述,錄影期間因主持人給了錯誤指示,屬於他們的表演環節意外中斷了 5  至 6 分鐘,「我們第二首歌,觀眾席完全是空的。」令表演都大失預算。

其實,「翼──Elytra」收到的酬勞只得車馬費,再加上這些錄影意外、網上留言,成員都感到無奈。Sachi 對於表現期間的安排本身都有很大的意見,「但我哋作為表現者,只好盡返責任,又唔會飛機你,會做返好自己個part 。」

正職是工程師的 Mark 入團近兩年,工餘大部分都用來練習,他說, 「如果表演在動漫節,可能有七、八成人覺得好正,但是去到深水埗,貶係多啲嘅,但我哋都想跳出我哋嘅舒適圈,畀人知我哋做嘅嘢係認真做。」

中國香港光劍擊劍總會成員在「光劍攻殼@深水埗」的開幕禮上,臨時被要求表演。
中國香港光劍擊劍總會在「光劍攻殼@深水埗」的活動,有教市民擊劍的環節。

除了「翼──Elytra」的表演被網民熱議,一段由中國香港光劍擊劍總會成員擊劍的片段也在網上廣傳。光劍擊劍總會在深水埗街頭示範玩光劍,以每節二十人的模式在街頭「開班」;同時也在開幕禮上任表演嘉賓:有兩人身穿所有護具,慢動作用綠色及桃紅色的光劍對打。

獲法國劍擊總會認可

中國香港光劍擊劍總會副會長陳清桓(Brian) 說,總會獲法國劍擊總會認可,跟從法國賽例比賽。Brian 自幼學習中國武術,近幾年有習日本劍術居合道。他是星球大戰迷,也曾參與過香港的光劍活動,有見坊間的光劍有不同賽例,但接觸中國香港光劍擊劍總會的光劍活動後,知悉總會跟從法國劍擊總會的規則。

2019 年,法國劍擊總會認可光劍為正式的競技項目,而在比賽上,也設立了很多賽例去保障選手安全。Brian 認為法國賽例最安全、有代表性,遂加入這劍會,「坊間見到太多會受傷、危險的動作,但我鍾意呢樣嘢,唔想佢變成危險嘅事,最怕有一日會有意外,坊間會怕會驚呢個活動。」 

Brian 解釋,光劍在設計上沒有卸力效能,因為打到對手的動力較大,因此比賽設立很多規例去保障運動員安全,比賽時,雙方都要全身穿著護具。他舉例說,訂購的光劍一定要圓頭,劍刃直徑要厚一寸。Brian 說,法國例有「先攻權」,選手可以輪流先行進攻;打到對手時要留力;如果用力打到身體會被裁判警告,警告兩次會送分給對手。

中國香港光劍擊劍總會成員Arthur(左)、中國香港光劍擊劍總會副會長陳清桓(右)

要8 米直徑場地 表演台直徑不足四米

他們在「光劍攻殼」活動上,在台上的表現、台下的展示均被網民恥笑。Brian 說,他們被指 「連阿伯都快過我哋」。記者的訪問在戶外的公園進行,他們找了一塊空地,展示真打其實可以很快。Brian 說,如果要真打,成人要在一個八米直徑圓形的地方去打,但當日的表演台連四米都沒有,「我哋限制住自己好多動作,唔想打到台上面嘅器材。」

Brian 說,首日較多人討論的是他們的排練及上台表演的片段,他說,自己當日才接到要求,要上台做分數的表演,他們只得在街上綵排,因此才遭拍下被形容為「阿伯都快過我哋」的片段。此外,他們也被要求,要做多幾下動作才可取分,因此也要臨時設計些動作作示範用。他強調真正的比賽不會這麼慢。

另一名受訪成員 Arthur 說,他們一直都沒有機會向公眾解釋,但他認為當刻解釋只會令事件火上加油,有機會令局面「炎上」( 被批評),因此也不特別打算在社交媒體澄清。

Arthur 20多年前是港隊的跆拳道代表,曾多次自費代表港隊出賽。那個年代,沒有體院,也沒有總會支持,他要打工儲錢到外地參賽。他深知推廣運動之難。未來他只希望光劍會獲承認為運動項目,為運動出一分力。Arthur 說,現時要推廣一個項目,都必然要與政府合作,才有機會。 

Brian 拿著光劍解釋光劍的規格:成人賽光劍指定長度為 100 至 110 厘米,一定要圓頭,劍刃直徑要厚一寸。

已達到推廣光劍目標

他認為,劍會在活動上已達到推廣光劍的目標,單單是計算在「光劍攻殼」五日活動所教授光劍的環節,已有約 900 至 1000 人次試過揮舞光劍。此外,近兩星期也較之前有幾倍查詢,查詢學光劍的興趣班,或想報名成名教練的都有。他說,對於網上負評不太著緊,認為網上才有人將政治與活動掛勾:「上網睇先會有呢個氛圍,人哋鬧我哋嘅嘢我哋都唔想理;講真,係咪真係想香港人開心?我覺得我哋已做到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