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六四 35 |多倫多燭光集會 2000人出席 朱耀明寄語港人「內心點起燭光」

分享:

朱耀明台上發言表示,現時議會已變成「舉手機器」,反對聲音已被消滅。

集會期間,廣場民眾多次高呼口號,舉燈頌唱已被香港法庭頒下禁制令的《願榮光歸香港》;部分人手持白色鮮花、電子燭光,默哀悼念。出身自香港移民的多倫多市長鄒至蕙亦罕有站台演說,憶述當年 1989 年 6 月 4 日,一晚之間組織的六四遊行,最終有 3.5 萬人參與,由此寄語「爭取民主之路,從不孤單」。

朱耀明︰內心點起燭光

朱耀明台上發言,哽咽提及民主派人士被囚逾三年,「維園 30 年嘅燭光,今日變為鄉親會嘅嘉年華會」。他慨嘆,現時議會已變成「舉手機器」,反對聲音已被消滅。

回溯 2003 年,50 萬人上街抗議,朱耀明憶述,當年自己時任人權監察主席,他連同非牟利團體會見時任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提出質疑。而首次引用 23 條法例,拘捕前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及關振邦妻子等人,他認為,白色恐怖已蔓延整個香港,但散落各地的港人,應當為被囚者努力。 

北約克賴士民廣場(Mel Lastman Square)舉行六四燭光集會,大會指,現場有 2000人出席。

雖然維園燭光不再,朱耀明指只要「內心點起燭光」或屋內點燃燭光,即可延續精神,「香港依家維園冇燭光,但係喺香港人嘅心裏面有燭光」,他相信人的良知,不會使燭光熄滅,而受難者家亦不會輕易放過。

對於港人的寄語,他引用馬丁路德金爭取平權,不合作運動的例子,及捷克黑暗時期以文藝小說的手法,指香港民間正在醞釀;他又以 2014 年佔中時期「It’s just the beginning, we will be back」句語鼓勵港人,「爭取民主呢個路,可能係漫長,可能係痛苦,可能我哋呢代人見唔到」,但「我哋只要有一個決心,有住呢一個信念、公義嘅信念、人嘅尊嚴,我哋就可以勇敢地向前走」。

張超雄在多倫多出席六四燭光集會。

張超雄高舉燭光悼六四。(阿草攝)

張超雄︰海外流亡屬一種悲哀

身處海外的前立法會議員張超雄,亦感慨自己於海外流亡,免於失去人生自由,屬於一種悲哀,「我哋要咁樣走,先至逃離到呢種厄運」,「而冇走到或者走唔到嘅人,佢哋面對有啲喺牆裏面,就算唔喺牆裏面,亦都有口難言、有筆難抒」。他盼望牆內人能盡早回復自由身,免於與家人分離。

與此同時,港府首次引用 23 條,拘捕鄒幸彤及其母親等八人,張超雄認為,事件反映著港府「絕不留情」的政治打壓,「六四呢樣嘢唔可以存在,咁佢咪用呢個手法」。

今年為 23 條立法後首個「六四」,人在異地,張超雄表示,雖然海外燭光未受 23 條阻嚇,令民眾感到恐懼,但海外燭光與維園燭光始終不一樣,而香港燭光有其重要意義,「我哋覺得喺叫做中國境內,香港係可以做到點到呢個光,香港先做得到,同埋個光要照返入去大陸入面」。他認為,這種地域上的連繫,對天安門事件家屬、在中國推動民主人士是很大鼓舞,但在海外是另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