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六四 35 |盤點過去四年 至少 64 人涉悼六四、前支聯會案被拘控 他們被指犯何罪?

分享:

《集誌社》向警方查詢,過去十年,針對六四悼念活動,按年帶走、拘捕、起訴多少人,獲口頭回覆稱沒有備存相關數字。翻查各年傳媒報道,2020年至今的四年間,就六四悼念活動,至少有 57 人被捕或被發出傳票。

自 1990 年,支聯會每年六四都會在維園舉行燭光集會。在反修例運動前後,港府對於六四集會的態度亦有不同。前特首林鄭月娥 ,在2017 年於特首選舉論壇,曾表示「六四是一件令人非常傷感的事」、「認為歷史一定會有一個交代」。而在 2019 年的六四正日,林鄭月娥於行會前見記者被問及會否支持平反六四時,亦回應形容六四是「很多人都有一個回憶」的日子,而悼念活動彰顯「香港是一個非常自由的地方」,重申政府「完全尊重(fully respect)」集會者的意見。

然而,自 2019 年的反修例運動後。港府於翌年(2020年)以疫情為由,31 年來首次反對支聯會在維園舉行燭光集會。支聯會當晚以化整為零方式,改以八人一組,於入夜前入園追悼。另有市民自發「遍地開花」,在各區悼念六四死難者,最終旺角悼念活動結束後,示威者與警員衝突,當晚四人被捕,其中三人隨後被控在公眾地方作擾亂秩序行為或襲警。

而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前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副主席蔡耀昌等 26 人,隨後因到維園悼念,被控舉行、煽惑及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等罪,其中李卓人被判監 14 個月。這一年,至少 30 人因六四悼念活動被捕或被控。

在2021 年與六四相關的悼念活動中,至少有七人被捕。其中,支聯會原訂在 5 月 30 日、於灣仔修頓球場舉行「毋忘六四大遊行」,但遭禁止。而「王婆婆」(王鳳瑤)當日抵達球場,舉起黃傘以及悼念「六四」的標語牌後,被警方以「涉嫌非法集結」拘捕。

而在六四當日中午,警方引用《公安條例》封鎖維園足球場等地,同日至少拘捕六人,涉煽動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普通襲擊、刑事毁壞、公眾地方行為不檢,及阻礙警務人員執行職務,當中包括前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王逸戰、20歲外賣速遞員等。鄒幸彤最終就此案被判監 15 個月,部分刑期與此前一年的六四集結案同期執行,最終須入獄 1 年 10 個月。這一年,另有至少 12 人涉干犯《預防及控制疾病規例》(第 599 章)相關罪行被票控。 

支聯會於 2021 年 9 月宣告解散。2022 年六四前後,至少七人被捕,其中一名男保安員涉在Facebook發布有關六四「殘害、殘殺」警員言論,被警方以「煽惑他人意圖造成身體嚴重傷害」拘捕。六四當日,社運人士劉山青等六人,因在維園悼念、被警截查時拒絕合作、被搜出萬用軍刀等,被警方以「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阻礙警務人員執行職務」或「藏有攻擊性武器」等罪名拘捕。

而在去年六四前後,警方至少拘捕五人,包括六四前夕悼念期間被捕的前支聯會常委關振邦、天安門母親運動代表劉家儀、牙醫李盈姿,三人被指涉嫌作出具煽動意圖行為。藝術家三木被指涉在公眾地方行為不檢。六四當日則有一名區姓婦人,因拒絕向人員出示身份證明文件,被警以「妨礙警務人員執行職務」罪被捕。警方去年回覆傳媒查詢時表示,六四當日在港島灣仔區及北角區一帶,共帶走23人,包括社民連主席陳寶瑩及記協前主席麥燕庭等。

反修例運動距今約五年後,《基本法》第 23 條於今年 3 月 23 日生效。條例實施後首個六四,警方較往年提早就六四悼念公開展開執法行動。國安處早在六四一周前,即 5 月 28 日開始,首引23條下的煽動意圖罪,先後拘捕八人,包括鄒幸彤母女及舅父、關振邦夫婦、劉家儀、李盈姿、前區議員陳劍琴。保安局局長鄧炳強曾表示,被捕人士今年四月起,涉以匿名方式,透過「小彤群抽會」此網上專頁,利用某將至的「敏感日子」,持續發布具煽動意圖的帖文,挑起市民對中央政府、特區政府及司法機構的憎恨,及意圖煽動網民組織或參與非法活動。

此外,前支聯會也有七名成員被控。警方國安處於 2021 年 9 月上旬,以《國安法》下的「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實施細則下的沒遵從「遞交資料通知書」罪,拘捕前支聯會前正、副主席李卓人、何俊仁、鄒幸彤,以及常委梁錦威等七人。就上述案件,警方該年曾到支聯會位於旺角的「六四紀念館」,搜證逾三小時,檢走 39 箱證物及展品等。

其中,支聯會、前正、副主席李卓人、何俊仁及鄒幸彤被控《國安法》下的「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法官李運騰早前在庭上透露,預計案件不能在今年內開審。翻查傳媒報道,警方國安處當年表示,9 月 8 日及 9 日展開執法拘捕支聯會七名成員。

若以 2021 年 9 月 9 日起計,李卓人、鄒幸彤二人單就該案,至少被還押 1000 日。而何俊仁於 2022 年 8 月 22 日向高院申請保釋獲批,至 2023 年 3 月 22日,被指違反保釋條件,被撤保釋、當日即時還押,前後因該案被還押 789日。

蔡耀昌向《集誌社》表示,過去幾年,本港國安法、 23 條先後實施,社會環境及整體情況與 19 年前相當不同,如此前政府、警方都會促進和平的示威集會,對比近年拘捕、執法行動數量,相信可「將事實擺出來」,讓大眾看到今昔變化。

他補充,現時必須承認,以往大規模公開悼念六四的空間「基本上係冇咗」,形容屬政治、法律的現實,現時只能讓自己不忘記,私下悼念六四,嘆對此感可惜,但作為香港人,在這個現實或困局,只希望讓六四不要被遺忘。不過,蔡耀昌相信,仍有相當多香港人未忘記、未有改變看法,認為大家可在私下空間悼念,繼續將大家理解的六四向身邊人分享,「呢個都係我哋做到,都係我哋繼續做嘅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