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六四34|記協斥警阻麥燕庭採訪 警轟聲明失實要求撤回 麥:強權做法 

分享:

六四當日,來到銅鑼灣現場採訪的法國國際廣播電台(RFI)駐港特派記者、香港記者協會前主席麥燕庭,被警員搜查期間,雙方有爭拗,麥被帶返警署。香港記者協會翌日發表聲明,指警方強行帶走六四當日採訪的記者,無解釋因由,是嚴重阻礙傳媒工作,要求解釋事件。

警方在六月五日晚,發信指記協聲明內容嚴重失實,表達不滿及強烈譴責,指麥燕庭沒明顯採訪行為,被截查期間不合作,要求記協「立即撤回」有關聲明。麥燕庭今日(6日) 接受《集誌社》查詢時反駁警方指,她當時已明確表明記者身分,亦依從警方指示接受搜查,有理由懷疑警方妨礙採訪。(記協於6月7日發聲明逐點反駁,指憂慮警方動軏以國家安全為名限制新聞自由,令社會「徒添恐懼」,內文已作更新)

實習記者: 蘇柏軒

警方昨日回覆記協的信件指,警方沒有針對記者或阻礙傳媒採訪,但記者與其他市民一樣,並沒有免被搜查的特權。警方又指,麥當時沒有佩戴記者證及明顯採訪行為,在警員多次勸喻和警告下得不到麥合作,只好把她帶回警署。

香港記者協會前主席,法國國際廣播電台(RFI)駐港特派記者麥燕庭回應指,警方要求撤銷不利自己的聲明,是強權的做法。她認為,警方在整個行動出現問題。她憶述,警員進行截查時,沒有指出對她有何懷疑,供她判斷是否合理。「佢哋要求嘅係公民,定以為所有香港人都係順民?」她表示,自己當日在現場時,除警察外,從來沒有人靠近和注意,反問自己如何破壞社會安寧。

她指,警員把她帶回警署四小時,自己兩次要求回到現場採訪不果,增加她不能採訪的時間,違反警察通例中,警方應「盡量配合傳媒工作」的要求。到她離開警署回到現場時,已經錯過當晚採訪的「黃金時間」,搜查區已經移除,她的報道角度亦無奈要更改。

麥燕庭又指,她被截查前,曾向警察傳媒聯絡隊詢問,現場警員的所屬的單位,被截查時亦有出示記者證,很快已確認其記者身分。為了儘快繼續採訪,儘管她已被兩層警員包圍,在警員指現場不安全、不適合進行搜查時,她亦同意跟隨警員到東角道的封鎖區接受搜查,但最終被送往灣仔警署。

記協今日發聲明回應指,警方月來第二度「譴責」協會,記協憂慮警方動軏以國家安全之名、限制新聞自由,令社會「徒添恐懼」。記協在聲明內逐點反駁警方信件,記協質疑麥燕庭被指「沒有佩戴記者證」及「沒有明顯採訪行戚」,被指涉嫌「破壞社會安寧」,惟一般人不會把兩者扣上任何關連;而麥當時已按警員要求即時展示記者證、表示正進行採訪工作,警方須解釋麥的「可疑理據」何在。記協又強調,在旁觀察、守候是常見新聞工作和重要技巧。

警又指在多次勸喻和警告下得不到麥燕庭合作,故帶其返警署作適切跟進處理;記協引述麥說法指,她早在被截查前已和現場傳媒聯絡員交談,獲對方回覆其查詢;之後三批軍裝警員先後截查和警告她,但指令與傳媒聯絡隊不一致,令被截查人無所適從。聲明又引述麥指,一名員佐級警員曾警告「如她不合作,會抬她上警車」,她是在無可奈何下「屈服」,結果是在警署內呆等四小時,影響採訪工作。

六四當日約下午六時,麥燕庭在銅鑼灣地帶門口梯級上拍攝現場情況時,被一批警員上前截查。警方傳媒聯絡員指,她進入封鎖區搜查後可放行,但隨後被帶上警車到灣仔警察總部,了解事發經過,並紀錄她的個人資料和行裝,至晚上十一時才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