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再見石牆樹|旺角前水務署殘牆大樹 新地指或倒塌斬樹 三年掙扎紀錄

分享:

石牆樹今天已幾近全部被移除。

旺角水務署舊廠自 1950 年落成,當時為水錶工場、士多房及工程師辦公室,毗鄰是 1968 年落成的食環署辦公室暨車房。水務署舊廠與食環署辦公室之間的一道牆,長了兩棵大樹。它們原本依在水務署舊廠大廈的牆身,往食環署方向生長。從 Google 地圖 2009 年的圖片所見,這兩棵樹生得茂盛,枝葉從水務署大廈的牆壁,伸到食環署車閘、罩住更亭。

隨著旺角東商業化, 2009 年起政府計劃發展該「黃金地段」,2016 年規劃署提出三個發展方案,2018年當局邀請顧問公司研究後,敲定修訂發展方案,興建樓高 65 層的主座大樓,在 141,600 平方米的土地之中,有逾八成半面積為商用,包括辦公室、零售及酒店。

兩天前,樹木已被「腰斬」。

 2018 年起,土地上的水務署舊廠和舊食環署辦公室,便動工清拆,2021 年已成為一片平地,曾批作臨時停車場。從 2021 年五月及 2022 年八月的照片所見,兩棵大樹仍屹立原地、長得高壯,但它們依靠的大廈消失了,附在僅餘約一米半高的矮牆上,長得像單邊翅膀,由多條鐵架支撐。

2023 年,地政總署向新地賣出該地皮,售價 47.29 億元。今年,新地獲城規會批准,將用地發展為一幢 53 層的商廈。

今年六月底,記者發現,這兩棵樹的主幹遭砍掉,枝葉折曲倒下遺留現場。今日記者再到現場,兩棵樹的主幹遭伐走,有起重機用吊臂吊起疑似木材。

兩天前,樹木已被「腰斬」。

大樹逃不過發展巨輪,棲息之所夷為平地,六年間由屹立、被支撐、砍伐。在同一個發展土地上,有一棵被列為古樹名木的細葉榕,以及兩棵被評為擁有古樹名木潛質的細葉榕,暫時繼續原址生長。

翻查 2018 年政府顧問研究,該發展地皮上,有四棵古樹名木、兩棵擁有古樹名木潛質的樹木,「須要保留」。而地皮上有 205 棵樹木,當中兩棵因病已被移除,162 棵將被保留,有 10 棵因受到發展及擬議道路工程影響而將需要移植。另考慮樹木健康狀況及地盤限制,共有 31 棵樹木包括一棵擁有古樹名木潛質的樹木,因在移植後的存活率低而建議砍除。該研究建議,在街道及平台種植 121 棵新的重標準樹木作補償。

國際樹木學會註冊資深樹藝師王卓粵接受《集誌社》訪問表示,私人發展土地,如認為樹木阻礙發展,發展商會聘用顧問作研究證明,向地政總署申請移除,「因發展商已入場,賣地之前留在政府的層面,未去到那個 stage ,就繼續留喺度。」

2021年,樹木健康生長。

地政總署有機制審批

他指,地政總署有機制審批,該樹木是否值得保留,例如樹木品種、大小、罕有程度、是否必需移除;而今次地盤的兩棵樹,長在牆上、面積較小,加上或從石屎裡生長出來,對發展會構成困難,留下來的機會較微。

王卓粵表示,香港土地供應不足,發展難以完全避開樹木,市區尤其困難,「發展一定要用那些空間,所以完全避開啲樹發展,機會唔可以話好低,係完全冇。」不過當局會在每區發展的時候,會先分辨哪些具價值的樹木以作保留。

他舉例指,地政總署今次向新地賣地時加入了條款,要求保留地皮內兩棵具古樹名木潛質的樹木,「條款寫到明唔郁得,唔寫到明都要申請。如果寫到明,咁你就唔使諗、唔好諗住申請,唔好發夢諗住斬咗佢,機會係零咁濟。」

2021年,樹木在石牆上生長。

新地回覆查詢指,新地在旺角的全新大型綜合商業項目地盤內,有一幅磚牆及在磚牆上生長的樹木,在經過專家評估後,認為該組圍牆的穩定性欠佳,樹木的生長情況亦不理想,有倒塌危險,故工程團隊在取得地政總署批准下將其清除。《集誌社》已向地政總署查詢,正待回覆。

2022年,樹木的健康狀況沒太大變化。

地政總署:批准移除申請及補償種植建議

地政總署回覆《集誌社》查詢表示,私人地段發展項目,如地契載有樹木保育條款,業主須管理地段內所有樹木,確保樹木不得被不必要干擾或移除。地政總署指,該地段地契樹木保育條款規定,業主如需移除或修剪範圍內的樹木,除緊急情況,須事先向地政總署申請,及取得署方書面同意。

業主早前已根據地契條款,向地政總署申請移除兩棵樹木,並提交由專業人士的報告和補償種植建議。地政總署認為,該兩棵樹木結構不穩定,有倒塌風險,移植存活率低,批准該申請及補償種植建議。  

地政總署又指,相關地契亦要求,地段業主保留該地段內另外三棵樹木,不可干擾或移除,要定期安排合資格人士視察和提交視察報告。地政總署亦已按相關地契條款批准就該三棵樹木的保護措施。

地契亦要求,地段業主保留該地段內另外三棵樹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