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冼麗婷專訪|Alone Together 《4拍4家族》導演賴恩慈:我真的需要一個作品來回應香港

分享:

忘記對上一次上飛鵝山是幾時?

電影《4拍4家族》結尾的畫面,月黑風寒,流動的Band Four 樂隊,一家人上了飛鵝山。曾經在那裏看過香港夜景的人,或都見過黑夜獅子山下,濃縮了的鬧巿燈海,璀璨絢麗,許是頹唐前的盛世,預早珍重今宵。今天離散與孤獨的日子,夜裏再看城巿如星如火,大時代的盈盈滴滴,依然過份美麗。

導演賴恩慈到底想透過電影說甚麼?

撰文:冼麗婷
攝影:梁文熙
(劇照由受訪者提供)

導演賴恩慈到底想透過電影說甚麼?( 梁文熙攝)

曾經在那裏看過香港夜景的人,璀璨絢麗,許是頹唐前的盛世,預早珍重今宵。(《4拍4家族》劇照)

「大家的將來都不是很清晰」

「我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拍戲,現在每一個電影人都不會知道,因為香港變得很快,大家的將來都不是很清晰,尤其是創作人。無論如何,我希望完成這個作品。我真的需要以一個作品來回應香港, 留給香港。」她接受訪問時說。

相信故事的力量,也相信創作有很多方法,她認為最重要是沒有改變創作的原因。

被父母「放棄」的女孩,說一個關於家庭的故事

賴恩慈是一個自小父母不在身邊的女孩,正確來說,他們放棄了監護權,也放棄了責任。從來沒有試過一家人吃一頓飯的女導演,卻要講一個關於家庭的故事。在已經分崩離析的世代,希望以音樂電影,燃點孤獨在一起(alone together)的溫暖。

無法控制命運軌迹的女孩,卻有回應命運的能力。失去是開始,往後有無數得着,這是她成長的歷程。曾經獲得香港十大傑出青年奬,拍攝過關於菜園村遷拆及高鐵的獨立電影《1+1》及《N+N》,不管將來香港變成怎樣,自己變成怎樣,世界變成怎樣,這一刻,她只想留下對香港的一份感情。

流動的Band Four 樂隊,一家人上了飛鵝山。今天離散與孤獨的日子,夜裏再看城巿如星如火,依然過份美麗。(《4拍4家族》劇照)

《4拍4家族》導演賴恩慈
「倘若你忘悼,就讓我幫你好好記著。」賴恩慈說。( 梁文熙攝)

《4拍4家族》原構思是一部瘋狂喜劇,從意念的誕生至完成,足足八年,經歷很多困難和變化,直至她找到四個合適的音樂人演出主要角色,幾乎放棄的事,最終又堅持下來。戲裏的Band Four 也轉化流動。舞台,不是只有一種,家人,也不只看血緣,以車子改裝的流動音樂舞台,可以到油尖旺,也可以上飛鵝山,目標觀眾,是香港,也不止於香港。

「倘若你忘悼,就讓我幫你好好記著」

電影到處有 41 歲賴恩慈的自剖。她相信,一個人,一個城巿,憑記憶才可以走下去。所以,她認為自己 0 歲至 5 歲成長期很重要。記憶有創傷,也會有養份,「 記憶可以幫助我繼續走下去。」同樣,她希望這部電影創造香港繼續走下去的共同記憶。「倘若你忘悼,就讓我幫你好好記著。」她說。

那麼,還要記着你怎麼幫我記着嗎?

《4拍4家族》情節簡單,既說家庭也說香港,從破碎、癒合,最終一起迎難往前走。戲裏原創歌曲的歌詞,滿是密碼與寓意。世界到底是真假不分,還是情懷不再?陳奐仁在戲中是Uncle Anson,與泰迪羅賓(Teddy Robin) 飾演的家勁是死黨。家勁與Uncle Anson曾是樂隊 Band Seven的隊友,重逢懷舊,又再翻出舊作《In This City》黑膠碟。深愛「我城」的人,明明開酒吧,卻已戒酒;喝着淡淡的奶茶,別人以為他嘆Baileys。酒可以繼續賣,但「freedom is not for sale」,這是寫在Uncle Anson歌曲《Freedom》(陳奐仁原創)的心裏話。戲中那個城巿,很多表面仍然存在的,其實已經暗暗改變。上世紀離不開香港的Anson,今天最終決定要走。

陳奐仁在戲中是Uncle Anson,深愛「我城」的人,最終決定要走。(《4拍4家族》劇照)

戲中那個城巿,很多表面仍然存在的,其實已經暗暗改變。( 梁文熙攝)

香港還好嗎?

香港還好嗎?畫面掃過 Fringe Bar外街景物,其中掛着一塊「何蘭正」的招牌,記者想笑出來之時,畫面那街頭樂隊,偏偏唱中想哭的心事。歌詞,忘記了,只有觸動的感覺,仍然記着。

在人人感覺進退都不對之時,進場,不是金曲經典重溫,而是看每一首由不同世代音樂人創作的新歌,在熟悉的香港場景下,為所懷念的,帶着希望繼續唱下去。每一個角色,都有屬於自己的主題曲,如果說中你心裏「劇情」,那就是最動人的獨白了。

對觀眾,聽一首歌,都可以是一次百感交雜。對導演來說,每首歌都有劇情牽連,有推展劇情的作用。在戲裏,她讓香港有真材實料的音樂人以歌曲說話。在音樂寬大的世界,樂器與樂器之間,本該你有你,我有我,各有特色,各自不同,卻又能合拍的奏出和諧的樂曲。如獨立思考之存在,就能看見真正的包容。

《4拍4家族》原構思是一部瘋狂喜劇,從意念的誕生至完成,足足八年,經歷很多困難和變化。(被訪者提供)

賴恩慈是一個自小父母不在身邊的女孩,卻要講一個關於家庭的故事。( 梁文熙攝)

記者喜歡Anna hisbbuR 的聲音,她創作的《某段童話Not a Fairy Tale》,Indie風格,悅耳動聽,曲風不是傳統流行曲格式,是我行我素的誠意分享,不擠壓共鳴。「我習慣你的冷淡/我 習慣沒有機會 對話/用愛勒索成某段童話/讓悲劇的痛打造 塗鴉/我 困在我的 黑白 /We drifting in our dream/Take me back to when you were eighteen/I close my eyes, you are all I see a fool who dreams/If there’s a place I would be dare to scream/Like a bird set free, sing til i can’t breathe/I fly up high and feel the breeze/Where would it be/該怎 抹滅 一切 再走近」。

歌裏說到希望回到某人的eighteen,在於港女,幻想回到十八歲,可能又會問,為何不是sixteen?妄想,是幽默;夢想,才需要認真。謝安琪在戲裏飾演Cat(樂欣),最大夢想是到歐洲參加「The Great Escape Music Festival」國際音樂節,衝出國際。這個夢想,其實是「衰人」老豆的願望。

記者喜歡Anna hisbbuR的聲音,她創作的《某段童話Not a Fairy Tale》。(《4拍4家族》劇照)

賴恩慈出生成長的背景,造就她懂得在困難中自處。( 梁文熙攝)

Teddy Robin 飾演Cat的老豆家勁,他那世代做不了的事情,至Cat願望成真,卻又發現不是所有人都有相同耐力堅持走到最後。曾經把好朋友視為家人嗎?現實裏,真家人與假家人都會離你而去。可能因為生死,也可能因為離散。隊友說要返內地搵食;最親密的戰友要到法國結婚生仔,最難受的一個點是:「Cat姐,其實一直只有你自己一個人想去咋。」

難聽過粗口嗎?導演認為,現實裏,這個時勢很多事情都很容易出現分歧,重要的某一天,重要的某件事,可能,只有你一個人感覺重要。 

一個人去馬吧。戲裏Cat又患上早發性老退化症,隨時會遺忘身邊一切。人生很累,因為挫折與成功都是不會消失的。這到底是阿Cat的創傷、導演的創傷、還是她看到的創傷?此片音樂總監戴偉作曲、梁栢堅填詞、謝安琪主唱的《毋忘》,是孤獨的詠嘆,也是鼓勵:「這?的  最愛的  每寸都滿載記憶/熱鬧的  夜靜的  造就萬個心裡軌跡/我眼中只得你  會緊記/你到此  我到此  唱到哪刻哪會知/靜夜思  若靜止  若記憶抹掉了也不得已/音階有寓意  歌曲中的致意/腦?會有位置  這裡會有門匙  如潛台詞⋯⋯」,直至:「個個自顧自,說也沒意思。」

(《4拍4家族》劇照)

導演堅持用真實的音樂人演繹音樂人,用真材實料的演奏演繹演奏,是對音樂創作人致意。( 梁文熙攝)

想擁有世界,先要學習孤獨

去到一個時候,沉默、獨處,是智慧的應對方式。無能為力到盡力而為,真正的謙卑,是對上天而不是對人。正如,來這個世界之初,天地早教曉賴恩慈,想擁有世界,首先要學習孤獨。

戲中演繹這首歌時,Cat一個人坐在三角琴前唱奏了孤獨的感覺。獨奏,本來就是一個人的世界,問題是,你看到一個人,還是看到一個世界。

人景物與歌曲,是音樂電影的藝術。歌曲是語言,歌詞是「獨白」,無限想像的情節與密碼,都給唱出來,每一首歌都配合劇情推進,增加劇力。導演堅持用真實的音樂人演繹音樂人,用真材實料的演奏演繹演奏,是對音樂創作人致意。作為監製的Teddy Robin,很緊張這方面。導演形容他是香港跨代living legend ,他在戲裏拿結他唱彈自己創作的《一個人》,那種兜兜轉轉的滄桑,像是一個人唱說幾代人的結局,枯葉歸根,在離散時代,特別蒼涼。

作為監製的Teddy Robin,在戲中枯葉歸根,在離散時代,特別蒼涼。(《4拍4家族》劇照)

抱着受傷的龍眼樹痛哭

至於天才小鼓神陳諾霆飾演的Riley,他敲擊的樂與怒,十歲仔的專注與音樂才華,他,對所有遺憾,像是一點償還。一個家庭,一個地方,悲傷了,失望了,有人會「抱着你哭」。Riley會抱着傷心憤怒的Cat媽,樂弦(Anna)會抱着害怕被拋棄而痛哭的小Riley,這些用雙手拴着一個人的畫面,讓記者想起導演說過,她小時候也會抱着受傷的龍眼樹痛哭。

天才小鼓神陳諾霆飾演的Riley。(《4拍4家族》劇照)

賴恩慈出生成長的背景,造就她懂得在困難中自處。不怕一切歸於零,因為,她本來由零而來,這是她無懼之哲學。這種力量,源自賴恩慈五歲以前的鄉野歲月。聲演再續。

冼麗婷簡介:
曾在《蘋果日報》任職記者17年。2016年成為獨立記者/寫作人後,出版了人物專訪結集《見字如見人》。今天,仍然幻想能成為101歲女記者。建立Write House,寫字為家。
「WriteHouse 寫字為家 冼麗婷」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SinLaiTing/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