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劇協反擊|要求藝發局撤回指控 劇協會長馮祿德:我哋有尊嚴!

分享:

「如果出得聲話聲畀我聽,有時出聲都要指示」。記者會剛開始,馮祿德以這一句作開場白,身邊的劇協內務秘書黃懿雯拍一拍他肩膀。邊讀出藝發局的新聞稿,馮祿德一邊反駁,由藝發局批評的舞台設計、主持人話語、頒獎嘉賓等指控,他都一一還擊。

藝發局昨日(18日)列出劇協「三宗罪」,包括在沒主動商討下偏離以往做法,如新增主題、邀文化藝術界外頒獎嘉賓;活動邀時事漫畫家尊子、前港台記者蔡玉玲等任頒獎嘉賓;主持人以「紅橋」、「紅線」意有所指、語帶雙關。局方指「不能苟同」以此手法引起公眾注意及製造社會話題,有必要決斷下調資助以示不能接受。

從來沒事先交計劃

馮祿德指出,每年的頒獎禮都會有不同的主題,「從來冇事先交計劃,冇事先要得藝發局批准」、「冇所謂偏離,根本不需要商討」。他對藝發局只以一封公涵作出有關決定,完全無轉彎餘地,表示驚訝。

馮祿德要求藝發局收回對活動直接或間接對劇協聲譽,造成損害或不利的影響的指控,並促請局方重新制訂處理投訴的程序,以免相關機制被濫用或誤用,窒礙本地藝術發展。他說:「嚴正要求佢收回指控,我哋自己有聲譽自己有尊嚴,唔可以你鍾意話係就係!」

「漫畫唔係藝術?」、「電影唔係藝術?」

他指出,每項獲批的贊助項目,也有藝評報告,質疑藝發局為何不參考藝評報告?他反問,如只有一位思想偏激觀眾,或個別有恩怨的業界投訴,「收到投訴,不給人辯解機會,呢個係乜嘢年代呀?」

被問及會否向藝發局上訴時,馮祿德回應指,藝發局在今次事件,沒正式或非正式給劇協辯解機會、沒上訴機制,「我哋要求澄清,撤回指控,我地唔會所謂上訴,攞返嗰八萬幾銀。窮,但有骨氣!」

他又回應藝發局對邀請政治漫畫家尊子、前港台編導蔡玉做頒獎嘉賓的指控,指出兩人在漫畫、紀錄片製作都有成就,反問:「漫畫唔係藝術?」、「電影唔係藝術?」

「我哋發夢都冇諗到嗰度有事!」

藝發局指控去年「香港舞台劇奬」的頒獎嘉賓,加上台上兩位主持人以「紅橋」、 「紅線」為話題,形容為「意有所指、語帶雙關」;又稱如以此手法「引起公眾及媒體注意」及「製造社會話題」,藝發局不能苟同。馮祿德回應稱,「我哋發夢都冇諗到嗰度有事!」

馮祿德說,在現時這麼敏感,在未完全透徹了解的情況下,已不止一次提出究竟底線去到幾多,怎為之違法,但藝發局「冇講清楚畀我地知」。

他說,主持人都是一個藝術家,藝術很多時由《詩經》開始,「我哋講唔到直接嘅,我哋唯有委婉地提出我哋心聲和要求,『上以風化下,下以風刺上,言之者無罪,聞之者足以戒,』何為戒?有則改至,無則加勉,有誤會溝通,然後齊齊諒解。」

「可見他們有多痛苦」

馮說,主持人如此委婉提出要求,可見他們有多痛苦:「我哋業界真係戰戰兢兢、步步為營,但係藝術係唔可以限制創意。政府都贊成有創意工業,點解唔清楚講清楚,我哋點樣為之合法?」他說,在有限知識下,都盡量做到合法,而又認為合理的事,「但我哋係人嚟㗎,自然有人情,要合情。我唔怪主持人,但佢哋怪。」至於被藝發局指引起公眾、媒體注意,馮說他們沒有高調提出紅橋、紅線,更在獲信件後多次翻看片段,形容「我哋發夢都冇諗到嗰度有事。」

馮祿德又說,每屆都很擔心得獎者發表的感想,「人哋咁難得咁有成就,講出自己感想,乜都唔做,明知冇發達仍然願意投身藝術,冇辦法供養父母,仲要靠父母資助,一旦得獎係少少安慰雙親,講出感想、對人生的盼望。點解係會踩線呢?」馮說,劇協都會提醒得獎者,如發表感言,「盡量留意唔好掂到會令人唔舒服,或者令人以為你犯咗法嘅字眼,尤其呢個時代。我冇諗到,我哋腦裡諗乜都畀人猜想。第一我未必有、第二我冇講出來,第三你估我冇諗乜嘢?連我思想諗乜嘢你都估我,你要我思想諗乜嘢講出嚟,你連我思想創意都想知道⋯⋯你同我一齊『度橋』?」

今次決定「話畀人聽有條線」

馮祿德說,今次決定真的「話畀人聽有條線,紅唔紅唔緊要,但唔肯講條線喺邊到」。他又以「踩坑渠」作比喻,他說今次的行為有如不小心「「踩坑渠」,而對方就是告訴他們「真係有坑渠」,可是「坑渠」在哪裏?對方的態度如像告訴他,要從今次事例約莫猜測、揣摩:「點揣呀?到我揣到時我已中咗招,踩咗隻腳入坑渠,扭親了;點解唔坦坦白白?又話互信又話溝通?我哋唔介意你講明㗎。」

馮祿德今日被多次追問,如何看待霍啟剛為人和事件上的角色。馮指事件或令身兼議員及藝發局主席的霍啟剛感為難,馮說:「我唔知佢係咪值得我認為難為啦,佢又係立法會我哋專業界別代表,有理由維護我哋、為我哋嘅不合理申訴;佢又係藝發局主局,整體來講代表政府,我都知佢係咪有尷尬矛盾,我都覺得難為佢,希望佢有英明嘅選擇」。

馮又指在霍啟剛競選立法會議員席位時,曾約見劇協,當時感覺他「好誠懇,好願意了解我哋劇界、藝術界問題,佢又的確願意支持,喺佢有限能力、當然佢能力係無限嘅」;又形容霍啟剛「以往好照顧、好關注藝術界」,在疫情期間曾主動贈送口罩、消毒用品,亦「顯示出係好開明嘅、新一代,似乎係一個領導者」,所以對他有好感、有盼望。他說自己「好欣賞呢個後生仔」,加上「傳聞講佢點好點好,我都相信」。

希望霍啟剛以智慧與劇協溝通

馮強調事件發生前後,雙方一直沒有直接或間接見面,也沒有透過電話、短訊、電郵往來溝通。他形容最近因為事件,在新聞見到他在立法會匆忙見記者「已經唔同左少少款,或因為匆忙或冇準備」,他希望霍啟剛以其年輕、有頭腦、有朝氣去領導藝發局,令人一新耳目,「將未成熟嘅人帶去成熟,令資深嘅人恢復年輕、活潑咁應對依家複雜嘅事。」又表示希望霍冷靜、以智慧與劇協,在正式場合溝通。

回顧事件曝光的前日(17日),霍啟剛回應記者追問時指「會有集體回覆㗎啦,遲啲好嗎」、「細節我唔答住啦」,急步離去。同晚藝發局回應傳媒時,僅指收到不少認為頒獎禮內容不妥的意見、活動作出「不尋常安排」,但未有詳細交代哪些環節有損局方聲譽。

昨日,霍回應事件時指藝發局每年審批項目資助,「唔係不嬲攞開就可以每年攞」,指頒獎禮「出了一些事」,而藝發局由公帑資助,「我哋唔係執法機構,唔係話邊個,或者某事某個語言是否觸犯法律,我哋唔係去判斷呢件事,但我哋有責任將風險降到最低。」

楊潤雄:支持藝發局決定

藝發局今日再發稿回應事件稱,局方處理各項資助申請時,一直採用一套既定審批申請及監察獲資助計劃的程序,經由藝術支援委員會討論及審議,再交大會作最終決定。局方重申,一直非常重視與業界的溝通,會以電話、電郵、信函、會面等渠道形式保持良好溝通和互信的關係。

文體旅局長楊潤雄則在下午發新聞稿表示,港府支持藝發局就有關舞台劇奬頒獎禮資助安排的決定,稱藝發局確保公帑只會資助及支持「內容合適」的藝術項目屬「理所當然」、「符合政府對藝發局的要求和期望」。對於有指藝發局是次決定會影響或扼殺創作空間,楊形容說法「本末倒置、混淆視聽」,強調港府絕不認同無理言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