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劏房照顧者|照顧時數超政府標準逾三倍 近兩成人現抑鬱、焦慮症狀

分享:

現屆政府擬取締劣質劏房,兩名嶺大、中大學者及劏房支援連線今發表研究調查結果,發現逾 300 名居於劏房的照顧者中,有約兩成受訪者過去兩週曾出現抑鬱和焦慮症狀;另有三成受訪者需照顧患自閉症、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等有特殊學習需要(SEN)的兒童。照顧者照顧時數每周可長達逾 90 小時,較國際和政府標準超出三倍。

嶺大社會學及社會政策系助理教授黎苑姍指出,對殘疾人士、SEN 學童而言,居所更是其日常訓練、提供照顧的地方,惡劣居住環境會加重照顧者的壓力,「劏房最低標準,不只是住的標準,背後代表的是改善照顧的標準。」政府成立的「解決劏房問題」工作組今年內將提交建議,團隊建議政府制定劏房最低面積標準時,應考慮照顧者精神壓力問題,另促請為劏房制訂起始租金、擴大照顧者定義至 SEN 兒童照顧者等。

攝影:劉貳龍

研究由劏房支援連線連同兩名嶺大、中大學者進行,問卷訪問了 317 名居於不適切居所、有使用非牟利機構服務的支顧者。

近兩成劏房受訪者現抑鬱、焦慮症狀

為了解居於劏房照顧者的精神健康狀況、生活滿意度,研究團隊於去年 10 月至今年 4 月期間,透過問卷訪問 317 名有使用非牟利機構服務、並居於劏房或其他不適切居所的照顧者,分析住屋條件對個人健康和家庭關係的影響。

團隊另根據照顧者負荷量表、病人健康問卷量度照顧者精神健康,結果發現約兩成照顧者,在過去兩星期曾出現抑鬱或焦慮症狀。而曾領取在職家庭津貼(職津)、家庭和睦、與社區居民聯繫較佳照顧者,出現上述症狀的風險明顯較低;例如未領取津貼受訪者,出現抑鬱症狀風險可較已領取者多一倍。研究團隊成員之一、中大賽馬會公共衞生及基層醫療學院研究助理教授陳盈補充,由於是次研究屬一次性問卷研究,故暫未能確立各因素與照顧者精神健康的因果關係。

照顧者每日照顧時數由 11-17.6 小時不等,中大賽馬會公共衞生及基層醫療學院研究助理教授陳盈形容「比全職工作時數更高」。

每周照顧時數可長達 90 小時 高政府標準逾三倍

調查亦發現,照顧者日常需投入大量時間、精力照顧同住者。受訪者平均照顧年期為9.1 年,平日平均照顧時數長達 11 小時,週末更增至 17.6 小時,SEN學童照顧者時數則再多 0.2 小時;若以此推算,每周照顧時數或高達 90 小時,較國際及政府標準所定的每周 20 至 21 小時超出三倍有多。

另一名研究團隊成員,嶺大社會學及社會政策系助理教授黎苑姍自 2021 年 7 月起,在各區進行田野研究,與 50 個劏房家庭深入訪談。她解釋,不適切居所會為照顧者帶來「居住勞動」,即住戶需付出額外勞動彌補居住空間的缺陷,如每日煮食前要先「執屋」騰出空間,所需的照顧時數亦隨之上升。

嶺大社會學及社會政策系助理教授黎苑姍過去兩年,深入訪談 50 個劏房家庭,她指出不適切居所會為照顧者帶來「居住勞動」。

三成受訪者照顧 SEN 學童 劏房乏訓練空間

問卷研究中逾九成的受訪者,育有一名或以上子女,整體有三成照顧者需照顧有特殊學習需要(SEN),如自閉症、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等學童。當中包括與就讀中學、患 ADHD 的女兒居於葵涌一間 80 呎劏房的 Annie。她嘆道,狹小居住空間令女兒沒地方溫習、缺乏私人空間,即使兩人爭執亦只能走出屋外、坐在馬桶上冷靜或飲泣,「大家都試過青春期,不開心的時候都希望可以『砰』下房門,但我女兒連這些都做不到。」

Annie 與初中有 ADHD 的女兒居於 80 呎劏房,她形容就算有爭執亦只能走出屋外、或坐在馬桶上飲泣。

黎苑姍強調,對相關人士或其照顧者而言,居所同時提供照顧、訓練的空間,反問道「如果囡囡連喊嘅空間都無,其實你點樣可以去做訓練呢?」黎又分享,曾見劏房戶需與三名子女居於僅得100 呎單位,其中一名女兒患有肢體障礙,惟受限於狹隘的居住環境,女兒不能未有空間訓練、甚至令其經常受傷,引申夫婦爭執。

房屋局長何永賢早前透露,劏房標準將會包括間的最低面積。Annie 相信現居的劏房必定不符要求,憂慮屆時不合規劏房被取締會導致租金飆升,希望政府同時設立劏房起始租金,為受影響的劏房提供安置安排。黎苑珊則建議,劏房標準應涵蓋結構和消防安全、居所衛生和空氣流通程度等條件。被問到對最低面積有何建議,黎苑珊回應稱,是次問卷調查的受訪者居住面積中位數為 130 呎,但已對住戶構成精神壓力,寄語政府設立相關標準時可考慮是次研究、未來公屋最低面積等數據。

劏房支援連線潘詠珊建議港府將現行「現金津貼試行計劃」恆常化,為長時間輪候公屋基層家庭提供津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