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劏房記| 六戶共用廚廁 小摺枱輪流吃飯 不足七平方米窩居勢被取締 住戶何去何從?

分享:

住戶:真係要踎街 團體爭先安置後取締

「𠵱家馬馬虎虎都叫住到,取締左無地方去,真係要踎街」謝女士擔憂。劏房支援連線亦有同樣憂慮,認為如沒設完善安置賠償方案,及起始租金,取締劣質劏房或會「好心做壞事」,令能營運的「合格劏房」租金上漲、違規劏房隱蔽化,繼而令劏房戶流離失所。關注團體成員鄧寶山形容,「如果取締劏房嘅結果,令佢哋連𠵱家住緊咁惡劣嘅地方都無埋、或者更加差,好難說服街坊去同意」。

連線在最新公佈的取締劏房方案中,強調安置和租管政策。「無論係住屋團體同街坊,訴求好簡單,唔理你(政府)取締或發牌制度乜都好 ,只希望有完善嘅安置政策及租務管制」。連線認為「先安置後取締」是社會共識,建議當局在各區預留不少於兩萬個簡約公屋及過渡性房屋單位安置劏房戶;以及釐定起始租金標準,建議分間後的總租金,不得高於差餉租乘以150%,避免取締劏房引致劏房租金上升。

逾萬劏房戶 單位面積小於七平方米

坊間一直關注「劣質劏房」的最低面積該如何劃界定。當局考慮把劏房最低面積標準,訂在七至十平方米(約 75.3 至 107.6 平方呎)之間。

根據統計處2021人口普查《居於分間樓宇單位人士》報告,現有10,170劏房戶,居於面積少於七平方米的單位。有 62,295戶,居於面積 7 至 13 平方米的劏房。

換言之,政策落實後,最少有過萬劏房戶被「取締」。何永賢早前接受《有線電視》訪問時說:「我諗我哋都係喺七至十(平方米)呢啲建議度做一個選擇。會唔會先做凍結登記,然後一個容忍期,按最低標準,相關業主要諗辦法,要改返好佢」。

賴建國:沒訂人均面積標準,擔心會「塞好多個人」

聖方濟各大學高級講師賴建國表示,以約 80 呎作最低標準,起步合理,形容將標準定得太高是「攞嚟搞」,但擔心在沒有訂立人均面積標準的情況下,80呎會「塞好多個人」,期望政府在任內把最低面積標準遂步調高至最少100呎。賴建國質疑,現時空置的過渡性房屋僅餘幾千戶,政府是否有能力妥善安置一萬多的劏房戶。

連線認同,當局先定立較寬鬆的面積標準,但強調「一定不是只有7至10平方米」。連線補充一個人道安全的居住環境最低面積約10平方米(107呎),建議現行劏房最低面積,最少需要定在 10 至 12 平方米左右,並參考現要有的政府賣地計劃,和新修訂地契/換地申請的私樓、及房委會為2026/27年起落成的新公屋設定的最低標準,分別為 280 及 226 平方呎,立例嚴格規管新入場的劏房最低面積。

連線期望政府不要一刀切或定得太低,「大家都係人,最低面積標準係咪唔應該有太大分別呢」。同時提出多方面的宜居標準,作取締劏房標準,包括衛生、安全、消防標準,例如至少有一扇「可開啟的窗戶」,而「廚廁合一」、「上床下廁」等不符合標準。

按人頭收水費 違《水務規例》

何永賢指考慮為劏房作凍結登記設立容忍期。事實上,目前政府實施兩年的《劏房租務管制條例》,要求業主向差餉物業估價署遞交租賃詳情表格,申報分間單位面積及租客資料等,惟連線批評表格要求填寫的資料不足, 而且「好有水份,單位大小(size)任業主自己報」,而且截止四月底,差估署共識別三千多宗違例,僅成功檢控 269宗違例個案,檢控率約8.3%,連線形容是「強差人意」。

以謝女士一家作例子,劏房租管條例實施後兩年,業主不但未有向差估署遞交租賃表格,亦沒有在租約上「打釐印(租約印花稅)」,而業主按人頭收水費的行為,更是違反了政府在2021 年修訂《水務設施規例》。謝女士對這些違規情況毫不知道,「我唔知㗎,佢話點收幾多就幾多」。

連線籲,政府未來推行的登記政策,必須避免重蹈現時《租管》宣傳和執法不力的覆轍,建議當局要求所有劏房業主,必須於一年内完成登記,並加強罰則。連線並建議,登記制定分兩個時期,第一個為全面登記期,要求所有劏房業主,在一年間全面進行登記,而第二個時期為執修期,規定不合標準的劏房,要在兩年內進行執收改善工程,直至符合標準才可以出租。賴建國認為,建立登記制度後,會方便政府掌握全港劏房分布資料,屆時才能「劃線」,為劏房最低面積標準下定論。

劏房戶十年增六成 團體建議設評分定取締次序

根據政府統計處人口普查結果推算,現時全港有超過10萬劏房戶,對比十年前的六萬多戶,增加四萬多戶,升幅超過六成。連線不希望新方案「少修少補」,強調應全面撤底取締劏房,非只是改善部分劏房戶生活環境;建議政府先設立一套評分制度,按部就班以單位風險評分,釐定取締優先次序。

至於劏房風險如何履定,連線引用早於 2022 年公布的「惡劣劏房評分量表」。謝女士所住的60 呎劏房單位一劏六、面積少於 120 平方呎,而且單位內走廊闊約 0.7米,少於 1.05米、以不耐火的木板簡陋分隔單位,按評分,該單位在「樓宇負荷」、「消防安全」的方面均不達標。

按連線建議,住戶可用評分表自行為單位評分,達到若干風險程度便可向政府舉報、待政府派員評估及執法。像謝女士單位評分不達標、有優先取締需要的「高風險劏房單位」,組織預計現時全港約有二至三萬戶,期望政府以後每年取締不少於一萬劏房單位。

居住環境狹窄,謝女士每晚要和讀中一的孫兒「孖鋪」,被問到一旦獲批會否願意搬到附近的過渡性房屋,謝女士不加思索說好,她嘆道「個孫會大,依度真係太過窄」,但當她知悉過渡性房屋只作過渡租期通常不過兩年,她不禁徬徨徬,驚嘆「到時又搬,可以搬去邊呀?」,期望政府可以清楚告知搬遷安排、能安排長遠的住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