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區議會 2024|「完善」後首會議 委任區議員「恰眼瞓」兩分鐘 擬設「打卡」霓虹燈牌

分享:

「被完善」、「清一色」是愛國者的區議會昨( 1 月 1 日)履新,油尖旺今率先舉行首場區議會會議。 20 名油尖旺區議員全數出席,由兼任主席的民政專員余健強主持會議。全體議員均有發言,最多者發言五次,最少一次,其中「敗部」獲委任「復活」的區議員陳少棠只發言一次,一度打瞌睡約兩分鐘。會後記者多次追問,是否會議太悶、太疲倦,陳不作回應,並稱「唔緊要,你繼續問,仲有咩想問?」今屆區議會設「履職監察制度指引」,《集誌社》向民青局查詢,在會議打瞌睡是否符合指引,正候當局回覆。

另外,區議會成立小組推「尖咀夜繽紛」,擬在三個地點設座地霓虹燈牌「打卡點」。小組主席葉傲冬表示,可透過導賞團,講解霓虹燈牌如何出現。會後,葉被問及知否過去兩年當區拆除多少霓虹燈牌,他表示「冇數喺手」。記者再追問,「拆真、起假」會否觀感不好,葉則指不是真與假分別,「嗰啲都係霓虹燈牌」。

攝影:劉貳龍

兼任主席民政專員曾被譴責失職 今指區會「直接做實事」

今屆區議會主席不再由區議員互選,改為民政專員擔任。今日油尖旺區議會率先舉行大會,由兼任主席的民政事務專員余健強主持。翻查資料,余自1998年加入政務職系,曾任務勞福局、保安局等部門。2020 年 4 月,由民主派主導的油尖旺區議會,動議「重組警隊,停止濫暴」,余稱議案超出區議會職能,區議會秘書處不會提供服務,余隨即拉隊離場,區議會通過譴責余健強失職。

今天會議有 15 項議程,當中 10 項是討論事項,會議在下午兩時半準時開始,下午 4 時 18 分完結,而最後一個討論事項原定預計於 4 時 45 分完結,較原定早 27 分鐘完結。

余健強在2020年區議會曾拉隊離場,被通過譴責失職,今日形容今屆區議會「直接做實事」。

余健強在開始會議時,特別提到今屆區議會是「直接做實事」,故直接跳到第一項議程,委任民政事務處高級行政主任為區議會秘書,其後全體區議員拍手歡迎。余健強在討論議程開始前提醒,今屆區議員在今屆會議的出席率,不可少於八成,議員有責任準時出席、和避免中途離開。

獲委任復活議員「恰」兩分鐘 初否認、後指「唔緊要…仲有咩想問」

余健強今日主持會議,沒有人提出其他動議。全體議員準時出席,席間所有人都有發言,其中地區委員會界別的楊鎮華發言 5 次,為各議員之中最多。兩位委任議員陳少棠和許德亮,只發言一次,是各議員之中最少。

敗部復活的委任區議員陳少棠(圖左),今日只發現一次,在開會期間一度打瞌睡、不時「頭舂舂」。

其中發言一次的經民聯陳少棠,在2019年區選中落敗,今屆被政府委任「敗部復活」。他在會議期間一度打瞌睡、在兩分鐘內不時「頭舂舂」。記者在會後追問,是否會議太悶,他說「唔係呀,冇乜特別」;記者指出,他在會上曾「恰眼瞓」,陳少棠起初否認,指「我冇恰眼訓呀」。記者隨即指,有現場拍攝到的片段,他就指「唔緊要啦,你拍啦」;記者再追問是否昨晚睡眠不足、公務繁忙太疲倦,他沒回應並說:「唔緊要,你繼續問,仲有咩想問?」

今屆設「履職監察制度指引」 「恰眼瞓」是否符合公眾期望?

被問到為何只發言一次,他指「因為重複發言唔係咁好,新一屆區議會都係咁講,所以有好多同事都講咗,無謂再講」,又指「四年時間大把時間再講」。至於今次會議關心哪個議題,他只說「每個議題都有興趣,放心」。最後記者再問,為何如此疲倦,他說:「我諗唔答呢個問題」。

今屆區議會設「履職監察制度指引」,列出區議員基本要求,當中指議員須時刻注意個人言行,確保區議會和區議員應有的聲譽相稱,以及符合公眾期望。《集誌社》記者向民青局、民政事務總署查詢,在會議打瞌睡是否與「區議員應有的聲譽相稱,以及符合公眾期望」?有關行為是否失當、當局會否跟進?仍候當局回覆。

民青局長麥美娟昨為油尖旺區議員宣誓就職監誓。(政府新聞處相片)

曾擔任區議會主席、於 2019 年曾敗選,今屆在直選勝出的民建聯葉傲冬,會後被問到議會新丁表現如何?他就表示「佢哋表現好好呀,都好踴躍發言呀」。

葉傲冬會議前表示,由民政專員擔任區議會主席,他可以有更多機會發表意見;而今日會議,他只在自己擔任主席的小組議程上,發言兩次。他會後表示,議員表達意見與否,要視乎會議情況,如有議員表達了跟他一致的意見,便無需重複。

葉傲冬曾任油尖旺區議會主席,於2019年敗選,今屆勝出直選復活,他形容新議員「表現好好」。

完善選舉後,民選議員成少數。20 名油尖旺區議員中,只有 4 人是直選產生,除葉傲冬外,分別是油尖旺北經民聯李思敏、民建聯李家軒,以及油尖旺南的關煒曦;另外設八名委任議員、八名「間選」地區委員會議員。

擬辦「尖咀夜繽紛」 設座地霓虹燈牌「打卡」

今日會議討論籌辦推動地區經濟發展活動建議,油尖旺區議會將成立專責小組,研究「提振」本地經濟。該區民政事務處提出七項建議,包括提出「尖咀夜繽紛」,進行「Busking」(街頭音樂)等活動,以及配合附近商場和酒店促進消費的活動;又提出增設「打卡地標」,在柏麗大道、旺角行人天橋、榕樹頭公園,各處擺放由設計師設計的座地大型霓虹燈牌;設大型心型氣球裝置,地點待定;於尖沙咀海傍舉辦煙火會演;研究夜市市集;在波鞋街和女人街等設特色街道;聯合區內商場、食肆推優惠活動。

相關專責小組由葉傲冬任主席,他在會上表示,同意民政處七個建議,並建議辦油尖旺導賞團,令本地人或遊客了解油尖旺的特色和文化底蘊,例如霓虹燈牌、打卡點為何會出現,結合經濟活動,加大協同效應。他又指,夜市經濟方面,可思考如何從廟街引入至其他特色街道,例如花園街和雀仔街。

間選的地區委員會界別黃建新提到,燈牌在日頭打卡有何效果,又指現時兩張示範圖片中的燈牌都是藍色,農曆新年前後,應令色彩更繽紛。

當局提七項建議提振經濟,包括「尖咀夜繽紛」、擺放座地霓虹燈牌作「打卡地標」。

「拆真建假」霓虹燈牌 葉傲冬:唔係真同假嘅分別

近年多個霓虹燈牌被屋宇署發出拆除、修葺通知而被拆除,位於尖沙咀、佐敦的太平館招牌同熄燈拆除、深水埗南昌押「蝠鼠吊金錢」燈牌也被拆走。翻查區議會資料,2020 至 2023 年 7 月,油尖旺拆除或修葺 1,859 個棄置或危險招牌。政府曾回覆立法會在 2018 至 2022 年,共拆除或修葺 16,711 個招牌,沒備存拆除霓虹燈牌的數字。

去年3月,《集誌社》曾報道深水埗地標南昌押的霓虹招牌,面臨被拆除命運。(攝影:CCW)

會議後記者向葉傲冬提問,他知否油尖旺區過去兩年拆除了多少個霓虹燈牌,他說「對唔住我都冇數字喺手,答你唔到」。記者追問,拆除真的燈牌、再建假的燈牌打卡點,會否有不良觀感,他停頓兩秒,隨後表示,「我諗唔係真同假嘅分別下嘛?因為你嗰啲都係霓虹燈牌。」他說最主要是考慮,如何令整個活動有特色,廟街夜繽紛有類似裝置,相信對提振經濟或吸引遊客、本地居民都有好處。至於相關提振經濟建議,預算涉多少公帑,他表示沒有預算在手、未能回應。

油尖旺區2020-2023年7月,有1859個招牌拆除;2018-2022年,全港逾1.6萬個招牌拆除。

保育招牌組織:要打卡,因為條街冇晒霓虹燈

保育招牌平台「街招」創辦人之一麥憬淮(Kevin)表示,自屋宇署 2010 年小型工程監管制度實施後,所有舊招牌所餘無幾。「街招」自 2017 年創辦,一直「拯救」舊招牌;Kevin 就組織成立初期,每區都有幾個霓虹燈牌,但現時大型的「地標」霓虹燈招牌,全港只餘約 10 個。他坦言政府將大部分霓虹燈招牌拆除,再用霓虹燈作打卡地點很諷刺,「現在要打卡,因為條街已冇晒霓虹燈」,形容是拆掉了文化才來推廣。

香港理工大學設計學院副教授、曾著書探討霓虹燈文化的郭斯恆說,五、六年前統計到油尖旺三區,每區都有 90 多個霓虹燈招牌,但近年拆得很多,招牌被拆得「七七八八」,新增的霓虹燈招牌不夠十個。對於區議會擬設霓虹效果燈牌打卡,作香港特色吸引人流,郭斯恆認為這是政府各部門不協調的吊詭現象,「一方面一刀切令人拆招牌,沒想到這些是為香港帶來的特色的東西,直到現在才『畀credit』,已是亡羊補牢,那些霓虹燈招牌已不在街上」,他又批評政府從未曾打算保育霓虹燈招牌。

倡保育霓虹招牌的組織和學者都指,政府拆招牌同時、設景點打卡,是諷刺和吊詭、是拆掉文化再推廣。

郭斯恆說,霓虹燈招牌的價值不只是因為它是霓虹燈,而是因為它們有很多是在香港街道上,反映庶民的生活,是由下而上所現的雜亂美。現時就算再做燈飾牌,都是與民間生活不夾、是只有空殼的裝飾品;即使只談打卡,「打卡是成條街都係霓虹燈招牌靚啲,還是只有一座霓虹燈靚啲?」


提「一帶一路」倡議 擬將新填地街熟食市場轉為少數族裔市集

會議亦討論社區共融項目概念建議,油尖旺民政處提出「一帶一路」倡議,指居住在油尖旺的少數族裔,不少和一帶一路國家有聯繫,油尖旺可利用他們對有關國家的認識,推動人文共融。另外,民政處又提出,教授少數族裔兒童及青少年普通話,及早讓他們學好普通話有助他們更全面了解中國文化,並增加他們日後在職場的競爭力。

民政處又倡議,將前年永久關閉的新填地街熟食小販市場,轉為共融設施,例如少數族裔市集,以至共融社區客廳。尼泊爾裔委任區議員Aruna Gurung表示,少數族裔人口在油尖旺佔約 9 %,他們難以找地方進行活動,而新填地街熟食小販市場在油尖旺中間位置,容易使用。她關注,日後少數族裔如何預約場地。

尼泊爾裔區議員 Aruna Gurung 是政府委任的兩名少數族裔區議員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