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區選 2023|「覆核王」郭卓堅挑戰「三會」提名入閘門檻違憲敗訴

分享:

修改選制後的首場區議會選舉下月 10 日投票。今屆參選人須獲分區會、防火會、滅罪會(俗稱「三會」)合共九個成員提名,方合資格參選。「長洲覆核王」郭卓堅提出司法覆核,要求法庭頒令有關入閘條件違憲,並取消規定。高等法院今日(1 日)裁定,郭卓堅一方敗訴,郭表示會跟律師研究,會否上訴。

法官高浩文在判詞提到,申請一方數據顯示,三會成員傾向偏袒「自己人」,但若考慮到三會成員的個人特質(individual characteristics) ,他們被委任為三會成員的原因,就「不一定不合適」(not necessarily inappropriate)。法官認為,三會提名有合法目的 (legitimate aims),也有標準指引他們行使權力,指他們會任意使用提名權「不公允」,加上沒有確實和直接證據,顯示為何泛民主派人士未有參選。法庭總結認為「三會」提名合憲,駁回郭卓堅的申請。

攝影:梁文熙

判詞:指三會成員任意使用提名權是不公允

法官高浩文在判詞中指,同意三會提名制度有其合法目的 (legitimate aims),包括實踐愛國者治港原則、確保參選人熟悉地區事務、廣泛反映不同光譜意見。他也接納答辯一方所指,按正常邏輯思維(common sense and logic),對於是否給予提名予參選人時,三會成員會有自信、按有關目的行事,判斷參選人是否符合要求。法官認為指三會成員,會任意使用他們的提名權是不公允的 (unfailr to suggest that the members of the 3Cs would exercise their nomination powers arbitrarily),政府已解釋他們的委任、是基於熟悉地區事務,因而被視為有能力確保參選人符合要求。

法官:欠確切資料證明為何沒有泛民主派參選

高浩文之後指出,申請一方提供的證據不足,缺乏真確和直接的資料 (real and direct information),以證明為何最終沒有泛民主派人士參選。法官指,有很多理由能解釋有關現象,其中一個可能性固然是三會成員行使權力、針對有關人士。但也有其他可能性,例如泛民候選人認為自己不能取得提名、沒有嘗試;或該等人士未能與三會成員聯絡;或該等人士提名不足等等,而法庭不應猜測究竟背後原因是甚麼。

法官也回應了申請方的多項理據,如郭卓堅一方提到三會成員能凌駕公眾意願,對於如何提名沒有準則,法官指申請方是預設了 (presuppose) 選舉結果,也有準則指引三會成員應否提名候選人。又指雖然申請方提出的數據顯示,三會成員傾向偏袒「自己人」,但若考慮到三會成員的個人特質 (personal characteristic) 以及他們被委任的原因,就「不一定不合適」。

申請方:已有其他措施 官:當局採雙重保險非不合理

對於郭卓堅一方指,現行已有其他措施確保參選人符合要求,如取得區議會資格審查委員會確認、進行宣誓等等,法官回應對於當局採取「雙重保險」(“belt and braces” approach),此舉非不合理。

法官也同意答辯方所指,根據三會成員的人口組成資料,他們是來自不同階層背景,而且大多數與政黨沒有聯繫。不過對於答辯方指,要取得三會提名非「過於嚴格」、提名要求對所有人是一視同仁,法官認為表面理應如此,但在實際層面上卻未必一定(ought to be correct, it is not necessarily so at the practical level) 。

總結而言,法官認為,三會提名要求有合理基礎,加上有關要求未有對他人權利構成不符合比例的巨大不公、或構成不能接受的負擔,認為要求合憲,平衡了《香港人權法案》第21條、《基本法》第26條所列明受保障的權利,駁回郭卓堅的申請。

申請方昨陳詞:三會偏袒自己人

高等法院昨日聆訊處理有關司法覆核案,高浩文聽取申請方及答辯方陳詞。郭卓堅由大律師黃宇逸代表,答辯一方律政司由資深大律師孫靖乾代表。

大律師黃宇逸昨表示,提名機制下,三會成員由政府委任、提名規定給予他們不平等的權力,具凌架公眾意願權利,又指提名規定無機制、準則,三會成員或偏袒自己人。法官高浩文一度表示,三會成員在新制下屬區議會體制內,理應提名「外人」參選,但三會成員大多數提名「自己人」參選,令人感到驚訝。黃指出,今屆選舉有 75.4% 候選人是三會成員,可見非三會人士難取得提名,引述《動物農莊》指:「所有動物都是平等,但有些動物比其他動物更平等」。

答辯方:未能證明新制下多少人未能入閘、為何不獲提名

律政司一方孫靖乾指,本屆區議會有三分二區議員因拒絕宣誓、被定罪或離港等原因離職,申請方未能證明新制下有多少人未能入閘、為何不獲提名等。孫引用政府文件,指本屆有區議員利用議會資源作其他用途,政府因而修改選制;又指大多數三會成員不屬任何政黨,任何人取得足夠提名,便可參選。若法庭頒令取消提名制,會嚴重損害區選的合法性,盼法庭拒絕有關申請。

今屆399名候選人入閘 逾八成是三會成員

翻查資料, 2019 年區選有 452 個地區直選議席、27 個當然議席,民主派奪得逾八成直選議席。政府今年修改選制,大削直選議席至兩成即 88 席,增設間接選舉 176 席。另外再設 179 席是委任議員、 27 席是當然議員。

提名方法也有變,上屆區選參選人,只須獲得 10 名參選選區的 10 個選民提名,即可參選。而今屆參加直選和間選者,要取得三會各三個、合共九個提名,才達參選資參選;直選者除了要三會成員提名,另須獲得參選選區不少於 50 名地區選民提名。

三會成員除了是直選和間選候選人提名人,負責把關「愛國者」要求,也是間選的唯一選民,由他們投票產生當區間選議席。今屆區選有 399 名候選人成功入閘,分別有 171 人參加地方直選,228 人參加地區間選。記者統計顯示,逾八成、即 322 候選人,本身是三會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