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區選2023.新界|陶皜訊「神隱」半日 回應當年是否「?票」 黃碧嬌稱有落敗心理準備

分享:

陶皜訊向《集誌社》表示,無法評估選情,但認為街坊回饋的反應不錯。(陳朗熹攝)

新界西,屯門、元朗、荃灣及葵青共有 12 個分區。有不少參選人均在上屆區議會選舉中落敗,今屆再捲土重來,而在新界西的「元朗鄉郊東」及「天水圍北」兩個選區,所有候選人都曾在上屆區選落敗。

《集誌社》11 月中曾報道,經民聯天水圍北候選人陶皜訊,在參選上屆區議會選舉時,曾提出「五大訴求」、「民主自決」,今次能成功獲三會提名,並通過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審查。改變「初衷」的他,今日「神隱」。《集誌社》記者在傍晚找到他採訪。

陶皜訊向《集誌社》表示,無法評估選情,但認為街坊回饋的反應不錯,今午亦獲經民聯主席盧偉國、經民聯新界西部主席王威信站台,很希望當選,服務街坊。他為兩年前轉軚「解畫」,稱 2019 年區選低票落敗後一度感到迷茫,甚至抑鬱一年,但是地區工作令他「重新出發」、「做返啲嘢」,現時回望今年的競選路,也絕對無悔。

陶皜訊稱選情緊張,資源緊絀。(陳朗熹攝)

兩個多小時零音「訊」

記者今午 3 時許到天水圍多個陶皜訊的街站,如天瑞、天恒、天華等,均未見其蹤影。記者及後與其選舉助理聯絡,助理最初稱未知陶皜訊蹤影,相信陶要到傍晚 6 時後較有空;記者再於 6 時致電,助理才表示陶不會受訪,因拉票行程繁忙,難以受訪。其後記者再到其辦事處「尋人」,助理才表示再助記者打電話,陶皜訊才答應受訪。 

認為若按舊選制出選有一定勝算

陶皜訊稱選情緊張,資源緊絀。他自言,在舊區議會選制劃界的小選區「頌栢」服務兩年,認為在該區的地區工作紮實,若按舊選制出選有一定勝算。不過,他今早一落區見到其他候選人有十多個義工, 已知悉自己與大黨具資源差距,自己要加緊「洗樓」及打電話催票等工作。不過,他說從「口耳相傳」知悉,街坊反應都不錯。而經民聯主席盧偉國、經民聯新界西部主席王威信下午都曾到天水圍為其助選,他很希望自己能夠當選,服務社區。

陶皜訊 2019 年區選曾出選元朗嘉湖北選區。(陳朗熹攝)

截至晚上 7 時半,天水圍北的投票率為 22.13 %,較整體 24.53 %為低。他說天水圍北的投票率較整體低,有空間去思考為何天水圍北的街坊不去投票。他續說,投票率對香港發展是重要的進程,認為有責任去了解不投票的人的想法,聽取所有市民的意見。

當年是否?票?

陶皜訊 2019 年區選曾出選元朗嘉湖北選區,當時同區對手有「天水連線」伍健偉和建制派李月民。當年伍健偉獲 4371 票、李月民獲 4206 票,他僅獲 177 票,屬低票落敗。今年,陶皜訊代表經民聯出選天水圍北, 由爭取「五大訴求」到轉投建制。被問到當年是否?票,陶皜訊最初表示不回應。 他後來「解畫」,稱自己當時最初是為伍健偉助選,但越參與,就越覺得「勇武好錯」,一直任教國術龍獅的他,眼見自己的學生變成勇武派,自己也絕不同意以暴制暴的理念,認為該區要有另一種聲音走出來。

陶皜訊說,當時的人認定他「鎅票」,不聽他的解釋。(陳朗熹攝)

他自言,最初出選時沒有任何政治背景,只是堅信勇武不是解決的方法,認為提倡「五大訴求」只是反對政府的政策。他說,當年出選都堅持公開談及自己有籍貫,稱香港與中國的關係源遠流長,爭取政策上的改策不必牽扯到中國及共產黨。他當年的宣傳單張表明「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極力倡議推行雙普選,民主自決」、「政府再三打壓和平集會」、「面對極權,從不退後」

「我抑鬱了一年」

陶皜訊說,當時的人認定他「鎅票」,不聽他的解釋,他低票落選;他亦因為參選而與自己親建制派的國術龍師師父弄差關係;其後再經歷長子出世及疫情,令他很迷失,他眼眶泛紅地說:「我抑鬱了一年,我首先是不明白為何香港會變成這樣,也不知怎樣走下去,又疫情,社會的環境又變成這樣。」

他說,曾計劃小朋友在港如何長大,那訂實在是一片空白,曾想過移民離港。不過,疫情封關,他認為移民沒法實行。留在香港,如何走出困境? 其師父則給了他方向:落區做地區工作。

陶皜訊說,認為經民聯的人是為地區服務,認同其理念。 (陳朗熹攝)

陶皜訊稱,反思一年,他認為當時的社會很多人有「很錯」的意識形態,很多人都覺得一有反對聲音就應是反對派,也是「逢中必反」:「支持中國連講嘢嘅voice 都冇,咁叫民主咩?當年有民主認證幾乎全部贏晒,民主認證都係集中投票制,咁民主喺邊到?」陶坦言,他有很多反思均是師父向他分析,包括談及當時是否有「外國勢力」介入,運動最終若推翻政府會導致甚麼後果等,「當年我輸得咁犀利,都係因為我天真同無知。」

他坦言,當時只有其師父能給他方向,認為這次參選不論成敗,這兩年已做到自己想做的事情,「輸咗我都唔會後悔,至少我做了想履行的工作,都得到身邊有後生支持,有街坊朋友支持。 

認同經民聯理念

他說,加入經民聯是他與天水圍的經民聯辦事處人士談天後,認為經民聯可給對方很大的自由度,加上認為經民聯的人是為地區服務,認同其理念。 

若最終落選,是否代表現時的路線沒法得到昔日「同路人」支持? 陶皜訊坦言, 自己並非很熱切地爭取對方支持, 但他希望對方可知道,在今屆選舉地區工作都可以做得很扎實,「不是為取得政治光環,政治色彩可以不濃厚,但是地區工作可做得踏實。」他盼「同路人」知道議政及論政,並非純粹地反對,「以前見到泛民去做一個voice 很容易,反對就可以,但真的實質工作,是否可實施都好難。」

他同時亦呼籲支持民主派的人士應去投票,「如果政府知道市民不喜歡投票,(屆時)真的沒了投票制度,真真正正地『冇得揀』,又是否大家想見到的事?」天水圍北候選人另有工聯會姚國威,及民建聯賴玥均。

陶皜訊稱,反思一年,他認為當時的社會很多人有「很錯」的意識形態。(陳朗熹攝)

黃碧嬌則形容,今次選舉選情激烈。(梁文熙攝)

晚上約9時,新界東直選選區沙田南4個候選人,包括沙田南民建聯的祝慶台、新民黨的林宇星、公屋屋民關愛會蔡偉浩本人,及工聯會的古偉冰助選團隊,齊聚位於大圍銜接各屋苑、俗稱為「八爪魚天橋」拉票造勢。當中,林宇星獲同黨的立法會議員李梓敬助選支持,並在現場直播拉票造勢,惟當時觀看人數不足10人;而祝慶台亦有民建聯的陳勇站台造勢。橋上叫喊口號的氣氛熾熱,惟有市民拒絕接收宣傳單張。

打「告急」牌的林宇星,他表示,「從來未試過只有建制派嘅競爭」,不同黨派之爭激烈,而新民黨亦比民建聯缺資源,所以未能肯定勝選,但相信自己的地區經驗能爭取選票。至於自己曾持有BNO,林表示,其時已剪角報銷,目前只持有香港護照。

晚上約9時,新界東直選選區沙田南4個候選人,齊聚位於大圍拉票造勢。(梁文熙攝)

距離截止投票時間餘下不足1小時,新界東多個候選人打「告急」牌。其中,大埔南地區直選「五爭二」席,候選人之一經民聯的羅曉楓大打「告急」牌,稱選票數目難以估計;而聲稱紮根大埔25年的民建聯黃碧嬌則指自己有淪為「陪跑」的落敗心理準備。

「肥媽」為羅曉楓助選

現場所見,多位經民聯立法會議員,包括林健峰、林建岳、前立法會議員張華峰等人,另包括「肥媽」途經為羅曉楓助選。但大打「告急」牌的羅曉楓表示,自己不會「躺平」獲勝,他形容,對手黃碧嬌是「資深」候選人,縱然有村長、村民支持,自己手上也沒有「鐵票」。即使2019年曾參與區選,有逾3,000票支持,但今次選舉卻難以估計支持票數。

羅曉楓除了獲大埔鄉事委員會的支持外,亦包括經民聯和跨黨派新民黨李梓敬等人支持。(梁文熙攝)

黃碧嬌則形容,今次選舉選情激烈,而其黨派民建聯在大埔南的競選工程,較候選人羅曉楓薄弱。她相信今次選舉,羅曉楓將成為大埔南直選「票王」,因羅曉楓除了獲大埔鄉事委員會的支持外,亦包括經民聯和跨黨派新民黨李梓敬等人支持,而自己只有六鄉村和曾服務街坊支持,相信只有約5,000多票「鐵票」在握。她預計自己最終獲約8,000多票,或與另一對手張育文最終獲選票數相近,甚至自己有心理準備淪為輸家。為羅曉楓助選的新民黨立法會議員李梓敬則表示,相信羅曉楓選情樂觀;至於全港投票率,他認為截至晚上七時半,已有近25%投票,預計10時或有貼近30%投票率,並非低投票率。

黃碧嬌則形容,今次選舉選情激烈。(梁文熙攝)

另一位沙田西候選人民建聯的陳壇丹,報稱為中學英文教師,網上資料所見,曾接受網媒《堅料網》訪問,文中形容「『佔中』發生時,出於好奇心,同時也受身邊同學的影響,陳壇丹也曾到過佔領區」。但陳壇丹今日被問及事件,有否曾支持雨傘運動時,陳表示「網上好多抹黑、謠言,好多奇怪嘢,好耐之前已經回應咗,都係一啲抹黑」,他指支持雨傘運動「唔係事實」。另外,他認為,今次選情激烈,「唔係話民建聯係必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