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台灣大選|港人首投族 認真分析候選人兩岸取態:「我嗰票係總統票」

分享:

移民台灣的港人,總會記得最後一次投票的場景。2019年區議會選舉,陳小姐早上八時起床,九時到達票站,足足等了一個多小時才完成投票,以往從沒有那麼著緊選舉,她自嘲:「唔會次次投票,我係好一般香港人,鍾意返工香港人。」

那一年她確信要透過選票表態,「我嗰一刻相信,我嗰一票能夠話俾當權者聽,我對現況有咩不滿,我支持緊邊一方諗法。」踏出票站後又遇到當區參選的民主派候選人,「我忍住眼淚同佢講話,我哋好多人出嚟支持你哋嘅,你哋一定要選到,一定要幫我哋做嘢!」

但香港後續的情況讓她決心移居台灣,丈夫2020年申請專業移民,翌年陳小姐申請依親來台,2022年底順利取得身分證,成為台灣人。回首香港去年底的區選會選舉,她已經失去投票意欲,「你連啲候選人都唔知乜水,我投乜鬼啫?二來理念唔係走同一個方向,道不同不相為謀,我唔會投票俾佢哋囉。」

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賴清德、副總統候選人蕭美琴。

倒是台灣總統這一票,她做足功課,最著緊候選人的兩岸取態,「(國民黨)侯友宜提出平等對話,任何一個地方好難同一個獨裁政權平等對話,講得呢句話嘅,byebye!」至於民眾黨候選人柯文哲提出五個互相,即互相認識、了解、尊重、合作和諒解,「你又係同一個獨裁政權講緊呢五個互相?好嘥氣囉,又係byebye!」她認為,民進黨才能讓兩岸保持現狀,亦讓國際看到台灣。

陳小姐說,在台港人優先看兩岸議題,「我哋嚟自香港,如果台灣萬一係揀咗一條比較親中嘅路,一定會俾人食咗。」但她亦有關注城市發展,移台時適逢國民黨高雄市長韓國瑜被罷免後,由民進黨的陳其邁取代。她覺得市政發展加速,例如高雄的輕軌路線終於「成圓」,而文化娛樂充滿活力,例如南韓女子天團BLACKPINK、日本音樂組合YOASOBI都有來台。

 1 號民眾黨總統候選人柯文哲。

她說,上屆蔡英文爭取連任已經很緊張,在香港觀看直播開票,「會一齊嘩嘩嘩咁叫。」這次到她有份決定台灣未來的領導人,「香港無得投領導人嘅票,所以嚟到投領導人嘅票係威啲!」不過,因為要照顧年幼子女,上周日無法抽身出席造勢大會,「噚日係跟緊(子女)功課嘅,我好想去、好想去,朋友有去send咗啲相俾我,我只係得自己喺度羨慕囉!」

國民黨總統候選人侯友宜。

作為首投族,迪克對選舉形勢不樂觀,「其實兵臨城下㗎啦!」。

同樣著緊大選的還有50多歲的港人迪克。他說,大學年代遇上八九民運,當時已經關注政治,2014 年雨傘運動後,感到市民的權利不受保障,反修例運動前安排太太申請投資移民赴台,其後他以依親方式移居台灣,並在2022 年取得身分證。

作為首投族,迪克對選舉形勢不樂觀,「其實兵臨城下㗎啦!」他說,台灣國民黨與香港建制派都一樣擁有堅實鐵票,例如上屆韓國瑜選總統,即使在香港反修例運動影響下,仍取得550萬票,「我哋如果唔去行出嚟抗拒呢樣嘢,佢哋就得㗎啦!」

他形容台灣站在保衞文明前線,但不是每個市民都關心政治,他在受訪前一日去剪頭髮,髮型師就好奇問他,「點解呢兩年咁多香港人嚟?」迪克自言,在台灣會更投入與別人討論政治議題,「我見到任何人都會同佢講呢啲(政治)嘢,無論香港人、台灣人,我都會講呢啲嘢,呢個我作為一個公民,第一步可以做到嘅嘢。」這是他從香港學到的教訓,「要喺發聲成本最低嘅時候做呢樣嘢。」

迪克形容,台灣站在保衞文明前線,但不是每個市民都關心政治

今日即使身處民主社會,他亦有恐懼,不敢露面發聲,「喺一個已經全民主嘅地方,你都驚,咁咪好恐怖?」正因為面對這種恐懼,他更認為要運用選票保衞台灣的民主,盡管他也不滿民進黨政府對香港的移民政策,很多在台港人朋友遲遲未獲批身分證,有人返港、有人選擇二次移民去英國。

但民主選舉總是有輸有贏,政黨輪替始終有日會發生。迪克說,早有心理準備,「台灣係全民主社會,台灣人係一個公民,佢哋有公民權、有公民社會,民間力量好大。」他說,假設新上場的政黨做了一個很壞的決定,相信會再爆發社會運動,由公民社會阻止,「當然路會難行,但我都樂意一齊行落去嘅。」

今日即使身處民主社會,迪克亦有恐懼,不敢露面發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