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台灣大選|港人首投族 陳健民難忘監獄投香港最後一票:見香港情況,唔會投得開心

分享:

作為首投族,陳健民不想明確交代投票意向,「初嚟報到,唔想咁快入咗某個圈,想廣交朋友,知道啲人意識形態係點。」

陳健民是「佔領中環」發起人之一,2019 年被判入獄 16 個月,那年的區議會選舉氣氛熱烈,但他說監獄內其實很冷淡,50 人的囚倉有三至四成是外國人,總共只有五人想投票,很多在囚人士接收外界資訊有限,只知道年輕人「私了」、「打警察」、「衰過黑社會」,「嗰時喺監獄裏面,啲工作人員話泛民會大敗嘅,相信市民對『黑暴』好反感。」

獄中投票後罕有失眠

陳健民當時都不肯定市民對「反修例運動」的反應,但仍想投票,「能夠投得一票,我梗係投呢票啦,能夠撐民主派就撐民主派。」投票後他罕有失眠,「入到監得兩晚瞓唔著,第一晚喺入去嗰時未適應好,第二晚就係呢一晚」。凌晨三時就起床聽收音機新聞報道,香港投票率達71.23%,民主派獲得壓倒性勝利。

那夜囚倉很靜,囚友都呼呼大睡,只有陳健民一個心情興奮。翌日早上,囚友知道選舉結果,「大家都呆晒,無言以對咁樣,同囚嘅人好大衝擊。咦,點解我哋之前聽嘅嘢係咪錯晒?阿sir講啲嘢係咪錯?」陳健民最深刻印象有囚友說:「唔怪之得我條女話,唔好信電視啦!」

見香港情況 在台投票「唔會開心」

但陳健民當時沒有想過,那是他最後一次在香港投票,及後香港實施《國安法》、選舉制度被「完善」,他在 2021 年移居台灣,在2022年底獲批身分證,今年成為「首投族」,再次執起選票份外感觸,港人數十年爭取民主都拿不到普選一票,「呢度(民主)好似空氣咁樣,好感慨。」他說,在台灣當然會盡公民責任投票,但卻開不了心,「你見香港係咁嘅情況,點會投得開心,你唔會開心。」

說起移民政策,陳健民亦忍不住發聲。

陳健民分析,不少港人是「含淚投票」,即使不滿民進黨對港的移民政策,但因為兩岸議題,最終會倒向綠營。

作為台灣新移民和學者,陳健民希望結識不同陣營的人,了解台灣各種的意識形態。受訪前一晚飯局,他與藍、綠、白陣營的朋友同枱吃飯,最多苦水卻是曾經支持柯文哲競選台北市長的台灣文化人和學者,有大學校長席間為曾經支持柯文哲致歉。

不少港人「含淚」投綠營

台灣人「肉緊」選舉,在台港人亦不例外,「2019以後走過嚟嗰啲,基本上都無人係親中,都幾緊張覺得大家應該投一票。」但陳健民分析,不少港人是「含淚投票」,即使不滿民進黨對港的移民政策,但因為兩岸議題,最終會倒向綠營。

說起移民政策,陳健民亦忍不住發聲。他說,2019年後每年約萬名港人來台,基本上都是支持民進黨、唱好台灣的親善大使,亦有助推動台灣國際化、解決少子化問題。但每年只有約一成多人獲批身分證。他指,台灣想在國際社會得到更多民主國家支持,但實際行動卻影響說服力,「你點對待香港人,其實係影響台灣個國際形象。」國際媒體報道港人困境,亦不利台灣形象。陳健民少有說一句重話:「其實係好愚蠢。」

陳健民關心公民社會發展,他指出台灣公民社會表面很活躍,但作為制衡力量仍然面對資源不足的問題。

不少在台港人擔心今次選舉一旦政黨輪替,台灣就走向完全不同的道路。陳健民認為,台灣的民主不至那麼脆弱。他觀察台灣主流民意,都希望維持現狀,政治上與中國走得太近不會有市場,連國民黨副總統候選人趙少康在辯論時,亦要藉香港議題批評中國,「咁深藍都唔敢喺政治上拉得咁近。」加上中國近年面對經濟困難,台灣年輕人已不復2019年前「西進」中國尋求發展的熱潮。

台灣公民社會制衡力量不足

民主不只選舉投下一票,陳健民亦關心台灣公民社會的力量。他說,雖然2014年有太陽花學運阻擋「服貿」,但台灣公民社會制衡力量不足,其中一個問題是財政來源,若接受政府資助推動計劃,就會影響獨立性,但台灣民間捐款當中,有七成流入宗教團體,三成才是給NGO,捐予倡議性團體、人權組織、社運團體的份額更低。媒體亦面臨同樣情況,「媒體唔係藍就係綠,好容易邊個執政呢就收買你。」他認為《台蘋》結束營運帶來很大的影響。

陳健民坦言,台灣政府不鼓勵擁有居留證的人過多參與政治。

陳健民指出,不同社會的制度設計,都會影響新移民參與政治。以英國為例,BNO移民基本上享有同等公民權利,可在各級選舉投票,而且創辦一個NGO組織十分容易,只需十日就可以成立社企;相比之下,很多港人來台初期只有居留證,不具備投票權,而且成立一個NGO需要 30 個台灣永久居民並分佈住在台灣各地,申辦過程或長達半年。

陳健民坦言,台灣政府不鼓勵擁有居留證的人過多參與政治,「民進黨怕挑釁北京,好低度接納港人,不希望變反共基地……佢只係想,我盡咗道義責任,你喺度安頓就算。」他說,在台港人參與政治不容易,可循文化、傳媒、出版界別發揮影響力。而且香港人最有發聲資格,讓台灣了解如何應對中國,「不斷述說香港故事,令佢更加了解台灣個處境,知道應該點樣同中共打交道。」

訪問在約定45分鐘內要完結,陳健民起身離開辦公室,趕去接受一間國際媒體訪問。大選前夕,他在投票外,仍努力敘述香港和台灣的民主故事。

陳健民在台生活非常忙碌,在政大教授「中國當代社會」一科,亦做香港研究,大選期間抽空接受傳媒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