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台灣直擊|民防課程是怎樣的一課?

分享:

黑熊學院的民防課堂基礎課程一整天課堂中,包括另外三個項目教授現代軍事科普,亦有急救與基礎救護。

「美國在烏克蘭26個生物實驗室是冰山一角!」似是令人嘩然的橋段,卻在俄羅斯出兵烏克蘭時,相關說法在俄羅斯與中國的社交媒體廣傳,更甚是受到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2022年3月8日外交部記者會中的「加持」,稱「俄羅斯還在軍事行動中發現美國利用這些設施(烏克蘭的生物實驗室)開展生物軍事計劃」,他又稱美國國防部完全操控等。美國與烏克蘭官方其後分別公布,烏克蘭早在2005年加入美國的「生物安全威脅降低計劃」,旨在協助各參與國合作,及早發現一些或對外造成安全威脅的病原體,安全處理並封存,在烏實驗室完全由烏方控制。在2020年,美國駐烏克蘭大使館國防威脅降低辦公室主任在訪問中稱,十多年來,俄羅斯一直在散佈有關該計劃的虛假信息,來離間烏美關係。

然而,相關砌詞再次在大戰下死灰復燃,生物研究變生化武器,在部分事實基礎上,建構具爭議性的說法,以假亂真。在現時資訊爆炸的年代,人人都用社交媒體,資訊孰真孰假,對市民大眾實在難辨。這彷似是烏、俄、美三方的資訊戰,原來與中台亦息息相關。

專長是資訊安全的陳曼茹說,這些橋段主要在一些由中共操控的帳號在社交網絡中發布,借報道美國在烏克蘭遠東地區設生化武器實驗室,向觀看影片的人傳播疑美思想,當主流媒體指台灣政府向美軍購或與美國加深關係的新聞之類時,令民眾會認為政府「過度親美」,或在收到中國負面消息時,會以「美國也有做這種那種壞事」的說法應對,望做到平衡台灣人對中國的民望。陳曼茹指社交網絡不如新聞媒體對事實查證,就算發現才把影片下架亦已太遲,「因為這種頻道中共一天上架20幾個,一個月幾千隻影片」。對岸打的這場資訊戰,在她眼中就是一層層地剝開人的防禦盾。

學員在周末卸下上班族、學生、家庭主婦的身分,參與近年冒起的民防課程。

「現時有近10萬名人專門在對岸與我們為輿論『帶風向』。」黑熊學院的品牌經理黃庭安指,雖然不同社交媒體在近年亦有在政府要求下設立機制,防止不法之徒利用平台散播假消息,但負責人指惟一一個媒體是未被規管,那就是TikTok,即中國字節跳動公司經營的平台抖音的海外版。他指在過去的台灣大選,TikTok上出現不少攻擊民進黨的言論,現時台灣有近600萬名TikTok用戶,可見影響之大。「陰謀論是很危險且厲害的武器,在俄羅斯開打前經已在使用,用作抹黑政府、攻擊外國盟友,這亦料套用在台海局勢上,大陸會灌輸浪漫說法,如兩岸同胞都是黃河流域的後人等。」

「你知道最容易相信陰謀論的年齡群是甚麼?」陳曼茹問,聽眾鴉雀無聲,「是20至28歲。」全場嘩然,席間的年輕人亦非常錯愕,「因為他們最容易受攻擊,才最容易相信。中國的資訊戰最常便是以青年、基層為目標。」

認識資訊戰

這並不是一場世界元首的高峰會,或是網絡資訊的專業論壇,席間的人來自不同背景,有從美國返台的老夫婦、有學生、有陪同兒子到場的媽媽,但他們都有同一信念,便是來了解戰爭當前,如何自保。這個由黑熊學院舉辦的民防課堂,其中的一節課便是上有關資訊戰與認知的課題,33歲的參加者蔡先生指,「我覺得對中國的資訊戰,要好好裝備自己,如何分辨陰謀論、假信息,然後教身邊的朋友。」上了大半天課程,了解到台灣因地域結構,敵方士兵要登陸比較困難,不如烏克蘭跟俄羅斯的邊界相連,敵方可以長驅直入;大陸現有飛彈設備不論在數量與準繩度亦不足在短時間擊中全台灣約70多個戰略設施,「不會像一般民眾以為,一下子就會被打敗,然後我們只能投降而已」。蔡續說課程內容不但給予自己信心,亦是對台灣有信心能夠抵禦外敵。

33歲的參加者蔡先生說,課程內容不但給予自己信心,亦是對台灣有信心能夠抵禦外敵。

教授軍事科普、基礎救護

除了教授認知戰外,黑熊學院的民防課堂基礎課程這一整天課堂中,亦包括另外三個項目教授現代軍事科普,亦有實戰技巧,急救與基礎救護,更在最後一節要求參加者準備一個「走佬袋」,評估參加者的避難準備。黑熊學院自2021年起開始創立,2022年起舉辦相關課程,到目前定期在全台各縣市如台北、高雄等舉行課程,學費1000元台幣(折實約港幣250元),又會在每六個月舉辦一次實體演練,參加者扮演不同的角色,模擬遇上大規模受傷、群眾要截肢,突發情況應如何應變,亦有其他進階課程切合不同學員的需要。「我們希望當戰爭爆發,扮演後方支援的角色。」機構希望在3年內可以訓練到 300 萬人,即在現時台灣約2300萬人口中,即每七個人中便有一人是受過訓練,透過網上課程、手冊等,至 2023 年經已接觸到 50 萬人,6成參加學員為女性,大部分是媽媽。

「左手施力!」嬌小的女性一面抬着另一名女生的大腿邊喊,「一二三,你推,再湊近一點,」負責上肢的另一方拼命推着女生的背。他們在練習如何在危急關頭,以二人之力抱起傷者。負責上肢的女生雖然身形高挑,但費盡力氣,傷者的屁股亦舊緊貼地上,「我扛不起她了!」女生邊喘氣邊洩氣地說。是臂力問題?記者在旁一問,惹來三人失笑,「是太重了。」扮演傷者的友人隨即以凌厲的目光一射。在不遠處嗅到空氣有火藥味的助教,連步趕上,馬上指點,「是角度,支點太高。」

學員接受急救與基礎救護訓練。

另一小組31歲的王小姐相比起來,似是輕鬆完成練習,一頭清爽短髮的她亦直言,「我是女生,如果真的有戰爭,我也沒有那個能力去抵禦去做幫忙,但還是有很多我可以做的事情。」自己求學時期曾到過內地讀書,發現大家雖說着相同的語言,但價值觀卻很不一樣,加上在習近平的政權收緊下,她預計戰爭最可行的時間點是5至10年後,除不再打算踏足內地外,亦開始裝備自己,特別去上這課堂,是為了防避災難的練習,「不管是戰時、平時,或是地震,這亦可以幫到很多人。」王續說,「災難的演練很多是在以前教育被忽略的一塊,例如在防災演習,大家都是敷衍了事,做個表面,但這其實是很切身相關,對30多歲的我而言,是需要補課的東西。」

義務役由四個月延長至一年

國民黨政府遷至台灣後,曾一度在各學校全面實施軍訓,甚至由軍官教授,其後經過多次修訂與調整,到現時中小學推動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包含國家安全的重要性、全球與亞太區域與台灣安全情勢、國防政策的理念、國軍兵役制度、武器裝備等。但隨台海兩岸關係從實質軍事威脅逐漸緩和,兩岸關係演變成現時的暗湧與政治角力,校園內的軍訓練習開始被各學科取代,課堂流於形式。有台灣民眾分享讀書時期的經歷,軍訓課中有需要學生射擊預習與實作,即學會開槍的部分,但理論停留在課本上,到真正到打靶場時又因為時間有限,可能每人只獲10秒開槍,連如何正確持槍的訓練亦未有,遑論可以瞄準扣板。雖然全民國防教育在高中生教育階段為必修部分,但同時彈性開放給教科書或學校依需求自行規劃,王直言,「雖然我們上課是有國防課、軍訓課,但在我唸書的時候,是一個很升學主義的環境,所以這些課程會被挪動去成為其他課程。」

學員接受急救與基礎救護訓練。

課程中有教授如何使用止血帶。

按現時台灣的兵役法令規定,年齡屆19歲至36歲的男子,依法都需接受徵兵。這些被稱為「役男」的,一貫要進行體能、戰傷救護、模擬戰場實境抗壓訓練等基礎訓練,亦有手槍、步槍、迫擊炮等實彈射擊。

在近年台海關係再次緊張下,2021年被經濟學人雜誌稱台灣是「地表最危險的地方」,後有鑑於俄烏大戰,台灣政府開始審視國防政策,現任總統蔡英文在2022年底宣布國防改革,包括在剛剛1月1日起實施的國軍役期由原本義務役的四個月延長至一年,在剛過去的一月便有第一隊新制下的士兵入伍;今年國防總預算更創下歷史新高,達到 6068 億元台幣(約1512億港元);參考美國等先進國家的新式裝備操作、增加近戰訓練模式等,即將就任的總統賴清德亦已表明會強化國防力量,料台灣國防預算會增加。另外,在國防改革之中,亦首度討論民防系統,包括修訂《全民國防應變手冊》。記者翻閱最新《手冊》修訂版,內容圖文並茂整合一系列戰時資料,如「如何整理個人緊急避難包」,哪些地方有臨時水站、避難處;簡單的戰傷醫療急救、遇上核子武器處理;又介紹敵軍衣服,方便辨識,有可能發生等資訊戰等等。

31歲的王小姐求學時期曾到過內地讀書,發現跟內地人的價值觀很不一樣。

事實上,台灣在過去數年,民間亦浮現了不少自發創立,以民防為主的組織,由十數人到空地進行訓練,到較有組織,安排參加者上專家課程的機構亦有,當中較知明的有「壯闊台灣聯盟」、黑熊學院,後者更因為前聯電董事長曹興誠2022年9月宣布投入6億元台幣協助訓練300萬名「黑熊勇士」而受矚目。-這些課程大受歡迎,以黑熊學院為例,現時二月全台11場的活動已爆滿,只剩一場剩額,台北市三月的課程亦有不少售出,甚至有網民接示,「台北場不到兩分鐘就額滿,比兩分半鐘出血致命還要高。」市民自掏腰包來參與民防課程,惟這些課程實與《手冊》提到的範疇有大量重疊的地方,台灣官方說法無意給予這些機構補助,或是擴大課程。

76歲林先生是鮮有參加課程的長者,「這些活動應由政府來辦,應更重視跟民間合作,例如在每一個縣市都有這樣的課的話,便可以把民間裝備好。」在台灣土生土長,他經歷過戒嚴年代,生活在「間諜在身邊」,禍從口出會被關進監獄,年長後搬至美國生活,是次特地因兩岸關係回台投票,順道參加課程,「假如真的有戰事,要怎樣去反應,例如台灣有很多防空洞,在哪我亦不曉得,但這是很基本。」他這個早已移居的「牆外人」已提高兩岸局勢的警覺,但在台灣生活「牆內的人」似是未有防範,「我覺得大部份台灣人已經麻痺,一直在喊狼來了,喊久了大家就不會覺得有危險。」

主要防害急救部分

黑熊學院的黃庭安解釋,國防體系龐大,國防部員總額超過20萬人,預算編列和業務調整都需要時間,民間進行可以更快速更具彈性。俄烏大戰中烏克蘭冒起了不少志願部隊「國土防衛隊」,有很多人期許,黑熊學院亦同樣能脫離理論的層面。黃庭安強調,軍事方面都是由政府、國防單位來執行,台灣法規下民間單位亦無法取得制式武器來進行相關訓練,他們則集中在以民間防衛,主要是防害急救的部分,「我們台灣從1949年以來至今,大概維持了有70年左右的和平,雖然對岸的威脅是有的,但國內有五分之一人是覺得,特別是習近平執政以後,開始有防範;五分之三的人是三代都在很習慣這樣子的討論,所以雖然說國際感覺是好似越來越緊張,但大概都是這樣的感覺;有甚至五分之一的人覺得對岸其實是十分友善的,所以我們現階段是建議大家對對岸有正確的認知,不管是國防、軍力,以至緊急避難。」

台灣民眾在茶餘飯後的空檔上課裝備自己。

返回現實,對岸威脅從國家層面着手,但要龐大的國家機器動輒手指,似乎鵝行鴨步,「好像最近國防部的空襲警報,是由部門來協調民眾的下一步,是去找防空洞或是留在原地?」在1月9日的下午,全台灣人的手機都收到一則訊息,國防部發布國家級警報,內容為「中國於15:04發射衛星,已飛越南部上空,請民眾注意安全。」惟在同一訊息的英文版本,「衛星」一詞被譯成「Missile」,即飛彈,具攻擊性的武器。事件沒有造成大批民眾恐慌,但黃庭安說,「明顯地,假如國防能與民防雙管齊下,那民眾便會對指示更清晰,但事實又並非如此……」似乎剛過去的「衛星誤譯成飛彈事件」,不單是中英誤譯險成外交風波,背後揭示的是民間對兩岸戰爭的看法,又說明了執政者潛在要處理的問題。

面對未來由綠營掌旗的四年,台灣未來的說法滿天飛下,民眾在茶餘飯後的空檔上課裝備自己,掌權者有沒有受啟示,同時上一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