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台灣集會|近十萬人抗議立法院改革法案 港人上台發言

分享:

晚上八時半,現場人數明顯變多,青島東路自大會舞台的入口已經封閉,「只出不進」,大會人員呼籲參與集會人士往濟南路方向移動。至於忠孝西路一段人群也從行人路漸漸溢出馬路。現場也可見台灣人不少自發的行為,例如有人在青島東路口寫「謊國昌」的毛筆字,也有不同台灣地區的市民開始收集簽名,發起罷免該區立委的行動,包括基隆立偉謝國樑。

立法院於上午 11 時左右開始繼續審議《立法院職權行使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至中午休息為止僅通過四增訂條文之審議。約下午五時半,韓國瑜宣布,國民黨團提出延長動議,在現場立委無異議下通過,確定今日會議時間將延長至 12 時,韓國瑜隨後宣布繼續休息至晚上七時再恢復開會。晚上,大會宣布立法院外聚集的人數超過五萬人。

現場出現「小草」懺悔區

現場出現了「小草」懺悔區,部分字句寫上「窩頭兩次我該死」、「幸好喜歡他們時我沒有投票權」等字句。在集會現場不乏年輕的臉孔,有高中生因為「逃學」來到現場,怕被拍到拒絕接受訪問。就讀五專三年級(即高中三年級)18歲蘇蘇就向學校請假,早上九時許就到達集會現場。 她對於立法院國民黨團總召傅崐萁領銜提出「環島高速鐵路建設特別條例草案」、「國道六號東延花蓮建設特別條例草案」、「花東快速公路建設特別條例草案」逾兩兆元的預算法案最為不滿。

她說: 「全台灣所有2300萬人民的預算,一年的預算,如果我們要為了一個人立法,然後把我們所有的錢全部都給他,而且是從所有納稅人的口袋裡面硬生生的掏出兩兆給他,而且那個法案一點道理都沒有,打穿中央三脈不只有安全上的疑慮,更有國安的疑慮。」

18歲蘇蘇就向學校請假,早上九時許就到達集會現場。

早上9時,立法院外下起毛毛細雨,有逾百人穿上雨衣,在立法院外聚集。 亦有公民團相繼上台發言。民眾舉起「反黑箱 要民主」、「我藐視國會」、「台灣內政、人民作主」等標語,也高叫「沒有討論不是民主」等口號。 

立法院內舉行國是論壇,還未正式開始審議條文。國是論壇是中華民國立法院自 1994 年開始,在立法院會早上實施的常設議程。每位立法委員,可登記發言,每人有三分鐘的時間,發言範圍不受限制,可與議案無關或與登記議題無關。這使得立委們能夠反映時事、民意,並對政府部門提出批評和建議。而發言順序在當日早上抽籤決定。

早上約10時,立法院正式召開會議,韓國瑜報告安排採用日前備受爭議的不記名「舉手表決」方式進行會議表決,民進黨團在議會內大喊口號抗議。韓國瑜表示,議會內太「紛亂」,隨即宣布休會五分鐘。

76歲的舒女士(化名)表示,自己是中間選民,在服貿協議之後,就對國民黨反感。

港人「赴湯杜火」湯偉雄上台發言

大會在早上10時半宣布,現場人數已經從青島東路溢出中山南路,現場已經有逾千人聚集。曾被控暴動「赴湯杜火」湯偉雄上台發言分享,指自己是因為追尋自由來到台灣,指「哪裡有不公義的事情,哪裡就會由人民站出來」、「沒有民主就沒有飯吃」。他又提及香港立法會也有通過很多不公的議案,泛民主派被取消資格等,認為要保護台灣的民主自由,帶領群眾喊「Fight for freedom,stand with taiwan」。

湯偉雄對台灣即使有民主選舉,但仍然需要上街感到十分感概。他指出,台灣的決心和爆發力,與香港的情況有很大的不同。在香港 2019 的社會運動中,示威者不惜一切代價阻止法案通過,但在台灣,即使法案三讀通過,也有憲制法庭和總統的行政命令,可以制衡法案,因此台灣的示威者,並沒有那種一定要阻止會議進行、一定要讓法案無法通過的感覺,集會目的更像是民意的展示。他認爲,作為香港人,在這場運動能夠發揮一個「陪伴者」或者「記錄者」的角色。「我們都是因為民主價值,即使去到不同的地, 我們和他們的人民站在一起,去堅守共同價值,而這個價值不會因為你有沒有身分而改變的。」

大會在早上宣布,現場已經有 7000 人聚集,人群已經溢出青島東路。大會在青島東路旁的濟南路一段也有設置大會舞台。中午時已經有數百人聚集在濟南路一段。集會現場人群不是大叫「沒有討論 不是民主」等口號,也有人在現場派發百合花,象徵 90 年代台灣另一場新民主運動「野百合運動」。濟南教會外也有設置物資站,並想集會人士派飯食物和水等物資。 

17歲的高中生李同學,因看到台北的高中自發前往集會,所以特地向學校請假,從新竹來台北參與集會。他說,父母曾經質疑他「是否被民進黨洗腦」,但他強調,集會是為了捍衛台灣的民主,為了整體國家的利益,而不應與政黨、政府或政治人物掛勾。他也留意到,社群媒體上有許多高中生請假參與現場活動,相信有不少學生團隊與他一樣積極參與。

身邊有「小草」「拔草」

同行也是高中生 17 歲的小希,也特地向學校請假,從宜蘭到台北參與集會。她對於藐視國會罪特別感到憂慮。她擔心,立法院若有權要求個人出席聽證會並強制其回答問題,包括商業機密的內容等,外資在考慮來台灣經營時,會因為可能被召至立法院,商業機密或遭到披露,而產生疑慮。小希也提及,身邊有支持民眾黨的「小草」,繳了兩年黨費,但經過這次立法院的事件後就「拔草」了。 

有台中的長者,自發今早乘坐巴士來到台北參與集會。76歲的舒女士(化名)表示,自己是中間選民,曾經票投國民黨馬英九,但在服貿協議之後,就對國民黨反感,並有參與十年前的太陽花運動。她認為,這次台灣立法院通過的條文,不合乎民主精神的程序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