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周庭流亡|被寫悔過書、遊深圳換取回護照? 大律師質疑法理依據

分享:

相關報道:

周庭流亡|赴加升學三個月 撰文憶被寫悔過書、赴深圳換回護照 「我決定,不回去報到了」

有不願具名的大律師指出,根據《刑事訴訟程序條例》 9D 第 2 條,作出的保釋條件是為了確保:獲准保釋的人不會不按照法庭的指定歸押;或不會在保釋期間犯罪;或不干擾證人或破壞或妨礙司法公正。此外,條例的第 3 條指出,法庭可為確保該人會按照法庭的指定歸押的目的,規定條件為須由擔保人作出保釋擔保。

該大律師指,保釋條件一定與上述目的掛鈎,質疑「寫悔過書同埋被旅行又係 serve (服務)邊個目的呢?」他又說,即使根據國安法,包括實施細則,上述做法都是沒有法理依據。他同時擔心,日後警方會將保釋條件收得更緊,擔心其他人若有需要出國,將沒法取回護照。

湯家驊:可能是我孤陋寡聞

對於要求保釋者回到內地一日遊,並以此作為保釋條件及取回護照,行會成員、資深大律師湯家驊今早在商業電台節目中坦言未聽過,稱「可能是我孤陋寡聞」。湯家驊解釋,保釋條件可由被捕者及警方經由協商,及在雙方同意下便可改變:「呢個我又覺得佢唔係被要求去做一啲犯法嘅嘢或者係佢冇能力做到嘅嘢,如果佢講嘅事實係真實,都是視乎佢自己同唔同意。」

湯家驊說,如周庭不同意保釋條件,可再向法庭申請:「如果不服咪去法庭申請,要求法庭重新訂下保釋條件,警方或律政司都有權反對,甚至即時還柙都可以。」湯又同意,警方要求保釋者完成不同事項是酌情的行政手段,而現時周庭同意條件後又宣布離港,屬「棄保潛逃」,稱周庭有機會被通輯。至於這些擔保條件會否記錄在案,湯家驊說要視乎協商程度為何,也視乎周庭是否可繼續獲擔保到外國、會否被落案起訴,或是保留記錄。

不過,該不願具名的大律師稱「沒聽過這說法」,指出保釋條件必定需「白紙黑字」:「唔係點跟進你有冇遵守呢?」他又說,雖理論上是「雙方同意」,但一般來說都是由警方或控方主導提出要求。

周庭發佈逾二千字長文後,警方今早以約 300 字聲明譴責「該女子」公然挑戰法紀,呼籲對方懸崖勒馬,「不要選擇走一條不歸的路,一生背負『逃犯』之名。」不過,警方聲明則未有回應對於周庭在文中提及的細節是否屬實,警方今回覆《集誌社》時,只著記者參考新聞公布。

被問到警方可否就國安法的保釋提供更多資料或解說時,湯家驊認為,警方在政治敏感的事上可再清楚一點,形容如此對大家、對社會都有好處:「只聽當事人的一面之詞,可能佢有偏見,或誇大咗少少嘢,咁對於香港人進一步了解國安法冇乜幫助,甚至會是有誤解。」

《集誌社》翻查資料,根據香港國安法的「實施細則」,有關交出旅行證件的內容,提及發還證件的程序,當中提到,被交出旅行證件的人,「可隨時以書面向警務處處長或裁判官」申請發還,每次申請都要書面陳述理由。「只有在警務處處長或裁判官經顧及整體情況後」,信納拒絕批准,「會對申請人造成不合理困苦」的情況下,方可批准該類申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