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囚權|太平紳士巡查和投訴數字 創歷年新低 轉介懲教投訴無一獲處理或證實

分享:

行政署日前(25日)發表《太平紳士年報 2022》,去年太平紳士巡視次數為 398 次,接獲投訴數字為 42 宗,是歷年新低。投訴個案多數(20 宗)轉介懲教署調查,但全數未獲進一步處理、或終止調查。翻查資料,懲教署處理投訴的組別,主要由懲教署人員組成。有曾服刑人士和太平紳士認為,囚友擔心被追究致投訴愈來愈少;加上太平紳士權力薄弱、無獨立調查,投訴機制效果成疑,巡視制度只屬聊勝於無。

懲教署回覆強調,現時有充足的渠道供在囚人士作出投訴,相關的機制行之有效。

一年 42 宗投訴 歷來最少

行政署自 1999 年起發表《太平紳士年報》,行政署上周五公布最新一份年報,2022 年太平紳士巡視監獄、羈留中心、醫院及羈留院、或感化院舍等院所次數,為 398 次,較 2021 年的 475 次少 16%。而太平紳士在這些院所,接獲 42 宗被扣留者的投訴,較 2021 年 108 宗跌逾六成,巡視次數和投訴數目皆是 1999 年來最少。

行政署指因應疫情,太平紳士自 2020 年一月至 2023 年四月,暫停巡視懲教署轄下羈留病房、醫管局、衞生署、民政總署及社署轄下院所。不過,換算太平紳士接獲投訴和巡視次數的比例,每次巡視只有 0.11 宗投訴;比例同是 1999 年來最低,反映投訴數字下跌幅度,較巡視次數下跌幅度更大。

集誌社檔案:太平紳士巡視計劃
截至去年 12 月 31 日,本港共有 303 名官守太平紳士,及 1,520 名非官守太平紳士,他們可巡視羈押院所或探訪被扣留者。法定巡視的院所,不只限於懲教院所,還有醫管局轄下的醫院、廉政公署扣留中心、入境處羈留中心、保良局院所、衛生署轄下的戒毒所、社署轄下的福利院所。去年 398 次巡視和 42 宗投訴,是包括上述所有院所;至於巡視懲教署院所次數和投訴數目,則各佔其中 342 次和 37 宗。

根據太平紳士巡視計劃,巡視均無預告,院所不會預先知道巡視的確實日期和時間。太平紳士到達懲教院所後,通常會聽取職員簡介院所概況,或與提出要求的在囚人士會見。太平紳士有機會見到院所內所有在囚人士, 並可與他們交談。巡院太平紳士可親自調查院所被羈留者/住院者 /被扣留者提出的投訴, 例如要求院所職員提供背景資料,以及查閱相關記錄及文件,又或把投訴轉介有關院所調查。

廿宗轉介懲教投訴調查 無一獲處理或證實

去年太平紳士在各院所收到 42 宗投訴個案,包括 37 宗來自懲教署院所、五宗來自入境事務處羈留中心,其中有八宗獲太平紳士指示「無須採取進一步行動」。其餘 34 宗跟進個案中,有 20 宗轉介懲教署投訴調查組、兩宗轉介其他政府部門處理、 12 宗在採取改善措施或向投訴人解釋後得到解決。

在轉介予懲教署調查的 20 宗個案中,有11 宗個案,因「投訴人拒絕提供資料、或沒有向投訴調查組作出投訴」,未獲進一步處理;九宗個案,調查結論為「無法證實」、「終止調查」、或「並無過錯」,當中有兩宗個案投訴人曾上訴,但最終一宗撤回、一宗被駁回。

調查投訴、審核調查 均由懲教署人員組成 

根據年報,在囚人士的投訴,一般會轉介懲教署「投訴調查組」作調查。翻查資料,負責調查的「投訴調查組」、審核調查的「投訴委員會」,主要由懲教署人員組成。

懲教署網頁顯示,投訴調查組是由「懲教署署長委任的獨立組別」,在 18 周內完成調查工作,但未有詳細介紹調查組如何組成。而翻查政府電話簿,該組別成員均是懲教署人員,包括監督、總懲教主任和高級懲教主任等。懲教署又指,「為作出監察與制衡」,調查結果會由投訴委員會審核,該委員會主席是懲教署政務秘書,成員包括懲教署專職教士、助理署長、以及其他懲教署高級人員。

至於懲教署的「上訴委員會」,會負責針對調查結果的上訴、作最終決定。有關委員會由懲教署副署長出任主席,由熟悉懲教署運作的社會人士擔任的非官方委員組成,包括太平紳士和宗教人士。

過去五年 233 宗涉懲教調查 139 宗撤回、64 宗不成立或終止調查

翻查 2018 年至 2022 年的太平紳士年報,合共接獲 587 宗投訴,當中有 233 宗投訴轉介給懲教署投訴調查組,其中有 139 宗因「投訴人撤回」等原因,無法採取進一步行動;64 宗調查後證實不成立或停止調查; 30 宗則由管理層跟進解決。

自 1997 年起擔任非官守太平紳士的前立法會議員劉慧卿,每年也會巡視監獄,她表示囚友擔心投訴後,會被懲教署人員追究,致投訴愈來愈少。她認為署方應澄清、保障投訴者權益,給予囚友投訴的信心。她又說,太平紳士所謂「突擊巡視」,是由政府安排車輛接送,或讓署方事先知悉巡視,質疑並不算突擊、影響巡視成效。

劉慧卿說,太平紳士不能進監獄蒐證、無調查權,也不能傳召囚友,權力薄弱;投訴須轉介懲教署跟進,然而懲教署處理投訴和調查,皆無獨立第三方參與,「都係自己人查自己人」,她認為應由獨立機構或人士調查投訴。

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郭偉強就認為,香港較重視監獄環境,管理經驗愈來愈豐富,因此有效投訴愈來愈少也合理。至於巡視次數減少,他認為跟疫情有關,社會復常後相信會回復以往水平。他又指投訴之後會「開File」(記錄),部門會更重視、不認為會有秋後算帳,但認同要避免相關情況,希望署方接投訴後盡快改善,同時避免投訴機制被濫用。

社運人士:囚友擔心「舉爬」有後果

曾因社運案件數次入獄的社民連黃浩銘指,據他在囚期間的觀察,非所有太平紳士也盡責巡視,很多時「行一圈便算」,沒了解囚友真正面對的問題,亦不會持續跟進個案。他認為,投訴數字長年低企,是因獄中的文化、囚友擔心「舉爬(舉手投訴)有後果」,令有冤者不敢申訴;而投訴是否成立,最終決定權也在懲教署,囚友如非「逼到埋牆角」也寧願不投訴。

《集誌社》向懲教署查詢,如何回應投訴數目大跌、引入獨立調查投訴建議、會否保障投訴者的私隱等等。懲教署回覆時強調,現時有充足的渠道供在囚人士作出投訴,相關的機制亦行之有效。

署方表示,在囚人士如對在囚期間的待遇有所不滿,可透過多個渠道作出申訴。署內方面,可向院所管方、向巡視的懲教署總部首長級人員,或懲教署投訴調查組投訴。署外而言,在囚人士可以書面向立法會議員、申訴專員、法定機構、其他執法部門、政府政策局等投訴。他們亦可直接向突撃巡視的巡獄太平紳士求助或投訴;在囚人士亦可透過探訪,例如家屬及律師探訪等,要求探訪者代為投訴。

集誌社檔案:太平紳士曾去信爭取退熱貼
前立法會議員劉慧卿以太平紳士身分,在今年六月及七月兩度去信懲教署,關注監獄炎熱及散熱設備問題,獲懲教署署理助理署長回覆。署方回信指,自 2020 年至今,署方已在各懲教院所加裝和更換約 2,300 部風扇,現時共有超過 15,000 部不同類型風扇安裝於各院所不同位置;署方在各院所囚室內,安裝逾 1,600 部滾筒扇;所有懲教院所飯堂及吸煙間已安裝性能良好的抽風系統。

另外,赤柱監獄已更換 1,000 道新閘門以改善通風、正推展在院所建築物上蓋塗上隔熱油漆、在不同區域安裝濕黑球溫度監察器、參考勞工處《預防工作時中暑指引》休息安排等。劉慧卿提出引入退熱貼,署方表示曾進行可行性研究,但退熱貼可在「不當使用」下「引致健康及保安風險」,遂擱置考慮該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