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圖輯|再見兼善里 寫揮春 製燈籠 送別「家園」

分享:

「頭先搭了棚、掛了燈、拉埋呢塊大字,係咁上吓啦!」順叔家住兼善里一個唐六樓的劏房,本身任職地盤工人的他,對裝修很在行。周日(4 日)早上,他與街坊合力先用搭棚的方式,用膠水管架在兩條燈柱中間,然後將紅繩編成網,之後再將其他街坊製作的利是燈籠掛上去。「大家齊心合力,識做啲咩有幫手咪OK!」

「香港人情味比大陸好」

順叔約六至七年前從內地來港,一到港就居住在兼善里。起初他住進來時未有義工隊,但約三 年多前,街坊在明愛基層組織發展計劃下組成義工隊,順叔便加入。這幾年,順叔覺得兼善里和睦、齊整、及團結,「香港人情味比大陸好,大陸人有戒心,香港問個路都講得好詳細!」

周日中午,兼善里兩旁大部分店舖都關了鐵閘。部分因被市建局收購,有部分則是未開舖的餐廳。這條兩旁有 21 幢唐樓的窄巷,住了超過 3100 人。不過,隨著這地方重建在即,部分街坊已遷出。談到重建,穿著印有「兼善里」風褸的順叔聲稱,他沒太多不捨,「天下無不散之延席,政府一聲令下,你唔走都要走。」他說大家有電話,有心就可以隨時飲茶見面。

負責寫揮春的阿鵬,一撇一捺、一橫一棟,寫下了「食極唔肥」,將大字贈送給一直協助街坊的社工。阿鵬笑說,小時候學毛筆,長大後因工作而荒廢,及至近年要寫揮春才重拾寫字樂趣。

阿鵬在兼善里居住十多年,重建的消息公布後,他加入兼善里街坊關注組,關心重建後的街坊去向,及兼善里的地區發展。阿鵬認為,市建局由公佈重建到安置街坊「欠了速度」:近日業主完成賣樓,正在申請公屋的他暫未獲安置,阿鵬要到朋友家暫住。可阿鵬看得開,因好處是街坊可有更多時間共聚,「之後過埋聖誕,就諗過唔過到新年,之後再睇可唔可以過埋端午節,有個咁嘅期盼喺到。」

阿鵬自我介紹時說,「我係大『鵬』展翅個『鵬』,喺到都『勉強展到』,但以後但展唔到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