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圖輯|外送車手賢仔的故事 被Zeek拖欠薪金 轉行揸的士

分享:

CCW攝

揸的士揾食之餘,賢仔沒忘記為自己和其他被拖欠薪金的打工仔爭取權益。去年 6 月 28 日,賢仔到勞工處薪酬保障科申請「破產欠薪保障基金(破欠基金)」,然而,處方以賢仔「未能證明申請是在最後工作日的六個月内提出」 為由,拒絕申請,八萬元欠薪「凍過水」。

破欠基金為無力償債款項的僱主,向合資格的僱員以特惠款項形式墊支欠薪、代通知金、遣散費等款項。賢仔引述,基金申領文件要求工友填寫「最後送遞配送單」、及「最後上線」兩項日期,他在上述欄目分別填上 2022 年 12 月中,及同月 31 日。

劉貳龍攝

賢仔去年 12 月底接獲勞工處回覆,稱其破欠基金申請不獲批,處方在信中引用《破產欠薪保障條例》(「條例」),指申請人需在「服務的最後一天之後的六個月」內提出申請,又稱因賢仔未能證明其申請是在相關期限內提出,故未能批准該宗申請。

「究竟破欠基金對於『最後服務日』嘅定義係咩,公司到依家都冇正式解僱我,究竟我哋點樣先可以追返啲糧?」「很老實講,其實我對於討回這筆錢已經沒什麼信心,但攞得都係一蚊得一蚊」對於獲取欠薪,賢仔直言信心不大,但仍希望勞工處或政府交代清楚「最後服務日」的定義。

劉貳龍攝

劉貳龍攝

劉貳龍攝

劉貳龍攝

劉貳龍攝

劉貳龍攝

相關報道:

Zeek欠薪案|計上線?計接單? 「最後服務日」定義不清晰 影響員工申破欠

逆權車手1|送遞員「表姐」入稟追薪記 奪回僱員身分

逆權車手2|遇車禍重創沒勞保 感恩活著 立志為外賣員爭權益

集誌背後|外賣車手的辛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