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圖輯|為盲人製拐杖26年 失明廠東被迫遷後 嘆難敵貴租

分享:

78 歲的盲人拐杖製作師黎水根,三歲起失明,他的世界,是一片黑蒙蒙,「對我來說,開不開燈也是一樣。」80年代,他在盲人工廠學藝,一邊做政府接線生,一邊在工餘時間製作盲人拐杖。直到 1997 年,他便全職生產盲人拐杖,至今已是 26 年。

「因為我是盲人,我知道大家需要什麼,我很想幫助自己的社群。」黎水根對盲人拐杖的規格十分執著,長度要剛好到心口,否則很容易弄到別人,或難以探路。一支拐杖由四支或六支短杆接駁而成,方便摺起收藏。他用槌把杆與杆之間的接駁口打成適合的尺寸,再用尼龍繩穿起短杆,以防鬆脫;嵌好拐杖膠頭、造好手柄,他不用十分鐘便造好一支盲人拐杖,一支售約 120 元。

不過,這門手藝恐怕要失傳。黎水根自 2013 年起租用火炭穗輝工廠大廈一個約 400 尺單位,月租4000 多元,直至去年房委會收回該工廠大廈,黎水根需要遷出。他說,政府未為他安排容身之處,僅提供屯門四十個單位,給過千個遷出戶投標。他概嘆,無力競爭。

於是,他在火炭另一個工廠大廈,租了一個 200 多尺的單位,月租 7000 多元,他直言長此下去便難以經營。搬遷之後,也要重新認路。黎水根摸著路走到新單位,裡面放著一箱箱盲人拐杖,他避過雜物,坐在桌子的旁邊,桌上有一支支短杆,也擺了槌、砧板、繩,開始做起拐杖。

78 歲未言休,只因對失明社群的關愛,他說「盲公竹」如失明人的眼睛,用以探路,也給他安全感,「如果沒有它,我便不敢外出。」他對於遷出舊址感到傷心,現只希望政府能更「人性化」,作出適合安置安排,使他可繼續經營盲人拐杖。

攝影:梁文熙、文字:廖俊升

78 歲的失明人黎水根,製作盲人拐杖超過 20 年。他原本租用火炭穗輝工廠單位作辦公室,但工廈去年被房署收回重建,今遷至同區另一三廈單位,但單位面積減半,租金卻由約4000加至7000元。

在黎水根的工廈辦公室裡,擺滿了製作盲人拐杖的器具。

黎水根自 3 歲起雙目完全失明,他用?刀開箱時,顯得十分純熟,無絲毫擔心?傷。
黎水根自 3 歲起雙目完全失明,他用?刀開箱時,顯得十分純熟,無絲毫擔心?傷。
黎水根的辦公室裡有一塊砧板,上面滿是拐杖杆的印。一支拐杖由四或六支短杆接駁組成,接駁口有時大小不一,於是他會在接駁口套上一個模,然後放在砧板上,用槌打成合適的尺寸,以把各支杆接上。
黎水根的辦公室裡有一塊砧板,上面滿是拐杖杆的印。一支拐杖由四或六支短杆接駁組成,接駁口有時大小不一,於是他會在接駁口套上一個模,然後放在砧板上,用槌打成合適的尺寸,以把各支杆接上。
這個 200 呎的工廈辦公室,擺滿了黎水根出品,一箱箱盲人拐杖,部分出口至東南亞。
這個 200 呎的工廈辦公室,擺滿了黎水根出品,一箱箱盲人拐杖,部分出口至東南亞。
盲人拐杖由四支或六支杆接駁而成,用橡筋穿起。黎水根說,拐杖的長度十分講究,應達心口位置,過長則容易弄到別人,太短就難探路,特別是上落樓梯。
盲人拐杖由四支或六支杆接駁而成,用橡筋穿起。黎水根說,拐杖的長度十分講究,應達心口位置,過長則容易弄到別人,太短就難探路,特別是上落樓梯。
黎水根的辦公室有幾塊盲人點字板,這是盲人用文字溝通的主要媒介,黎水根點字時表現熟練。
黎水根的辦公室有幾塊盲人點字板,這是盲人用文字溝通的主要媒介,黎水根點字時表現熟練。
黎水根製作盲人拐杖,拿起槌子把杆的接駁口打成合適的尺寸,以把各支杆接上。
黎水根製作盲人拐杖,拿起槌子把杆的接駁口打成合適的尺寸,以把各支杆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