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圖輯|牛媽日記 

分享:

當日早上,牛媽駕車到貝澳的巴士站接載記者。

她的車尾廂有分裝好的馬草,方便供牛隻食用,因此車廂內有點鮮草味。

由於水牛群集中地的濕地的水深可及腰,牛媽穿上及膝水鞋,方便進入有水的地方尋牛。

牛媽解釋,牛王具領域意識,也需要靠與其他牛公打架而「霸地盤」,吸引牛群,包括牛女追隨。

為保持牛王在該領域的地位,牛媽幾乎每日都會餵牛王。現時快將入冬,牛媽都開始以馬草餵牛了。

牛媽很熟悉水牛群的集中地,一行三人抵達貝澳沙灘進去的羅屋村濕地,已有牛隻走近牛媽,當中一隻「牛王」『唔過路』,為接近牛媽,走到不屬於牠的領地,牛媽向「唔過路,唔嚟呢邊,媽媽今朝餵咗你,冇嘢食啦!」牛媽如此,是為防「唔過路」與另一牛王「古佬」打架。如是者,牛媽一直拿著樹枝,作勢要水牛離開,然後我們再往濕地內部走,嘗試接觸母女「車女」。

「車女」是其中一頭或要面臨絕育手術的母牛。

走到草地頗入的位置,我們才見到「車女」。牛媽一到埗,邊摸著車女的頭,邊對牠說,「有人來探你呀,做咩跟住媽媽,唔跟住車車?」車女親人,也喜歡被摸,可是牛媽說,牠在牛群不太受歡迎,大概是因為牠是唯一一隻未絕育的母牛,牠回到母牛群,其他牛會因為牠的氣味與別不同而排斥,甚至傷害牠。車女現時四歲多,有一個七個月大的牛女寶寶「車車」。不過牛媽說,車車大抵不太喜歡跟著母親。

我們隨後再乘車,到另一條村探望另一成年牛女「呠呠」。尋找「呠呠」較為費時,當時牠與牛王丈夫「長面」、及其母、其三個月大的牛女及其姐姐一家五口在樹陰坐著休息。這一家人相較不那般親人,牛王「長面」甚至會噴一噴氣,展示牠並不喜歡牛媽。但縱使他們一家不算平易近人,牛媽仍為檢查有沒有傷口,見到傷口就為牠們噴上藥物,希望牠們能早日康復。

兩條村一共約有50頭牛,牛媽十分清楚每頭牛的脾性,因她照顧這些水牛已有 18 年。牛媽最初照顧牛,因有一隻弄斷腳的牛拖着斷腳來到她家門前,這隻跛腳牛未斷腳前,曾吃掉她在村屋外所中的植物,令她一度不喜歡牛。不過,後來見到這跛腳牛,牛媽便設法照顧牠,為跛腳牛安排手術,以及術後護理。由於牛媽曾向跛腳牛承諾,若牠能捱過這一關,便照顧牠一世,牛媽往後信守承諾,順道也照顧了貝澳的牛群。

現時,牛媽的家中有一大板馬草。

她和家中外傭每日都會將番薯葉一扎一扎綑好,方便每日餵牛。

她家可謂是牛的「糧倉」。

說回母牛絕育事件,牛媽認為,今次漁護署的做法,算是超過她的底線,揚言現時是與漁護署「擘面」。

牛媽解釋,本來這麼多牛被絕育,小牛的出生率已很低,即使絕育後,兩村仍有未成年牛女,牛媽都擔心牛女若死亡,會令牛群完全絕後。

牛媽認為,在香港進行動物福利的工作並不容易,單單是貝澳,已有很多村民對牛不友善,小則向漁護署投訴牛群滋擾、嚴重者更會主動傷害牛群。

這 18 年來,牛媽見過的傷勢有很多種,見識過有村村民放狗咬牛,也見過有牛的背部被鐵通插穿,令牛隻背部有一個圓形且流血的洞。

牛媽嘆,港人的動物福利意識不足,而水牛附近的濕地也因為大嶼山近年的發展而越縮越細,認為這絕對不是一個動物友善的城市,也認為動物福利較十多、二十年前更為退步。其實牛媽所期望的,只是一個人牛可以和平共融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