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圖輯|虎地坳村災民憶爬窗逃生 雨災後衞生環境惡劣 長者難清理

分享:

「我所有家當都冇晒,連底褲都冇得換。」70 歲的黃老太,一開口談到受災情況,便不停抹淚。她與兒子一家四口居住在上水虎地坳村的寮屋。

上周四(7日)晚,下著世紀暴雨,原本正睡覺的黃老太未有為意,但大約在凌晨一時許,她被住在隔壁的兒子叫醒,著她趕快離開。只是過了約 15 分鐘,水位便由其腳眼升至心口位置,黃老太只能拿著身份證,然後爬窗離開,並摸黑扶著身邊的物件,到地勢較高的鄰居家中暫避。當時,黃老太全身濕透,需由鄰居暫借衣物替換。

憶起這段經歷,黃老太現時仍心有餘悸,她不斷以手由腳眼比劃至心口、做出扶著物件逃亡的動作,情緒激動,不時落淚。

不過,更困擾黃老太的,是不見盡頭的善後工作。黃老太的寮屋位處魚塘旁邊,家中所有物件、家當、電器,甚至現金儲蓄,都被魚塘的污水淹浸。《集誌社》記者中午進到屋內,屋內有酸臭味,客廳、房間的大部分物件已被搬走,但地上仍有少量污水,及有白色的蛆蟲;房屋的廁所未及清理,整個廁所都是泥濘。黃老太的兒子不停從屋內搬出物資棄置。

除黃老太一家外,虎地坳村其他村民同樣受災。村民憶述,位處地坳較高、較接近虎地坳道的房屋,暴雨時水深最高及腰;再往內走、較接近梧桐河道的的寮屋,被水淹浸的情況就愈來愈嚴重 — 有水深及頸、有房屋完全被水淹過,村民都只能到地勢較高的鄰居家中暫避。多名虎地坳村的村民表示,當晚致電 999 ,無人接聽,有村民要破門而入營救長者。

攝影:劉貳龍、文字:陳萃屏

黃老太的兒子正搬走寮屋中浸壞的傢具,兩旁的雜物全部都從家中搬出來。

虎地坳村村民鄧太的家水浸約一米,家中幾乎所有電器都浸壞,鄧太正忙於清潔家居。

黃老太家中的廁所,滿地泥濘,家中有股強烈的酸臭味,地上有白色的蛆蟲。

黃老太的女兒將家中的衣物,當作地布吸走污水,佢雙腳包起防水鞋套;她早兩日雙腳因長期接觸污水,皮膚感不適。

家中環境翳焗,鄧太清理時大汗淋漓,不時抹汗。

黃老太兒子家的床被浸壞,師傅上門為其家中裝床。

黃老太的臥室雜物滿佈一地。

鄧先生正晾乾被浸衣物,屋內的電器全被浸壞。

黃老太與記者分享時,不時激動落淚。

虎地坳村另一戶村民黃先生住在隔壁,當晚為營救 90 歲的母親,打破家中大門,再送她到地勢較高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