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圖輯|記從白俄羅斯流亡、倒戈的戰士

分享:

「真正的權力,我們日日夜夜為之奮戰的權力,不是控制事物的權力,而是控制人的權力。」《一九八四》

在俄烏戰中,世界多國都是站在「被入侵者」的那邊,由2022年2月開打至今年四月,單是美國已發放約 700 億歐元(約5900億港元)的人道物資、武器、財政支援,歐盟等多國又向俄羅斯發動制裁,當連俄羅斯的盟友中國亦未有高調表態支持「特別軍事行動」,惟有一國對他「不離不棄」,那就是白俄羅斯。白俄羅斯一直與俄羅斯抱着友好關係,總統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聲稱沒有「直接參與」「特別軍事行動」,又任由俄羅斯坦克駛入自己的國土進行「軍演」。鄰近白俄羅斯邊境的波蘭,其總統在 8 月 22 日證實俄羅斯向白俄羅斯輸送短程核武,亦擔心戰事蔓延,派發更多士兵駐守戒備;立陶宛共和國亦封閉兩個與白俄羅斯的關口。就此,白俄羅斯雖不是主謀但亦變共犯,為了「盟友」、「鄰居」而被孤立,但非所有白俄羅斯人亦想與世界為敵。

有白俄羅斯人默默地來到烏克蘭參戰,以行動與國家唱反調,當中有不少曾參與2020年反政府示威。三年前拿起球棒、舉起橫額,現時拿起槍枝;三年前在瀰漫催淚彈的煙霧中,今天他們在槍林彈雨下,壓上生命,為了打破外界視白俄羅斯為俄羅斯的親密鄰居、「普京的幌子」的印象。獨立記者陳彥婷與他們見面,談到他們的身分認同、如何從失敗的經驗站起來,烏克蘭的戰爭對白俄羅斯未來的啟示又是什麼。

撰文、攝影:獨立記者陳彥婷

不少在白俄羅斯兵團內的士兵未曾有作戰經驗,需重頭學起。( 攝影:獨立記者陳彥婷)
不少在白俄羅斯兵團內的士兵未曾有作戰經驗,需重頭學起。
Dasha批評仍留在白俄羅斯的所有人都是懦夫,口說得硬,但她包上頭巾,戴上太陽眼鏡,戲言自己像極恐怖分子,實是不想連累仍在國內的家人與朋友。( 攝影:獨立記者陳彥婷)
Dasha批評仍留在白俄羅斯的所有人都是懦夫,口說得硬,但她包上頭巾,戴上太陽眼鏡,戲言自己像極恐怖分子,實是不想連累仍在國內的家人與朋友。(攝影:獨立記者陳彥婷)
Ginger表示一開始參戰是想幫助烏克蘭,但現時覺得這一役後可幫助白俄羅斯。( 攝影:獨立記者陳彥婷)
Ginger表示一開始參戰是想幫助烏克蘭,但現時覺得這一役後可幫助白俄羅斯。( 攝影:獨立記者陳彥婷)
Ginger指自己參與2020年示威後,逃走到市外的鄉村,但諷刺的是,看見那些村民向那些警察獻花這一幕,心如刀割,淚從臉滑下。(攝影:獨立記者陳彥婷)
Ginger指自己參與2020年示威後,逃走到市外的鄉村,但諷刺的是,看見那些村民向那些警察獻花這一幕,心如刀割,淚從臉滑下。(攝影:獨立記者陳彥婷)
視自己為白俄羅斯人,Ginger指一開始來烏克蘭參軍都是以俄羅斯語溝通,後來開始說白俄羅斯語,又在閒時閱讀白俄羅斯的書藉。 (攝影:獨立記者陳彥婷)
視自己為白俄羅斯人,Ginger指一開始來烏克蘭參軍都是以俄羅斯語溝通,後來開始說白俄羅斯語,又在閒時閱讀白俄羅斯的書藉。 (攝影:獨立記者陳彥婷)
Ginger手持為腸胃炎人士而設,灰藍色的止瀉膠囊藥丸(loperamide)。(攝影:獨立記者陳彥婷)
Ginger手持為腸胃炎人士而設,灰藍色的止瀉膠囊藥丸(loperamide)。(攝影:獨立記者陳彥婷)
Ginger前腹上有「23.34」的紋身,白俄羅斯政府在示威期間多次以《行政過失法》(Code of Administrative Offences)下的第23.34條「違反組織大型活動」規定,來起訴示威者。(攝影:獨立記者陳彥婷)
Ginger前腹上有「23.34」的紋身,白俄羅斯政府在示威期間多次以《行政過失法》(Code of Administrative Offences)下的第23.34條「違反組織大型活動」規定,來起訴示威者。(攝影:獨立記者陳彥婷)
為了防止步槍在戰場上再次失靈,Ginger在休假期間馬上清潔步槍。(攝影:獨立記者陳彥婷)
為了防止步槍在戰場上再次失靈,Ginger在休假期間馬上清潔步槍。(攝影:獨立記者陳彥婷)
白俄羅斯兵團內的士兵在安全屋內休息,亦有時會清潔步槍、健身。(攝影:獨立記者陳彥婷)
白俄羅斯兵團內的士兵在安全屋內休息,亦有時會清潔步槍、健身。(攝影:獨立記者陳彥婷)
為了防止步槍在戰場上再次失靈,Ginger在休假期間馬上清潔步槍。(攝影:獨立記者陳彥婷)
為了防止步槍在戰場上再次失靈,Ginger在休假期間馬上清潔步槍。(攝影:獨立記者陳彥婷)
Ginger的避彈衣上貼有「白俄羅斯」的字樣,亦有他的名字與血型以作識別。(攝影:獨立記者陳彥婷)
Ginger的避彈衣上貼有「白俄羅斯」的字樣,亦有他的名字與血型以作識別。(攝影:獨立記者陳彥婷)
Ginger的軍服上貼有白俄羅斯人民共和國與烏克蘭國旗的臂章。(攝影:獨立記者陳彥婷)
Ginger的軍服上貼有白俄羅斯人民共和國與烏克蘭國旗的臂章。(攝影:獨立記者陳彥婷)
安全屋的外庭,拉起了由軍綠色布料編織成的天幕。(攝影:獨立記者陳彥婷)
安全屋的外庭,拉起了由軍綠色布料編織成的天幕。(攝影:獨立記者陳彥婷)
被光復的小村落,屋外的大閘上塗上代表俄軍的Z字樣。(攝影:獨立記者陳彥婷)
被光復的小村落,屋外的大閘上塗上代表俄軍的Z字樣。(攝影:獨立記者陳彥婷)
被光復的小村落,屋外塗上代表俄軍的Z字樣。(攝影:獨立記者陳彥婷)
被光復的小村落,屋外塗上代表俄軍的Z字樣。(攝影:獨立記者陳彥婷)
曾為俄軍據點的學校被毁至破爛不堪。(攝影:獨立記者陳彥婷)
曾為俄軍據點的學校被毁至破爛不堪。(攝影:獨立記者陳彥婷)
Kyril在曾為俄軍據點內視察情況。(攝影:獨立記者陳彥婷)
Kyril在曾為俄軍據點內視察情況。(攝影:獨立記者陳彥婷)
Kyril由一名行山教練當上狙擊手,圖為他在被光復的俄軍據點。(攝影:獨立記者陳彥婷)
Kyril由一名行山教練當上狙擊手,圖為他在被光復的俄軍據點。(攝影:獨立記者陳彥婷)
Kyril小心地在曾為俄軍據點內視察情況。(攝影:獨立記者陳彥婷)
Kyril小心地在曾為俄軍據點內視察情況。(攝影:獨立記者陳彥婷)
陳彥婷簡介:獨立記者,曾在香港多間媒體從事全職記者工作,現時放眼國際,希望以文字與影像,記錄世界不同角落的人與事。
陳彥婷簡介:獨立記者,曾在香港多間媒體從事全職記者工作,現時放眼國際,希望以文字與影像,記錄世界不同角落的人與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