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垃圾審計 2|民間「先行先試」 劏房戶訴擔憂提建議

分享:

《集誌社》早前報道環保團體聯同大學、社福機構,為七戶試用指定袋的劏房戶,進行一周垃圾審計,平均有逾 87% 垃圾屬可回收。審計分析只是第一步,機構日前舉行工作坊,牆上貼滿不同顏色的便條貼 —「空間不足」、「劏房水費貴」、「流動回收點」……一字一句記下了參與者減廢的困難和建議。

政府日前(24日)提交垃圾徵費「先行先試」報告,明(27日)將交代下一步,外界關注政策會否第三度押後甚或「暫緩」。「審計」趕不上政策變化,組織者深感政府準備不足令市民憂慮,認為垃圾審計是公眾教育,「要做減廢,要知徵兆喺邊,才可對症下藥」。

攝影:梁文熙

4月中完成垃圾審計後,團隊在5月舉行工作坊,讓試用指定袋的劏房戶表達己見。(受訪者提供相片)

綠惜地球、明愛牛頭角社區中心及香港理工大學賽馬會社會創新設計院, 4 月中在觀塘康寧大廈進行為期一周的垃圾審計,七戶劏房戶自願參與,試用指定袋兼每日打開家居垃圾,分析垃圾數量和分類。機構之後在 5 月舉行工作坊,向每戶參與者匯報垃圾總量和分類結果、再進行後續討論。

廚餘佔七成 倘回收每月慳逾百元

審計顯示七戶家庭總垃圾量為 62.7 公斤,廚餘屬最多達 43.89 公斤,比例約七成;有五戶的廚餘比例,佔其整體垃圾量七至九成,最高一戶更達 91.5%。若進行推算,假設整體住戶沒進行回收,一周垃圾徵費共約 56.8 元;回收後則需約 29.9 元,即節省 26.9 元,佔整體徵費約 47%。

劏房戶憂衛生、空間、水費等問題

在總結工作坊上,四名參與劏房戶紛紛提出回收困難和限制,便利貼道盡他們的擔憂:「廚餘惹昆蟲」、「劏房水費貴」、「共用廚房輪唔到洗手盤洗嘢」、「空間不足」、「廚餘隔夜有衛生問題」……

「紫色(便利貼)就係我寫嘅!」 單親媽媽林女士與女兒居於 70 尺劏房單位,「擺床擺櫃、擺洗衣機同雪櫃,就真係得返條通道。」通道放不下垃圾桶,林女士只能用勾勾著垃圾袋,認為額外放置回收物不可行。在今次「垃圾審計」中,她將廚餘額外袋起、再以大垃圾袋包著,但她說空間有限,「如果仲要我分其他,真係做唔到。」 

林女士支持社會減廢,認為「垃圾徵費遲做早做都係要做」,但卻說「唔好喺民不聊生嘅時候做…如經濟上而家都出現問題,作為基層壓力又更大;我哋精神壓力都好大,駱駝上面已有好多稻草,幾時會壓跨真係唔識講;你要整走啲稻草,唔係加落去。」

不願上鏡的林女士認為支持減廢,但政府應選擇適當時機推行。

集誌社檔案:如何儲存回收廚餘?
廚餘佔劏房住家居垃圾近七成,但大部分參與者都認為難以回收,除卻空間不足、也擔心衛生問題而抗拒暫存廚餘於雪櫃。

綠惜地球環境事務主任陳霆軒指出,辦公室同事都有儲存、回收廚餘習慣。他舉例指把廚餘放入密實盒,在雪櫃內放置一個多星期,即使是湯渣都沒有味道,無需每日棄置廚餘;若把廚餘隔水,更加減慢腐爛速度。他又解釋容器非重點,用膠袋置放廚餘亦可。

垃圾審計結果顯示,近七成家居垃圾為廚餘,陳霆軒(右一)指參與者普遍因空間和衛生問題而對回收卻步。

住戶建議包羅萬有:廚餘通道、流動回收點、天台回收

組織者在工作坊中沒提出很多建議,重點在聆聽住戶聲音,鼓勵他們發揮民間智慧、由下而上提出意見。陳霆軒強調,做垃圾審計不是為找到「答案」和建議予參加者:「我哋唔一定要搵到答案,我哋去做是想搵個問題喺邊?」他重申不是所有問題都能由住戶或團隊處理、解決,會記錄工作坊所有意見,透過建議書向環保署反映。

工作坊最終歸納了九類困難,劏房戶另提出八項建議,包括在大廈設流動回收點、在各層或天台增設回收桶、在街市或超市有蓋回收、向沒有回收設施大廈提供上門回收服務等。林女士亦想出不少建議,如生產商應減少「過度包裝」,在每幢大廈設「廚餘通道」棄置廚餘,「如果廚餘可以一倒落去就瀡瀡瀡落地面喇,咁就會方便啲喇。」

林女士在工作坊提供了不少建議,如大廈設「廚餘通道」、生產商減少包裝等。

「基層好似冇被關心」 垃圾審計是公眾教育  

「先行先試」計劃報告持分者批評眾多,三無大廈垃圾棄置和回收量 「未見有明顯變化」,垃圾徵費或未能如期推行,但團隊仍深信垃圾審計有其意義。理大賽馬會社會創新設計院項目經理鄭依依認為,團隊透過審計聆聽到街坊的關注,「在(垃圾徵費)上,基層好似最沒被關心,基層唔似商界,沒人畀 briefing 佢哋。」

曾在環團工作的鄭依依,幾年前曾以一年時間在十個處所進行垃圾審計,再說服參與商場等處所從源頭減廢。 她說過去經驗反映垃圾審計是很好的公眾教育,認為要達致減廢的目標,可更大規模進行垃圾審計:「真係要做減廢,要知徵兆喺邊,才可對症下藥,我哋都唔知佢唔知啲咩,好難對症下藥。」

團隊相信垃圾審計是公眾教育一部分,鄭依依(右一)形容是從中找徵兆「對症下藥」。

綠惜地球的陳霆軒表示,垃圾審計能助市民知悉棄置廢物習慣,「幫到市民去了解到佢哋可以做減廢 ,可以慢慢轉變到佢哋嘅習慣,唔會話冇用。」他觀察到七戶劏房戶參與度高,堅持每日將垃圾袋「拎幾層」上天台,讓團隊進行分類、亦有心從旁了解如何減廢:「期間都見到真係有改變 ,佢哋交上嚟會分開乾濕垃圾,係會知邊啲回收會洗乾淨,有個家庭係去到後面唔使幫佢分,佢已經分好晒,會令我覺得鼓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