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垃圾徵費|直擊香港、東京減廢攻略 徵費走塑 VS 細緻回收

分享:

港府兩度押後垃圾徵費至今年 8 月 1 日實施,政策被批為混亂回收配套不足,在 14 個試點進行逾三周的「先行先試」,參與率約二至五成;日前環保署更以「庫存足夠」為由突停產指定袋。香港的垃圾徵費由一開始,強調的便是購買指定垃圾袋,透過經濟誘因鼓勵源頭減廢。而在素以回收分類「複雜」聞名的日本,指定垃圾袋和徵費卻不是唯一答案,嚴格的處理垃圾指引,成為不少市民減廢誘因,將回收分類習慣融入生活。

特約記者陳亮均訪問居日港人,直擊日本如何處理垃圾回收、以至塑膠問題。
文字、攝影:陳亮均

日本 47 個都道府縣在垃圾分類、處理收費做法各不同,全國 66 % 市町村有使用指定收費垃圾袋;東京 23 區則沒有規定居民用指定垃圾袋,只要求膠袋要透明或半透明,在街道設指定垃圾收集點。

京都指定袋平香港一半 地方實施徵費後垃圾減兩成

香港政府針對一般家庭的垃圾徵費以指定垃圾袋為主軸,不同容量收費不一,但攤開計每公升垃圾收 $0.11。處理垃圾出名「複雜」的日本又如何?47 個都道府縣在垃圾分類、處理收費做法都各有不同。

在保留傳統日本文化的古城京都,府內大部分市都需要購買指定垃圾袋處理垃圾,以京都市為例,指定垃圾袋細分為「可燃垃圾」和「資源垃圾」兩類,在一般便利店或超市都可以買到。一個 20 公升的「可燃垃圾」指定袋收費 20 円,折合一元港幣;香港同容量垃圾袋則收 $2.2,貴一倍。

使用指定垃圾袋是否真的可有效減少垃圾?根據日本環境省資料,以石川縣金沢市為例,2018 年實施指定垃圾袋制度後,垃圾棄置量立即由實施前 83,000 噸,減至實施後 69,251 噸,減幅達 17 %。日光市在實施指定袋制度後,垃圾量則下跌了兩成。

港人夫婦 Wing 在東京高田馬場站附近經營咖啡店,最初也因為處理垃圾而苦惱,曾因使用非透明袋扔垃圾而被拒收。

東京 23 區要求透明袋 拒收違指引分類垃圾

在日本,指定收費垃圾袋不是減廢唯一標準答案。根據日本環境省的資料顯示,與京都市類似,正使用指定收費垃圾袋的市町村,佔全國約 66%。例如在首都東京部分市、町和地區,只有大型垃圾(通常單邊長度超過30cm 物品)要透過買垃圾處理券貼紙付費、預約被清理;家居電器也要透過指定中心,繳付回收和搬運費才能拋棄。

來到東京高田馬場站,鄰近除了有著名的早稻田大學,還有不少專門學校臨立,人流非常多,但只要從大街轉入小巷,瞬間便變得幽靜。在其中一條小巷中,有港人 Wing 和太太一起經營的精品咖啡店。他們在兩年前搬來東京時,亦曾因處理垃圾的問題而苦惱。

東京 23 個行政區處理垃圾回收的方法各有不同,各區會有官方指南列明正確垃圾分類、不同垃圾收集日期等,因為不適當丟棄垃圾而不被回收的事例屢見不鮮。「我哋平時喺香港,用返個超市膠袋裝垃圾都得,最初搬嚟東京時試過有袋垃圾唔收,原來我哋做得唔啱。」東京 23 區都沒有規定居民使用指定垃圾袋,唯一的要求是垃圾袋必須是透明或半透明,讓回收人員能夠看到袋中垃圾、檢查是否符合收集準則。Wing 當時正正是用了非透明的垃圾袋,結果被拒回收。

「我哋之後上網查返啲做法,發現原來要用透明袋,不過其實無乜困難,超市就買到。」

各區有官方指南列明正確垃圾分類、不同垃圾收集日期等;在日本丟垃圾須「不遲也不早」,不少市町規定垃圾須於回收日早上八時前丟到指定地點,但又指明不能前一晚棄置,擔心引來老鼠或烏鴉等。

東京其實曾推出過「推獎袋」制度,以統一垃圾袋的透明度及強度。「推獎袋」沒有印上容量,而是靠市民自行於袋上貼上容量標籤,但最終發現不少虛報案例,例如重 70 公升的垃圾,卻只貼上 45 公升標籤。東京都政府最終取消「推獎袋」制,市民可在市面購買透明垃圾袋,上面都會清楚標記容量。

不同容量的袋,折合價格約一港元一個,甚至更廉宜。對於經營咖啡店的夫婦二人來說,垃圾袋的價錢並未令他們製造少了垃圾,他們重視的反而是分類要做得仔細、準確,以免遭拒收甚至被退回。「紙皮要包好綁好,膠樽鋁罐要沖一沖才可以扔掉,以前香港都會做分類,但未必咁仔細。」

咖啡店每天產生垃圾,牛奶包裝盒要洗乾淨才棄置,咖啡渣亦需晾乾水才丟掉,否則積儲數天或會引來異味,影響附近環境。

分類繁複配套佳 從小培養習慣和責任

的而且確,日本在減少垃圾同時,亦非常著重垃圾分類回收。以記者所居住的江東區為例,膠樽或玻璃樽等除了要先清潔好,樽蓋、包裝招紙也要拆下分開回收;廢紙方面,報紙和雜誌是兩種類別,不能混在一起;平常買外賣便當的膠容器,在香港隨手便掉進垃圾筒吧?在這裡也要自己先洗好,再分類棄置。

Wing 認為分類過程雖然繁複,但日本回收配套好,而且當地從小教育每個人要為自己製造的垃圾負責,所以日本人在垃圾分類方面的確做得很好。

「我諗佢哋最初開始做分類都要適應,唔係所有嘢一刀切話做就要做,而係需要做好公眾教育同背後嘅配套。香港一個指定袋要兩蚊咁貴,你要啲人喺屋企儲多啲垃圾先扔,但香港地方咁細,你要啲基層儲幾日先扔一次垃圾其實都好難。」

以東京江東區為例,報紙和雜誌是兩類別不能混在一起;樽蓋、包裝招紙要拆下分開回收;膠容器要自己先洗好,再分類棄置。

減廢誘因:回收規則多 「少垃圾少煩惱」

已移居日本九年的港人 Karen,與先生和將三歲大的兒子居住在大阪府高槻市的獨立屋。該區逢星期二和星期五回收可燃垃圾,家中有小孩,製造的垃圾自然比以往二人世界多,Karen 家每次倒垃圾大約是 45 公升和 30 公升各一袋。該市同樣沒規定使用指定袋,垃圾袋只要是半透明即可,於超市購物提供的膠袋亦符合要求、可作垃圾袋使用。

對於 Karen 來說,是否有指定垃圾袋,並非令她減廢主因,反而因當地回收垃圾規則多,少垃圾便少煩惱。「啲垃圾有時要堆喺屋企兩、三日先可以丟,變相我丟廚餘嘅時候都會好小心。例如外賣盒我會沖到好乾淨先掉,廚餘會放入一個防臭嘅細膠袋後再丟。」

香港「走塑」VS 日本「重用、補貼」

至於近日引起港人關注的「全城走塑」,日本的做法又是如何?相比港府大刀闊斧「掃膠」,日本政府則是制定方針,盡量回收或重用塑膠垃圾。2013 年,日本全年塑膠垃圾達 940 萬噸,絕大部分都是塑膠容器。這些「廢膠」的整體回收和重用率逾八成,當中六成是轉化為能源再用。

2022 年,當地為進一步減少不可重用的塑膠製品而訂立新法例,由產品設計開始到回收重用、製訂一系列政策,包括鼓勵企業在設計產品時,減少使用塑膠、或以其他材料或再生塑膠取代,符合條件企業可申請政府補助等等,並未要求「全面走塑」,目標 2030 年將即棄廢膠棄置量累計減少25%。

日本未要求全面走塑,2022 年訂新法例,包括鼓勵企業在設計產品時減少使用塑膠等,符合條件企業可申請政府補助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