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垃圾收費.問責|盤點副司長、環境生態局長兩年 23 項KPIs 垃圾收費無列入

分享:

副司長、環境局 兩年 23 項KPIs

有關垃圾收費的《2021 年廢物處置(都市固體廢物收費)(修訂)條例》,在 2021 年八月通過,至近三年後的昨天,變成實施無期。問責官員的相關責任,成為其中一個焦點。兩位昨在立法會交代事件的官員,政務司副司長卓永興、環境及生態局局長謝展寰,究竟有何工作,有何績效指標?

翻查過去兩年的施政報告,在 2022年,副司長有兩項績效指標,包括要在 2022 年底前完成對亂拋垃圾、廢物處置和阻塞街道定額罰款檢視,及於 2023 年底前消除至少 75%。環境及生態局有七個績效指標,包括鼠患主要黑點數目於 2023 年底前至少減半、2023 年初提交條例草案,管制即棄塑膠餐具和其他塑膠產品等。當中有部分已完成,如亂拋垃圾等罰款已 增至 3000元,店舖阻街等罰款增至 6000元等。

包括制訂《香港氫能發展策略》等

在 2023年的施政報告,政務司副司長有兩個績效指標,為支持新生家庭,今年首季起發放兩萬元新生嬰兒獎勵金,及在 2024 年底前,將衞生黑點減六成。而環境及生態局有 12 項,包括清除鼠患、落實走塑、在2024 年上半年制訂《香港氫能發展策略》等。總括而言,兩年內,兩位問責官員共有 23 項績效指標,但有關垃圾收費的落實,並沒寫在KPIs 文件上。

環團:唔寫咪唔使問責

綠惜地球總幹事劉祉鋒認為,政府沒將垃圾收費放進施政報告的續效指標(KPI)當中,是對自己的政策出台沒信心,所以就不放入去施政報告,「唔寫咪唔使問責」,形容這是「思思縮縮」的行為。

他說,垃圾收費已延期兩次,未來又沒有推行時間,可形容這政策是「階段性失敗」,「如果全面不推行就完全失敗」,現時,垃圾收費更沒有推行時間表,外界無從得知日後會否推行,卻沒任何官員需要問責,情況並不理想。

他認為,要有健全的問責及監察機制,檢視有哪些官員有明顯的責任,這才可以見到施政有效,指出問責是推動令官員「把應做的事做好佢」。

有關問責問題,官員是如何回應?政務司副司長卓永興及環境及生態局局長謝展寰昨( 27日)出席立法會會議後,有記者昨問及謝展寰再次不能推動垃圾收費,有沒有人要問責?會否道歉?是否需要向納稅人交代?卓永興代答指,局長推動政策,不同階段都「盡心盡力」,之前兩次押後,有充分理由,今次暫緩亦是務實、正確做法,體現政府「施政為民」「支持局長工作」。

副司長:局長盡心盡力、無庸置疑

其後再有記者追問局長會否需要問責,甚至是「下台」?卓永興表示,局長盡心盡力推動政策,「完全無庸置疑」。但「社會整體是未準備」,推動垃圾費,不可以只靠「我有一個法例,你如果不跟從,我就要懲罰你1,500元」,表示要從公眾教育等著手。

謝展寰今(28日)早在香港電台節目《千禧年代》,被問及可如可扭轉七、八成反對的民意時,他回答說:「先從正面角度睇過去一年發生的事,過往幾個月,藉各樣討論,有先行先試參與情況,整個社會對減廢回收,個了解和認同、支持度多咗好多」。他指,推行垃圾收費的目的,是要推動減廢,過往幾個月的現象,「對社會氣候向好的方向去行」。

謝展寰 2017年起任副局長

翻查資料,環保署在 2005年,提出都市固體廢物管理政策大綱(2005-2014),提到會在 2007 年向立法會提交垃圾徵費法案,惟不了了之。到了2021年 8 月 ,立法會在 37 名建制派議員贊成下,三讀通過垃圾徵費:《2021 年廢物處置(都市固體廢物收費)(修訂)條例》。謝展寰當時為環境局副局長。他在 1985 年 加入環保署,2013 年出任環保署副署長,由 2017 年起出任環境局副局長、2022年 7 月 1 日起,就任改組後的環境及生態局局長。

政府原訂於今年初推行,先推遲至四月,再延後至八月,到昨天宣布暫緩無期。去年七月,當政府首次決定押後至四月推行時,謝展寰在立法會上曾說:「一定唔會褪㗎啦」。今年初,政府第二度宣布延後,他又曾表示,百分百有信心順利推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