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執笠關注2.九龍|深水埗「文青街」吉舖逾兩成 紮根七年 藝文元祖店為何退場?

分享:

相關報道:

執笠關注1.新界|盤點港九新界 1095 舖位 吉舖 12 % 葵廣無人店冒起 北上消費殺天水圍街市
執笠關注3.港島|北上消費蝴蝶效應 波及銅鑼灣寵物街?

近年獲精品咖啡店、文藝小店及唱片店進駐的深水埗,在疫情期間逆市興旺,假日吸引不少人流。

《集誌社》記者今年四月中及五月中,挑選港人消費及售賣民生用品的區域或商場,以了解整體的吉舖狀況。在九龍區,記者分別到深水埗大南街、黃大仙中心南館及樂富廣場巡視共 435 間店舖。435 間店舖的當中,四月有 33 間吉舖, 五月共有 35 間吉舖,空置率由 7.5 % 升至 8.04% 。

人稱「文青街」的大南街吉舖率最高,五月達到 24.7 %,差不多四分一都是吉舖。記者在大南街南昌街交界起點算至界限街一帶共 81 間地舖,四月有 19 間吉舖,五月有 20 間,空置率由 23.4 % 增至 24.7 %。

大南街近年獲精品咖啡店、文藝小店、唱片店及藝文空間進駐,周末吸引年輕人到大南街「打卡」、在小店購物或觀賞展覽 ,搖身一變成「文青街」。記者在 5 月 11 日下午,即黃金周後一個周末到大南街觀察 ,有年輕人和遊客逛街、但人流未算多。

大南街吉舖率,五月達到 24.7 %,差不多四分一都是吉舖。

市建局指自 2010 年代,大南街逐漸有文化創意產業及咖啡館營運。

記者在 5 月 11 日下午,到大南街觀察 ,有年輕人和遊客逛街、但人流未算多。

精品鋼筆店疫後生意少一半 

位處大南街及南昌街交界的精品鋼筆店「名筆館」於2019 年 5 月開業。名筆館職員 Charlene 說,店舖在疫情期間,生意逐漸增長,但疫情完結後生意隨即下跌。與開店初期比較,最少相差 3 至 4 成;若與疫情期間比較,生意減少一半。

訪問當日為平日下午 3 時許,當時店舖沒有客人,Charlene 嘆:「呢個時間,上年都可以有幾個客人喺度,而家真係可以完全冇人。」她認為市道冷清,疫情前有遊客及本地客、疫情期間仍有人留港消費,現時卻越來越少。

「名筆館」於2019 年 5 月開業,若與疫情期間比較,生意減少一半。

Charlene 透露,「名筆館」的熟客群在移民潮下,大約流失了三成,當中有欲培養孩子成材,而間中買筆買簿讓孩子練字的家長、有對鋼筆有興趣的年青人、亦有鋼筆收藏家。至於留港的人,則因為消費模式轉變,不願用錢,認為現時前景艱難:「𠵱家要消費嘅,可能都會離開香港消費⋯⋯𠵱家人都冇,何來消費?人都唔多隻。」生意額下跌,Charlene 及同事曾考慮只做網上生意,但她期望可保留實體店,「鋼筆要親身到場試,先會被觸動到。」 

為生存,小店將經營業務的重心由本地生意轉戰到海外。「名筆館」Instagram 及 Facebook 有逾十萬人追蹤 ,除介紹產品帖文外,簡介鋼筆歷史短片(reels)和帖文有中英雙語,吸引不少喜愛鋼筆海外客人。Charlene 說,努力經營社交媒體後,最近一年網購業務有增長,足以填補下跌的店舖生意額,更開始有來自星馬泰、菲律賓、甚至荷蘭、法國遊客,在看了他們社交媒體帖文後,專程到實體店。

小店將經營業務的重心由本地生意轉戰到海外。

區內「舖王」 丟空一年未租出

由 5 月 1 日至 5 月 5 日的「5.1 黃金周」,一共有約76.6萬內地旅客人次經各海陸空管制站訪港。港府近年推動「文化旅遊」對小店來說又有沒有幫助?據 Charlene 觀察,期間不見特別多內地旅客到店內消費,相信黃金周來港的內地旅客偏向來港購物,但對「深度遊」或「文化遊」未必太有興趣。

疫情期間,大南街人流興旺,租金逆市上升,吸引不少小店進場。差餉物業估價署 2021 年的數據顯示,全港舖位及商業單位受疫情影響,租值降幅達 10.2%;但與此同時,大南街有店舖租值增逾20%。該地舖為大南街 172 至 174 號,在 2019/ 2020 及 2020/ 2021 年度租值為 34.8 萬, 2021 / 2022 年度的租值為 42 萬, 增幅達 20.68%。大南街 172 至 174 號地舖,租客是精品店Storerooms ;店舖去年 4 月遭爆竊,損失約 60 萬元財物,一直停業,至今仍未租出。

精品店Storerooms 去年 4 月遭爆竊,其後一直停業,舖位至今仍未租出。

大南街其中一間「藝文元祖店」合舍招牌被拆一刻。

另外,被稱為大南街「藝文始祖」的 openground 及合舍,分別於 2016 及 2017 年開業,兩店相繼在去年及今年 5 月結業。《集誌社》記者 11 日到場觀察時,見到合舍招牌被拆一刻。

元祖「文青店」 開業七年蝕足六年半

媒體藝術家林欣傑(Keith)2016 年在大南街開設複合藝文空間 openground ,租用大南街地舖賣咖啡,一樓設展覽空間,是大南街其中一個文藝地標。Keith 最初選址大南街,是因進行藝術創作經常到深水埗買原材料,偶爾見到滿街吉舖且租金便宜:「啲吉舖唔係落閘嗰啲,係成條街拉晒閘畀你入去睇嗰種。」 當時他已在工廈經營複合空間, 惟業主加租,遂思考搬到深水埗。

他說店舖一直有人流,在疫情期間最多,不過由於做咖啡生意,店舖又提供Wi-Fi、充電等設備,顧客習慣買一杯咖啡坐到尾;疫情期間「在家工作」更令部份打工仔長逗留,甚至直接在店舖開會,「啲人真係坐到熟晒。」Keith 笑說店舖沒有流轉率,「間鋪長期爆滿,長期都好多人,不過啲人坐一轉八個鐘,咁就冇啦。」移民潮亦將 到店看展覽或購買設計產品的熟客帶走。

林欣傑(Keith)2016 年在大南街開設複合藝文空間 openground

openground 現址由素食咖啡店「余地 Yudei 」進場,負責人是獨立樂隊「觸執毛」結他手 Lester。

Keith 本業是媒體藝術家,經常在openground 設展覽,初心是希望在香港提供藝文空間。不過展覽未能賺錢,營運模式一空是由地面咖啡店「養活」樓上展覽事業。他曾與另外兩間在大南街的展覽場地「合舍」及「parallel space」,推動大南街看收費展覽,卻完全沒人進場;他又考慮過為展覽場地眾籌,但認為方法並不可取,「唔通啲錢洗完三年,我又再問人拎咩?」

他最終決定結束店舖因「蝕到入肉」,開業七年, Keith 回想最多只有半年有錢賺或收支平衡。他判斷若店舖除賣咖啡,還兼賣其他食物應可繼續生存,不過他堅持店舖初衷是用作展覽、不希望有人進食干擾,為撐起店舖營運而本末倒置。

「余地 Yudei 」除提供食物,亦舉辦工作坊、讀書會、靜觀等活動吸引人流

「余地 Yudei 」希望推廣素食文化,及為打造寧靜空間。

一年過去,openground 現址由素食咖啡店「余地 Yudei 」進場,負責人是獨立樂隊「觸執毛」結他手 Lester。他希望推廣素食文化,及為打造寧靜空間。「余地 Yudei 」除提供食物,亦舉辦工作坊、讀書會、靜觀等活動吸引人流,暫時主要收入來源,是一樓提供的採耳及紋身服務。Lester 認為,周末的營運還可接受「沒對比沒傷害」。開業至今月蝕三萬仍堅持經營,他強調是為了推動純素飲食才開店,故短期內虧損不在他考慮之列。

此外,記者在四月及五月,也有到黃大仙中心南館 LG 至 1 樓及樂富廣場 UG 至 3 樓進行統計,兩個商場空置率不算高。黃大仙中心南館 160 店舖當中,4 月只有 1 間吉舖,5 月只有 3 間吉舖;而樂富廣場 194 個舖位當中,4 月有 13 間吉舖,5 月有 12 間吉舖,吉舖數量在 5 月反而減少。領展數據顯示,截至去年 9 月 30 日,零售物業租用率達 95 %或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