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夜繽紛|唱歌被投訴噪音 廟街大叔舌戰警員:依家香港乜環境,大家心照啦

分享:

今(15日)晚油麻地舉行廟街夜市,街道人流明顯較昨晚記者到場視察情況時暢旺。晚上約八時,有警員指接獲鄰近居民的噪音投訴,到場要求停止歌唱活動,有在場人士指警方行動令人掃興,並揚言「返屋企打電話投訴返夜繽紛」。

《集誌社》記者在現場目擊,一名廟街大叔,為這裏的歌唱事業「抱不平」,跟警員理論。大叔對警員說:「我哋係度擺咗廿幾年,不嬲有乜問題,都係同你哋警察嗰邊有協商、有默契。點解呢輪⋯⋯」。

警員回應大叔說:「點解依家變成咁,其實你都知㗎,你難為我有乜意思?如果你想繼續喺度唱歌,你應該向更高層次(反映),你覺得旅發局幫到你,就揾旅發局。你覺警務處好高級嗰啲長官幫到你,你去最高級,寫信畀我哋一哥都得㗎,你揾區議員啦。」

另一警員搭嘴說:「歷史同合法,係兩回事嚟㗎,幾十年來留落嚟嘅嘢,唔代表係合法㗎。」他續稱:「唔係老馮畀你哋擺㗎,呢度係行人路,係公眾地方,唔係你屋企」。

大叔也不甘示弱,展示自己在廟街打滾的經歷,回應警員說:「我打過好多場官司,我都未輸過㗎,律師費都使咗百幾二百萬。你嗰時扣留我啲嘢,我都能夠擺返嚟」。這時候,在場的一名警員回應說:「加油呀,繼續打官司,法庭有冇話你咁樣擺係合法?」

提到這一點,廟街大叔回應道:「唉,依家香港地乜嘢環境,大家心照啦」。警員即反駁說:「你又話要法律,依家又話心照。」再說回法律,大叔即回應指,「法律常識有一種叫默許,唔需要簽字。」

另一名警員將話題扯到投訴人的「痛苦」,向大叔指:「咁你依家嘈到人,明唔明白呀?依家係你嘅娛樂,建設係人哋痛苦之上,嘈到人哋休息。」就這個問題,大叔說很想解釋一下:「我哋呢度咁多人,嗰個投訴係一個人,為一個人而搞到我哋全部啲人唔快樂。」警員立即反駁說:「喂,咁嗰個人嘅痛苦唔係痛苦,嗰個人唔係人?」大叔也回應道:「咁你哋執法者,咪要平衡邊度利害囉。」

警員回應指,只可以跟返法律做事,「我除咗同情你,理解你呢,冇嘢可以幫到你。我唔會話無啦啦畀個牌你,我做唔到,我冇權力。」觸及牌照這問題,大叔再指,「你要我攞牌,依家香港都冇呢啲咁嘅牌啦。」他續稱:「檔檔都冇牌㗎啦。如果香港咁落去,多幾萬個警察都唔夠啦。真係唔夠用呀。你以前啲警察,度吓幾多分貝,依家直情係你哋話收就收。老實講,我又唔想你同情,冇呢檔嘢,我一樣食到飯。我哋都係大家講吓理由,香港人,市民嚟㗎。」一輪多角度的「爭論」後,唱歌市民與警員理論後和平散去,警員亦於約 9 時 20 分登上警車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