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大坑西邨|最後的霓虹燈 Ray-Ban藍本眼鏡招牌被「除下」 

分享:

從石硤尾窩仔街轉入大坑東道,有兩塊大昌眼鏡中心的霓虹眼鏡招牌。一塊面向著窩仔街, 另一塊面向大坑東道,晚上霓虹光管亮燈,招牌四邊被藍色霓虹燈管綑邊,眼鏡框由綠色霓虹光管屈曲而成,大昌兩字就由紅色霓虹光管綑邊,在漆黑中奪目耀眼。大昌眼鏡中心在 1978 年底開業,招牌一直懸掛至今,已有 45 年歷史。石硤尾一帶的霓虹燈牌不多,大昌眼鏡的招牌遂成附近地標。

Instagram 專頁「街影Vanishing Hong Kong」版主孫永雄(Carlos),過去三年多走遍全港各區,自設網頁,整理全港各區的招牌資料庫,他指出全港只有兩個招牌有霓虹光管製成的眼鏡框,大昌眼鏡招牌被拆後,相信全港只餘下一個由霓虹燈管製成的眼鏡框招牌,十分珍貴。

大昌眼鏡中心由負責人李先生的父親創立,身型瘦削、滿頭灰白髮的李先生,一生都為眼鏡店工作。訂製霓虹燈招牌,只因父親喜歡。李先生說,70 年代,很多眼鏡店的招牌是鏡框有字,遂向霓虹師傅訂製這款招牌。

Ray-Ban 眼鏡鏡框為藍本

不過,霓虹燈師傅表明從未製作眼鏡形狀的霓虹光管,當時只有 20 多歲的李先生與父熬夜數晚,在眼鏡店的地下手畫 Ray-Ban 眼鏡鏡框,自行將其「巨大化」,自製紙樣供師傅參考,這塊屬港人回憶的霓虹燈牌就此誕生。

李先生去年接受《集誌社》訪問時,提到商戶被逼遷沒賠償,當時他仍未覓得舖位,未知可否繼續做眼境舖生意,曾一度心灰意冷,表明如無搬遷津貼或要結業,將扔棄巨型招牌。

後來,霓虹保育組織「霓虹交匯」主動接觸李先生,表明可收招牌作保育之用。對於招牌得以保存,李先生感到感恩:「有佢哋保存,直情好好,連政府都唔做,好像而家拆個招牌四個人喺到,又要租個棚都唔少錢,咁整法又要買保險,又要運返去貨倉,可能仲貴過整個新招牌。呢啲(霓虹燈招牌)都屬於香港文化,而家都冇晒。可能外地嚟嘅人覺得係香港文化,覺得好新奇,有個地方展出來都好。」

「覺得呢啲機構好難得,蝕錢做」

李先生坦言,初時「霓虹交匯」主動接觸,他以為對方要收費,「咩公司嚟㗎,冇理由免費整呢啲。」後來他上網搜集資料,到場看展覽,才確信組織是做保育工作,「覺得呢啲機構好難得,都唔係搵錢嘅,係蝕錢做。」 

李先生今晨回來店舖,看著有份設計的招牌被拆,著記者傳送招牌照片供他留念。他說,大半生在這店舖工作,要離開都有一點不捨,「唔捨得將來冇咗呢個影像。都好無奈有時啲嘢,但無奈都要㗎啦。」

「霓虹交匯」悲喜交集

拆卸招牌的工程團隊今晨九時許開始動工,直到下午約三時方把所有組件拆好。工程人員小心翼翼將霓虹光管及招牌字樣以啪啪紙包好,再送到貨車上。「霓虹交匯」總經理陳倩雯見證拆招牌的一刻,心情悲喜交集:「悲」在她認為招牌要原址保留才可發揮其價值,但無奈大坑西邨重建,招牌必定要拆除;但「喜」在這個招牌能成功保育:「我哋都好唔想個招牌去咗堆填區,呢個招牌好有時代特色。」

未來,大昌眼鏡中心的招牌的字樣及霓虹光管會被送到「霓虹交匯」的倉庫,至於湖水藍色的鐵底板因過於殘舊,拆除及保存有難度,未能收回。不過,大昌眼鏡中心在南山邨覓得舖位,未來可繼續經營。李先生有意在新店重設霓虹燈招牌,正忙於籌備新店裝修事宜。

藥行貼告示:「因清拆無奈結業」

大坑西邨自 1964 年起落成,除了大昌眼鏡店,還有麗宮髮型屋、鄰里琴行、自柔電器、人人公正藥行及補習社共 6 間小店。除了麗宮髮型屋外位處民興樓二樓外,其餘小店都在民興樓地下。隨著交匙限期逼近,商舖都陸續結業及準備搬遷工作。這星期,麗宮髮型屋率先在上周日( 25 日)結束營業,人人公正藥行也貼出告示,表示「因清拆無奈結業」,今日就會結束營業。大昌眼鏡店、鄰里琴行及自柔電器會營業至 2 月 29 日最後一日,將在當日下午交還鎖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