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大坑西邨3| 老店被逼遷無補償 巨型眼鏡招牌恐不保

分享:

在大坑西邨民興樓的騎樓外牆,架著兩副巨型眼鏡招牌,旁邊還有「麗宮髮型屋」招牌,數十年來,它們就像大坑西邨的標記。大坑西邨現時有六間商舖,歷史最悠久的,已有 50 多年歷史。不過隨著重建迫近,這幾間小店或將走進歷史洪流。

今年六月底,香港平民屋宇有限公司透過律師通知大坑西邨商戶,因即將重建,終止商戶合約,限今年底遷出,並且不作任何補償。六間商戶去信爭取搬遷補償、延長租期等六項訴求,惟只有毋須還原單位獲答允。

經營 43 年的大昌眼鏡東主李先生嘆道,平民屋宇未曾派員與商戶溝通,僅發律師信通知,要在年底遷出。他說,如無搬遷津貼或要結業,將扔棄高掛數十年的巨型招牌。營業半世紀的髮型屋八旬東主,就希望能延後遷出期,與居民一同遷出,盼與街坊過年、道別。

攝影:陳朗熹

大昌眼鏡經營 43 年,眼鏡招牌是邨內的地標。

騎樓下的屋邨小店

大坑西邨自 1964 年起落成,現時除了 1,200 多戶居住,還有大昌眼鏡店、麗宮髮型屋、鄰里琴行、自柔電器、人人公正藥行等幾間小店,紮根民興樓地下和二樓。

歷史最悠久的麗宮髮型屋,由該邨入伙便開業,大昌眼鏡也經營了 43 年。民興樓面向大坑東道,設計與其他幾座略有不同,二樓有騎樓部分,向行人路延伸,由「騎樓柱」支撐。大昌眼鏡的巨型眼鏡招牌,就是設於騎樓外牆,幾間小店藏身騎樓下。

重建迫近 飭令年底遷出

今年 6 月 26 日早上,幾間小店閘上,都貼了一封由香港平民屋宇有限公司向商戶發出的律師信。信中提到,因大坑西邨即將重建,將終止商戶的租約,商戶須於今年 12 月 31 日之前交吉遷出。

大坑西邨重建在即,居民與商戶的安置對待不同。平民屋宇向居民提供租金津貼,以自行遷出,但沒向商戶提供任何安置措施,包括沒有搬遷津貼、沒有回遷安排,遷出限期也較居民早三個月。

當日小店東主回到舖頭,看見律師信時感意外、傍惶。開業 43 年的大昌眼鏡,第二代老闆李先生說現時大昌的店內尚存大量眼鏡,還有驗眼工具、鏡子,「年零兩年都清唔晒……就算找到間舖,裝修都要個幾兩個月,更不用說錢的問題,幾十萬元裝修一定要。」

李先生還指出,當年舖位競爭激烈,父親花了 18.8 萬元競投,貼近一個住宅單位的市價。他說,投標章程列明,他日雙方如不再續租,平民屋宇需歸還 18.8 萬元競標金額,然而平民屋宇如今未提歸還標金一事。

街坊琴行憂失客源 商戶指未曾與平民屋宇溝通

在大坑西邨開業 20 年的鄰里琴行,租約原於明年七月到期,惟現時須提早半年結束。鄰里老闆 Karen 說,琴行搬遷更為艱難,要處理多部鋼琴、和不同音樂設備;加上學生主要是當區街坊,擔心日後失去客源,「跟一些家長談過,搬過白田他們也覺得遠,因為要行斜路落去。」

自柔電器是這裡年資最短的商戶,進駐大坑西邨僅六年。自柔電器的老闆余先生則說,這幾年除了交租,便無見過平民屋宇的職員,重建退租一事,只發律師信通知商戶,並無派員跟商戶溝通。

去信爭六訴求 冀獲搬遷津貼

7 月 19 日,六間商戶聯合去信平民屋宇,提出六項要求:與居民搬遷時間相同、半年搬遷免租期、搬遷或補助津貼、重建完成後優先回遷、向大昌歸還標金、免還原單位。

Karen 說,現時僅餘半年時間準備搬遷,尚要找舖位及裝修,期望遷出期延至明年三月,與居民一樣。她又指,搬遷費用高昂,冀能像居民一樣獲補助,「每一間舖都要裝修,特別我做隔聲,都做了唔少錢,我搬琴都要錢,搬一部都要 700 元,這裡有六、七部琴。」另外,她亦希望重建完成後,可優先回遷,但僅屬留一個選擇,相信日後未必會再搬。

Karen 說,現時僅餘半年時間準備搬遷,尚要找舖位及裝修,期望遷出期延至明年三月。

半世紀髮型屋將結業 八旬東主:盼與街坊過年

二樓的麗宮髮型屋自大坑西邨落成起便入伙,今年八十歲的老闆黃師傅,自 1976 年接手該店。他說,自己年紀大,重建便結業、退休,在幾項訴求之中,最希望是延後遷出期至明年三月,跟居民一同遷出,「想跟街坊過埋年,好來好去,他們來幫襯最後一次,說聲再見。」

五項訴求遭駁回

7 月 31 日,平民屋宇再透過律師去信商戶,信件連帶商戶東主的姓名和居住地址,再次張貼在舖位閘上。平民屋宇答允毋須還原單位,但駁回其餘五項訴求。

信中解釋,終止租約的通知期為三個月,平民屋宇已給予租戶較原本為長的通知期,「恕不能再延期」;按租約,若大坑西邨重建或拆卸,任何情況下都不會對租戶承擔責任,亦不會補償,包括免租期、津貼及回遷。另外,平民屋宇要求大昌出示標金紀錄以供考慮。

如無出路恐結業 忍心扔棄巨型招牌

「喺到租咗幾十年,一啲人情味都冇。我哋咁樣搬出去,啲伙記冇嘢做係好麻煩……少少津貼都冇。」李先生嘆道,眼鏡店兩代做街坊生意,月租 7,000 元,只賺回薪金,如找新舖搬遷要花數十萬,生意亦無保證,如未覓得合適落腳點,或會選擇結業。門外的巨型眼鏡招牌,李先生說或會忍心扔掉,「佢趕你走,連飯都冇得食,仲搞呢個嘢做乜,伙記又要遣散。」

重建掀居民安置風波 小店嘆如被遺忘

此外,李先生說,曾向平民屋宇提供 18.8 萬元標金的收據,惟對方指資料太舊,難證明當年曾答允日後須歸交標金。李先生表示失望,但只能無奈接受,直言無能力跟財團對簿公堂。

大坑西邨重建,近日焦點集中在居民爭取安置風波。李先生感嘆,紮根大坑西數十年的小商戶,遭平民屋宇逼遷,卻被遺忘,「佢(平民屋宇)知道我們沒能力還擊,我們是弱勢,你有咩本錢同佢鬥?所以佢踩你幾多、就踩幾多。」市建局的重建項目,也會向商戶提供補償;惟大坑西邨重建計劃,由平民屋宇和市建局合作,市建局提供 2000 「首置」出售單位,將獲得利潤,商戶卻毫無保障,幾間小店的員工失業。他批評平民屋宇做法決絕、冷漠,如同逼遷。

Karen 說,商戶理解合約條款,故不要求有賠償,僅希望平民屋宇體恤小商戶,就如當年市建局清拆裕民坊沒有註冊業權的小販或商店時,作出酌情權,提供搬遷津貼或免租期。

自柔電器的老闆余先生說,重建退租一事,平民屋宇只發律師信通知商戶,並無派員溝通。

平民屋宇:商戶以商業運作租用 有別於住宅

平民屋宇回覆《集誌社》表示,有別於大坑西新邨的住宅單位是以低廉租金予有需要基層家庭租住,邨內的商業單位是以市場方式讓商戶按一般商業運作模式租用營商。現時邨內仍有數間商舖出租予商戶,因大坑西新邨將拆卸重建,平民屋宇會按租約條款收回邨內商舖單位,不設回遷方案,但可免除還原有關鋪位。

市建局指收入將用作推展更多項目

市建局回覆指,大坑西新邨重建項目不是按《市區重建局條例》開展的重建項目,不需要收購私人樓宇業權,故此市建局的物業收購政策並不適用於此項目。市建局指,項目仍在規劃階段,未能估計項目完成後的財務結果,表明營運業務所得的收入,都用作補充市建局推展更多重建項目的收購和補償工作所需的財政儲備;以及推行樓宇復修、保育活化等不會帶來收入的市區更新業務。

集誌社檔案:市建局重建項目 設特惠津貼助商戶遷出

市建局會對其重建項目中,受影響的商戶租客,發放特惠津貼。2017 年起,市建局向非住宅租客提供的營商特惠津貼,由原本最低七萬元、最高 50 萬元,增加至最低 11 萬元、最高的 70 萬元,視乎他們連續使用有關商舖營業的年期。津貼亦適用於非住宅物業內,經營生意的自用業主。

2017 年之前,如市建局推行重建項目,但在收購物業之前,商戶遭業主逼遷,便會喪失補償,而在土瓜灣重建區的租戶爭取下,市建局在 2017 年改良津貼措施,市建局收購物業前業主被逼遷的租戶,亦開始可受惠於營商特惠津貼發放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