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奪命工傷|卸木壓死司機 廠方指一人工作 家屬追查揭疑點 引勞工處指有其他人落貨

分享:

3 月 14 日中午時分,43 歲的梁偉健駕駛貨車,在打鼓嶺的健豐木行運載木材。他下車拆除俗稱「飛機帶」、即用以穩固車上木材的索帶。轟一聲巨響, 150 條四米長、共 1.7 噸重的木方,突從貨車拖架上倒塌,壓住梁偉健,他頭部重創。

梁偉健一家趕到現場,已無法見他最後一面。偉健的胞弟梁偉龍引述廠方多名職員指,事發時附近只有哥哥一人,無其他人碰過貨車和車上的木材,是哥哥拆除「飛機帶」引發意外。

家屬指勞工處指一路有人落貨

當下一家情緒激動,相信木廠說法,但經追查,他們懷疑此並非真相。梁偉龍估計,貨車原應載滿木材。而查看事發後的照片,貨車並未裝滿木材,車尾位置沒有木材,卻有用以繫穩木材的「飛機帶」。

他說,警方及勞工處向他透露,翻查閉路電視片段,事發前,一直有其他工人在現場,用鏟車替涉事車輛卸貨,而卸貨者並不是哥哥;工人卸貨同時,哥哥在解除「飛機帶」,而卸貨工人剛巧行開,木方塌下,「問勞工處,係唔係一路除機帶,一路有人落貨,佢答係。我問佢有冇違規,佢答要再調查」。家屬懷疑,真相與廠方說法有出入,當時並非只有哥哥一人身處現場,而是有其他人參與卸貨、用鏟車移動過車上的木材,才引致倒塌。家屬指,明天將再與警方會面。

車尾沒木材,卻有繫木材的「飛機帶」,家屬估計有人搬走木材。

解除「飛機帶」不可能木方致倒塌

他指,哥哥只是司機,毋須卸貨,而解除「飛機帶」的動作,不可能拉動沉重的木方以致倒塌。「木行說大家都有責任,當下真係好嬲、想打人,不如我畀返錢你,你畀返個阿哥我。」他質疑木廠隱瞞真相,「唔知點解出來的消息,係話冇人搞過架車同啲木。」

根據涉事的健豐木行網頁,該廠成立於 2009 年,為環保建築材料供應商,供應夾板及木枋予建築地盤,並自設貨倉,鎅木廠和運輸團隊。網頁顯示,健豐曾承接多個工程項目,包括海洋公園工程、彩雲邨工程、政府總部工程等。

《集誌社》致電涉事的健豐木行查詢,接電話職員表示,負責人不在港,沒辦法聯絡他,無人可作回應。職員又指,廠方在事發當日已錄口供,「我哋無其他回應,因為我哋都要等負責人」。

家屬:極度心痛

梁偉龍說,哥哥從事貨車搬運 20 多年,向來工作小心、未曾有意外,一般而言,司機只須拆除飛機帶,毋須用鏟車卸貨,而卸貨應是木行工人責任。他說,警方與勞工處至今未主動透露調查進展,亦未提供閉路電視片段,要家屬自行查證,「極度心痛,點解人都走咗,真相仲要埋沒喺唔知情嘅情況下,好傷心……」

「每日以淚洗面,同哥哥感情好好……」梁偉龍哽咽。他們一家五口,三姊弟中哥哥排第二,父親年逾七旬,媽媽亦已 65 歲,獨身的哥哥與父母同住,擔起照顧雙親的重任。年邁喪子,兩老傷痛欲絕,「爸爸媽媽日日都瞓唔到覺,日日都喺度喊。」

梁偉龍說,現時家庭狀況尚可,足以應付身後事,而哥哥的車行判頭將安排一筆恩恤金作心意。他表示,現時只求知道真相,「還原真相、還佢公道,戥哥哥唔抵,人都走咗,仲要賴係佢嘅問題。」

工權會:拉動木方需由鏟車協助

工業傷亡權益會幹事謝欣然表示,正常拆除「飛機帶」,不可能拉動逾噸重的木方,需由鏟車協助,因此拆飛機帶肇事一說並不合理、木廠說法有嫌疑。她又指,現場其他位置,當時有鏟車正搬木,而卸貨時,附近不應有人、包括當司機的死者也不應身處卸貨位置。她希望,知情者勇敢站出來揭露真相。

工權會總幹事蕭倩文表示,懷疑今次事件中有人企圖隱瞞真相,令家屬受二次傷害。她要求勞工處巡查同類廠房,確保使用正確器材卸貨及搬運,如有人未使用安全工具,應作起訴。她又指,涉事木廠傾向承認,死者是僱員身分。

建造業總工會安全顧問李光昇向《集誌社》表示,解除索帶並不會令木方倒塌,「木方有噸幾重,四平八穩,用兩塊鐵皮紮住,只是解繩動作,不容易令木方移位。」他指,如索帶未有繫穩,運輸過程有機會令木方移位,而工人解帶時不知情,則有機會發生意外。不過他指,如案發前有鏟車移動木方,明顯更易引致木方倒塌。李說,行業的現實是難分清卸木工序,通常司機要駕駛貨車,也兼任解帶、駕鏟車卸貨,因此解帶先應先觀察木方是否安放穩妥。

警方表示,案件列為「工業意外」,由邊界警區人員跟進。勞工處表示,正全速進行全方位調查,以確定意外成因,由於調查工作仍在進行中,不宜提供進一步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