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學生會.浸大|會員重膳食輕時政 冷風下「盡做」 「今年浸大有學生會!」

分享:

「縱使前路難行,我哋唔會畏懼、唔會退縮、唔會放棄,會繼續為社會公義發聲……」3 月 22 日,浸會大學學生會外務副幹事長戴嘉平,拿著大聲公在校園平台「嗌咪」。那天是學生會選舉的宣傳期,候選內閣「滄溟」在平台擺街站拉票,不過人流稀疏,嗌咪無人停步,擺了一個下午街站,僅零星同學前來了解。他們仍把握每個機會,對同學說:「今年浸大有學生會」。

宣傳期間,同學冷淡回應,關心校園膳食問題的人,大幅多於關心時政和校政的人。在議政風氣沉寂的校園,「滄溟」堅持康樂、校政、時政「缺一不可」,他們最終當選,終止了連續三年的斷莊潮。

經歷兩場社運洗禮的七位學生,直面社運創傷、挫敗,冀用學生會身位,喚起學生關注社會和校政,不因恐懼而噤聲。「挫敗時常都會遇到,我們想捉緊僅有的曙光、希望、空間,看到少少機會,就要去做。」幹事長許雯珣說。

攝影: HLK

最新消息:

浸大DQ學生會|校方指政綱偏頗處分學生 滄溟:幹事長等被禁管理學生會

今年浸會大學學生會內閣「滄溟」當選,終止了浸大三年斷莊潮。外務副幹事長戴嘉平(左)、幹事長許雯珣(中)、內務副幹事長梁肇鈞(右),皆表示希望今年可提升同學關注時政和校政。

「有同學問『仲有學生會?』可以跟同學說『有呀』,這已經夠振奮人心!」學生會幹事長許雯珣說,社會氣氛影響、加上三年疫情,活動停擺,有學生以為學生會已解散。浸大學生會幹事會自 2020 年起出缺,由臨時行政委員會運作;今年「滄溟」當選,獲得 502 票信任票,16 票不信任票,投票率達 29.4%,終止了斷莊潮。

歷雨傘、反修例運動 「做不回一頭港豬」

「滄溟」七位成員,有五位是一年級生,包括戴嘉平和許雯珣,他們都經歷過 2014 年和 2019 年兩場社運洗禮。雨傘運動是他們的政治啟蒙,那年許雯珣讀中一、戴嘉平讀小學,至今他們仍難忘校內師兄師姐罷課,以及社運新聞的畫面;反修例運動,則是他們接觸政治的契機,也令他們有意組學生會。

許雯珣說,已做不回一頭「港豬」,考上大學,便參加上屆學生會的「招莊會」,準備組閣,「既然有這個空間,就會好自動自覺想去做。」她認為,學生有社會責任,學生會的存在意義,是為學生充權,「令你知道自己本身是有權力,可以跟學校對話。」

[bafg id=”7364″]

康樂、校政、時政 「缺一不可」

他們說,今年學生會在康樂、校政和時政「缺一不可」,做好內務是他們的重要任務。二年級的內務副幹事長梁肇鈞,是「滄溟」中唯一具學生會經驗的人,他曾組內閣參選學生會,但最終退選。他做了兩屆學生會臨時行政委員會,因此對校政有一定了解。「參選學生會反而讓我看見曙光,能夠做些事,算不算對得住在獄中的他們?」梁肇鈞說。

今年他終以內閣身分、經選舉上莊,完成未竟之志。他繼續上莊,是因為相信學生的聲音不應被埋沒,而學生會選舉是香港僅存不多的民主選舉,保存這個制度,是民主的體現。

浸大學生會內閣滄溟,在競選宣傳期間,製作了「街訪牌」,讓同學表達對校政、時政和膳食的關注。

校政懶人包 助同學了解校園事

梁肇鈞希望運用兩年臨委經驗,與校方保持溝通,使學生會成為校方與學生之間的橋樑。他們說,要由引起學生關注做起,打算製作校政懶人包、善用民主牆,幫助學生了解校園發生的事,探索和思考自身權益。

他們在訪問中,多次提到首要令同學「關注」時政和校政,因關注程度已大不如昔。選舉宣傳日,他們製作了三塊「街訪牌」,分別是「浸大膳食滿意度調查」、「校政關注度調查」和「時政關注度調查」,讓同學在三塊牌上,貼上黃色「笑哈哈」和紅色「嬲嬲」貼紙。

浸大學生在膳食「街訪牌」上貼滿紅色「嬲嬲」貼紙以示對該議題的關注。

學生關注膳食 對校政、時政冷感

膳食滿意度的牌上,貼滿過百張紅色「嬲嬲」貼紙;而校政和時政牌的貼紙明顯較少,其中香港民主政制發展是時政和校政之中,最多貼紙的欄目,但都只是得十個「嬲嬲」和 23 個「笑哈哈」。

戴嘉平說,在現時社會環境下,同學可能覺得自己與民主、校政等議題沒有關係。許雯珣說,斷莊令校政議題出現斷層,例如是以往學生會關注的普通話考試畢業要求(普畢),已兩年無學生會跟進,同學對校政的關注度亦大減。她說,今年將繼續跟進以往學生會的議題,如「普畢」、學額回撥、通識教育和膳食等,而首先要推動討論校政風氣,「要有基石,再發展和跟進。」

許雯珣、梁肇鈞和戴嘉平,都受雨傘運動啟蒙,那時讀小學和初中的他們,對於師兄師姐的抗議行動,以及新聞片段,都留有深刻印象。

跟進「普畢」 不再以取消為訴求

浸大要求學生修讀普通話課程並通過考試才能畢業,而在普通話豁免試中合格者,則可豁免該要求,但不合格不能重考。2018 年浸大學生會與學生到語文中心抗議,要求校方提供豁免試的評分準則,事後有抗議的學生被校方停學。

滄溟今年會再跟進「普畢」議題,提出更頻繁舉行豁免試,讓「失手」的同學補考。他們不再以取消普畢和公開評分準則作為訴求,但許雯珣認為,這並非退卻,「前人走了A這條路,不成功,那我們便試下B,不知道最終哪一步才達到目的,先試一試。」

競選宣傳期時,每當有學生經過,滄溟的幹事便把握機會,解釋今年浸大有學生會。

不想因擔憂而噤聲

除了校內學生反應冷淡,隨《香港國安法》落實,學運這幾年亦走向沉寂,有學生會斷莊、解散,也有學生會成員被控國安法。為何在這時代還上學生會?戴嘉平說,不想因擔憂而噤聲,希望以身作則,令同學關心時事,尤其在學界分崩離析的狀態下,冀望學生的聲音被聽見,「不會怕。希望參選有人注視,令外界是知道浸大有學生會。」

學運曾遭遇多次沉寂與重生,到反修例運動後、國安法落實,學生會面對的不只是斷莊、傳承問題,還有因壓力而解散、被校方拒絕承認和拒代收會費、被逼遷離校園;港大學生會評議會,有學生動議悼念七一刺警案疑兇,被指控「宣揚恐怖主義」。

浸大學生會外務副幹事長戴嘉平說,不會因擔憂而噤聲。

言論壓力比以往大 謹慎關社

戴嘉平說,今天言論壓力比以往大,要更謹慎,故難料學運能否如以往般重生。但他覺得無論甚麼時勢,大學生都應該關心社會,因此提出關注政制發展、關注在囚人士權益等政綱,「不是因為社會和環境不同、時代不同了,就不關心;亦不是有些事變了,我們也要變。」

這群經歷兩場社運的大學生,承認運動帶來無力感、挫敗和創傷,但他們調整心態,繼續嘗試、探索。「挫敗時常都會遇到,我們想捉緊僅有的曙光、希望、空間,看到少少機會,就要去做。」許雯珣說。

「滄溟」的意思是大海,他們希望「be water」,像水一樣流動、變通,找身位「盡做」。

be water 繼續找身位「盡做」

他們的莊名「滄溟」意指大海,「be water」是七人的信念,希望面對障礙和逆境時,能如水流動、變通,繼續找身位「盡做」。「即使有些位不可像以往般進取,我們就轉個彎。」戴嘉平說。

許雯珣相信傳承的意義,說今天上莊,是為未來埋下種籽,靜候發芽。她也希望「揼石仔」重新凝聚學界,學生能像每點散開的雨水,積聚成海。

許雯珣說:「我們都是凡人,不能說無論如何都照去,每個人都會受到困難或阻撓,但我們覺得仍有空間去做。那就先嘗試,去解決或者頂住無力感去嘗試,不知道嘗試到一刻,也許就成功呢?」

滄溟製作了「我係浸大人」鎖匙扣,宣傳期間派發給同學留念。

相關報道:

學生會.科大|強硬對抗變務實 盼凝聚力量 靜待時機

學生會・城大|校方逼遷收會室 一人臨委會 深水埗自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