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學童自殺|社福機構近三年處理 6 宗輕生個案 生前無異樣被視為「樂觀」「生性」

分享:

本港近月出現多宗學童輕生個案,情況令人憂慮。香港基督教服務處由 2020 年至今,共處理 6 宗中學生輕生辭世個案,經分析後發現,全部個案身前均無向社工或老師求助,外界亦未能識別其出現任何問題。服務處學校社會工作服務主任鍾慧妍形容,六名學生在校內表現「毫無異樣」,甚至被形容為「樂觀」「生性」;鍾認為情況反映身邊人或難以辨識有需要學生的自殺風險,指出社會有需要正確了解精神疾病的不同徵狀。

基督教服務處公布研究調查,分析六宗自殺個案顯示,輕生學生沒有向社工或老師求助。

六個案輕生前無人發現異樣 被形容為「性格樂觀」「生性」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學校社會工作服務服務主任鍾慧妍表示,機構自 2020 年至今,曾處理六宗自殺身亡個案,其中兩人就讀初中、四人就讀高中,無人正面對公開試,六人在校內成績均屬優良或中等,惟所有學生均面對單親家庭、貧困或與家人關係欠佳等長期壓力,但幾乎無人向社工或老師求助。她補充,綜合個案的老師、家長或朋友的說法,無人能在同學生前發現其有異樣,他們往往被形容「成績OK、品行OK、幫得手」,甚至有老師或家長形容個案「性格樂觀」、「可以自己搞掂自己」、「是很生性的子女」。

鍾慧妍認為,因為學生的形象正面,或令外界難以辨識他們有自殺風險,又指出相關個案無出現愁眉苦臉、情緒低落等「大眾一般去理解情緒病的表徵」,認為個案另反映社會有需要正確了解精神疾病的不同徵狀。她又補充,與學生建立互信關係有助其敞開心扉、更易於向別人尋求協助,否則「如果困擾、苦惱是一些已埋藏很久,或涉及較私隱、複雜的東西,學生會覺得難以啟齒」。

鍾慧妍指外界難辨識學生有自殺風險,認為社會有需要正確了解精神疾病的不同徵狀。

調查顯示九成學生面對負面情緒 未有向社工或家人求助

服務處的學校社會工作服務現為 20 間中學提供駐校社工服務,於今年 11 月進行「學童自殺與求助研究」,由社工與 150 名中學生進行面談。調查發現學生自殺受多重因素互相影響,其中「學業問題」 (72.7%)、「家庭關係」(48.0%)及「人際關係」(26.0%) 是頭三項,學生認為會導致學童自殺的原因。

有受訪學生透露面對負面情緒時,主要透過「遊戲娛樂」(44.7%)、「向朋友傾訴」(40.7%)或「自我調整」(19.3%)解決問題。有約九成學生面對負面情緒時,未有向社工或家人求助,僅約一成人會「尋求老師或社工協助」,而受訪者對於尋求「老師」協助的意欲偏低。

李建文透露學校透過三層應急機制,轉介一名有需要學生接受服務,他冀政府延長機制至覆蓋公開試等高危時段。

政府推三層應急機制 校長冀延長至涵蓋公開試高危時段

香港學校訓輔人員協會副會長李建文則指出,校內本身應該存在「安全網」,惟過去三年疫情停課、網課導致師生較少機會親身交流。加上教師流失嚴重,導致師生未有足夠時間互相了解、建立互信,教師變相更難識別有精神健康需要的學生。

因應學童自殺數字高企,政府本月開始在全港中學推行以學校為本的三層應急機制、為期兩個月,以及早識別及支援高自殺風險學生,校長可轉介學生至醫管局精神科。李建文認為機制有一定功效,同為天主教慈幼會伍少梅中學校長的他透露,該校已透過機制,在一週內轉介一名有需要的學生接受服務,但盼機制至少可延長至明年8月,以覆蓋公開試及學校中期考試等高危時段。

李健文另表示,在識別高風險學生時,老師尤其是班主任的角色相當重要,須主動、持續聆聽和了解學生所面對的困難。但他特別點出,希望家長或社會各界可多肯定和欣賞教育工作者,「令老師覺得好像學生一樣,感覺到有人明白我、有人懂得欣賞我」。業界也應就教學目標的達標要求,提供更多彈性,讓教師有空間、時間關心學生;學校可多舉辦午間音樂會、聯誼球賽等活動,建立良好校園氣氛。李多次強調,照顧學生精神健康的同時,教師身心狀態同樣值得留意,「你好難期望精神健康脆弱的老師,去支援到一些有精神健康需要的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