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寒冬下工人|魚檔不言休 戴幾重手套保暖 劏魚姐姐:對手冰到赤

分享:

這兩日是入冬最冷天,截至今午,天文台錄得最低 6.5 度。冷鋒殺到都要食飯,今晨(24 日)街市照舊摩肩接踵。熱鬧的元朗同益街市,最寒冷之處,莫過於被冷水、冰塊包圍的魚檔。魚檔姐姐戴上兩對手襪,伸手到冷水捉魚,看上去沒感覺,雙手卻是「冰到赤」,她分享冬天捉魚的四字秘笈:「速戰速決」。寒流之下,街市檔販如常工作,為港人供應食物,她們為生活頂硬上,「當你要食呢碗飯,咁就唔覺難。你要有個克服佢嘅心,畀啲時間就得。」

攝影:梁文熙

寒意迫人下,街市內「魚枱」範圍更覺冰涼,劏魚工人手起刀落把鯇魚劏好。

劏魚姐姐著三件衫、兩對手套「雙重保暖」

走入元朗同益街市「魚枱」範圍,一檔檔橙色和白色大燈,打在冰塊上的鮮魚上,照得魚鱗反光,活魚在冷水缸內生猛浮游。一排左右兩邊都是魚檔,地上留下灘灘積水,天氣本已寒冷,站在這一行,吸一口氣更覺冰涼。早上街市走道人來人往,把光顧魚檔的客人,向冰冷處越推越近。

寒意逼人,魚檔眾人若無其事。穿了三件衣服的劏魚姐姐,伸手到冰上捉魚,看似無感,記者問,手到底有多冷?「你試下呀!」魚檔眾人笑言。

陳女士戴手襪再加膠手套,以求「雙重保暖」,寒冬下劏魚,「速戰速決」是秘訣。

魚檔陳女士戴著一對棉紗手襪、再加一對膠手套,以求「雙重保暖」。她一手伸到冰塊,數秒捉起鯇魚、投至砧板。應客人要求,手執刀子、三扒兩撥把鯇魚劏好。

對手冰到赤 冬天捉魚四字秘笈:「速戰速決」

「對手冰到赤!講真你手時間唔可以太耐,一定要速戰速決。當你手冰凍,做嘢冇咁靈活,我地劏魚揸刀,你唔靈活,手 feel 唔到時、會有危險。」陳女士說,就算戴了兩對手套,保暖只是「好少少、好過無」,觸上冰和水,仍是「赤赤凍」,「隨手插落啲冰到,隻手攣㗎,劏唔到魚,揸刀唔夠力。」

戴兩層手套下雙手仍「冰到赤」,劏魚揸刀手不靈活、易生危險,是考功夫的日子。

陳女士分享,冬天劏魚考功夫,就算凍入心,也不能太趕急,因要劏得乾淨、又要小心,特別是劏生猛的魚。她說「其實唔難」,這是講求工多藝熟,「當你要食呢碗飯,咁就唔覺難,你要有個克服佢嘅心,畀啲時間就得。」

搵食艱難寒冬不言休 「冇錢就最辛苦」

陳女士說搵食艱難,魚檔寒冬不言休,「因為要生活、要謀生,打開門口做生意,燈油火蠟都要錢」;加上天氣寒冷適合火鍋,脆肉鯇必是多人首選。她笑說,幸好香港熱多過冷,捱過兩日最冷天,便回復正常。

曾女士戴三層手襪加手套,她說對手「做乜都同一個感覺」,但搵食艱難,「冇錢就最辛苦」。

另一魚檔的曾女士,就用一對布手襪打底、再加兩對膠手套。她說,這一行大部分人都要戴布手襪打底。觸碰落水裡,她雙手頓感麻痺,但已習慣成自然,照常伸手捉魚,「對手做乜都同一個感覺」。曾女士做了街市廿多年,菜檔、冰鮮檔也做過,直言魚檔也不算辛苦,「冇錢就最辛苦,做海鮮唔辛苦,人地做地盤仲辛苦」。

冷鋒殺到香港人普遍想起打邊爐,脆肉鯇更是多人首選;在暖笠笠的火鍋背後,是一班街市檔販如常工作,為港人供應食物、也為生活頂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