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寒冬下工人|鄉郊清潔工垃圾站「食風」休息 缺水缺電垃圾袋披身保暖

分享:

過去兩日寒流持續,新界鄉村寒風刺骨,一群無名勞動者,仍舊大清早出動,守護這片鄉土 — 他們是鄉郊清潔工,每日深入鄉村,辛勤工作大半天。 64 歲的清姐(化名)是食環署清潔工,服務元朗一條村足足十年,見證村民長大、鄉郊環境改善,唯獨供工友休息設施卻十年如一日、未見改善。清姐至今仍要在缺水缺電的垃圾站內,嗅著酸醙吃午膳;也要在透風的站內「食風」,冷得騰騰震只能自備瓦斯爐煲水、以垃圾袋披身保暖。「你夠鐘食飯咪坐低,坐喺度都好凍呀…冇地方匿真係…」清姐願望很簡單,只願垃圾站有一天能有水有電,讓工友安安樂樂休息。

攝影:梁文熙

寒流襲港,今早清晨石崗氣象站僅錄得 4.5 度,清姐(化名)貼上暖包、穿上食環署制服照常開工。

清晨五時, 64 歲的食環署鄉郊工友清姐大清早起床,餵過家中小狗,約六時從天水圍出發。她先到位於元朗市中心、清潔工報到的街市「牌仔房」打卡,吃口麵包喝啖茶,便領著一件長袖制服、勞工手套和水靴,乘坐小巴直入鄉村開工。清姐一周工作六天,由早上 7 時半至下午 4 時,服務了鄉村足足 26 年。

清晨七時半,最接近村落的石崗氣象站,氣溫錄得 4.5 度。空曠的鄉村,四周只有幾層的村屋和矮樹,在雙線行車路出入的村民,無一例外著上厚厚外衣。清姐到達上下透風的垃圾站關門更衣,先在腹部貼上一個暖包、加件底衫,穿上食環署制服後,再加自備風褸,看上去仍十分單薄。

穿上食環署制服加自備風褸,清姐看上去仍十分單薄;她解釋若著上署方提供的夾棉褸,容易汗流浹背。

攝氏 4.5 度下開工 「凍到手硬腳硬」

她執著制服衫尾,捽一捽,說:「睇下啲制服幾薄!」這件食環署制服,質料與一般運動衣無異,清姐說它冬天難保暖、夏天不索汗。她解釋署方有提供風褸和夾棉褸,但穿著夾棉褸開工會熱得汗流浹背,「除就驚人攞咗,又要報警、又要同阿頭講…」記者與清姐邊談邊走進村子的垃圾收集點,強風迎面打來,如一針針刺在臉頰,說起話來口噴白煙,雙手僵硬麻痺。

村內的收集點放置了兩個滿是垃圾的大垃圾桶,清姐手腳並用,先用腳頂住垃圾桶底、再輕輕用手拉拉、摵起,便把垃圾桶搬上手推車。她說最多垃圾的時候,一朝早便有五、六桶爆滿的垃圾,「我呢度啲村民算少!」清姐「滿載而歸」,推著兩桶垃圾到村子對面垃圾站,等候垃圾車駛至夾走。

這天只有兩大桶垃圾,相對算少,「凍到手硬腳硬」的清姐把它們運送到村外的垃圾站。

「呢兩日天氣凍得滯,凍到手硬腳硬,不過郁動就好啲嘅。」清理完大垃圾桶,是真正清姐「郁動」的時間。她負責清潔的範圍,包括車路兩旁的行人路、橫跨兩條來回行車線的天橋和橋底;要推著車子上落天橋掃除樹葉和垃圾,也要清理狗糞箱和垃圾桶。

「最辛苦係掃地…推垃圾、推完也有得回氣,但掃就好長條路,一路掃掃掃掃…」清姐推著放上兩個小桶的手推車,由村口開始掃起,在竹掃把頭沾沾水、「硬弸弸好難掃,有水好掃啲」,把地上的枯葉、灰塵和垃圾囤在一起,再轉用小掃把掃上垃圾鏟、倒進桶子。

記者用 Google 地圖粗略估算,清姐要掃路段單邊約長 800 米;她要清掃兩邊行人路、橫橫跨兩條來回行車線的天橋和天橋底

路上不時看到蝴蝶屍體,清姐總會停步,把牠們撿回石壆,然後說「對唔住呀,哎吔…」清姐走走掃掃無時停,也花了大半天才完成整段路。

寒流下垃圾站內放飯「食風」 「凍不特只,係污糟邋遢」

到 11 時半的一小時午膳時間,以為清姐終可歇息,豈料卻是寒冷天的艱難時刻,因她要在垃圾站裡「食風」兼吃飯。「凍不特只,係污糟邋遢、老鼠屎、好臭!」清姐笑著說。

去年 11 月,環境及生態局局長謝展寰回覆立法會議員時表示,食環署已全面檢視清潔工基本需求安排,包括飲用水、短暫休息地方、工具用水及廁所設施等,「確定所有前線清潔工人都獲得所需的安排」。但礙於地理環境所限,部分設施位於工作地點之外,有關設施雖位於十分鐘路程內,但「一些前線同事會因方便、或其他原因,選擇在垃圾站內或是露天地方休息或進食」。

與局長指的「前線同事選擇」相反,清姐說,他們是沒有選擇,因鄉郊食肆少,在茶餐廳吃一餐動輒花數十元至近百元,更不可能搭疏落的小巴到距離遠的市區吃飯,工友因此多自備午餐;而在鄉村,只有垃圾房是工友可休歇之處和用膳的地方。

午膳休息時間,清姐只能回到垃圾站吃飯;站內上下空隙透風,工友用木板把頂部封住,到處掛著工友的便服、鞋子、勞工手套和清潔用具等,環境壓迫。

缺水電垃圾站作休息處 寒天飲暖水須自備瓦斯爐

約 3 米乘 5 米的垃圾站,門口擺放了數個爆滿的垃圾桶,旁邊堆積一地由附近居民扔棄的衫褲鞋襪。垃圾站有一道鐵閘,上下有空隙透風,工友用木板把原來也通風的頂部封住;站內掛著工友的便服、鞋子、勞工手套和清潔用具等。坐在這裡吃飯,充滿壓逼感、也陣陣寒意。「你夠鐘食飯咪坐低,坐喺度都好凍呀…冇地方匿真係…」清姐顫抖著說。

垃圾站旁邊擺放數個爆滿垃圾桶,堆積一地扔棄的雜物,清姐形容環境「凍不特只,係污糟邋遢」。

她通常只吃麵包和餅乾,因帶飯要揹笨重的飯壺、又要自備食水。「熱水?你就想呀,電又冇,我哋飲水都係靠自己揹過來,飲晒就冇㗎啦。」這個垃圾站沒有電力供應,僅有一條喉供應自來水;不過,食環署職工權益工會副主席李美笑向《集誌社》表示,該處的自來水是工友自費駁喉供應的,「因為食環署要搞可能要成年幾,工友話熱死自己搞」。

身處設施欠奉的鄉郊,寒冬下想飲杯暖水,工友們就要用自備的瓦斯爐煲水喝。覺得冷了,便披上垃圾膠袋,「搵啲膠袋笠住自己,會暖好多、膠袋好暖㗎!」還幸村民友善,車房、士多也會叫清姐進內坐坐休息,鄰近的酒樓職員也會叫她入內盛水。

缺水缺電下,清姐一般只吃餅乾麵包,寒冬下想飲杯暖水,就要用自備的瓦斯爐煲水。

入行 26 載見證鄉郊變遷 獨垃圾站十年如一日

午飯過後又繼續工作。推著車步出村子時,沿路村屋的小狗吠叫,清姐笑著向她們打招呼,「豆豆、黑妹!做咩呀?」有出入的村民跟清姐說早晨和謝謝。1998 年 3 月入行,這位服務鄉郊 26 載的老臣子,近來月薪加至約 17,000 元;曾經歷四處替更的日子,後來接手固定清潔這條村子,如是者日復日、讓村民每朝起來便有潔淨環境,已達十年之久。

這十年來,清姐看著不少村民長大、環境改善,獨垃圾站十年如一日。她只期盼鄉郊垃圾站能有電力供應,至少在大熱天能吹一吹風扇、冬天能喝一口暖水,平日也可以用微波爐翻熱飯盒。

服務鄉郊地區多年,清姐見證村民成長、環境改善,獨垃圾站的設備十年如一日。

全港 900 個垃圾收集站 署方擬增設 75 個太陽能供電休息設施

局長謝展寰在去年 11 月表示,鄉村式垃圾收集站一般面積較小、無服務員當值,礙於地理環境所限,不能在該些收集站內提供員工設施,食環署會盡量安排相關清潔工人使用附近的垃圾站或署方其他場地設施;為改善鄉郊清潔工休息環境,食環署擬加設太陽能供電的休息站及相關設施。

食環署回覆查詢表示,署方現有約 1,100 名鄉郊清潔工,在鄉郊地區設有約 900 個鄉村式/臨時構築垃圾收集站。署方指計劃在 13 個鄉郊地區,增設 60 個太陽能供電設施休息室、為 15 個提供員工休息貯存設施,加設類似太陽能供電;目前有 26 個太陽能供電休息室,和 9 個員工休息貯存設施,已完成加設太陽能供電工程。

今年 64 歲,還有一年便退休,清姐笑說自己仍有氣力、不想退下來,「唔做嘢好悶㗎細佬,做下嘢好啲嘅。你唔做嘢成日坐喺度,做下嘢又一日!」。

李美笑表示,目前新界大部分鄉郊垃圾站缺水缺電、情況惡劣,政府加設太陽能設備的目標太少,「梗係少啦,鄉郊清潔工都成千人」。她認為最重要是加快速度,替全港鄉郊垃圾站加設水電設備,也可於站頂增設太陽能板供電。

勞工界立法會議員周小松表示,嚴寒天氣下,鄉郊清潔工友設備不足、仍要戶外工作,情況不理想。他認為長遠而言,應建有水電供應的休息室,讓工友避寒避暑。但他理解部分地方或因環境所礙,無法設增相關設施,故應有短期措施,例如在寒冷天氣下、設類似暑熱工作的休息指引,讓工友在寒冬休息,免對於人體造成嚴重影響,「香港熱多冷少,咁凍天氣都是一日半日,不如讓他們休息一下」。

署方表示,除遵照勞工處指引為員工提供所需物資,及按法例於合約條款中,為承辦商前線清潔工提供保障外,亦積極在其他方面提供有效改善措施以紓緩戶外工作,對前線清潔工人健康的影響;署方有為員工提供禦寒冬季制服,而合約亦訂明承辦商須為所有僱員提供工作制服及防護衣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