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尋回曾憲哲|重組逾千航拍照見疑似校服 測量師分析消防拍攝方法未完善

分享:

17 歲男拔生曾憲哲失蹤第八日,上周三( 11 日) 被消防尋回。在找到憲哲的前一天( 10日),測量師李偉鵬曾用航拍機,在 15 分鐘內拍攝 1300 張照片尋人。搜救人員尋回憲哲後,李偉鵬再對比圖片,重組事件,發現自己曾拍攝到憲哲的蹤跡;在不遠處更拍到疑似憲哲的校服;當時最近的一隊搜救人員,跟憲哲距離 150 米。

李偉鵬強調,拍攝到憲哲的身影屬「好彩」。他當日是如何一步步收窄搜尋範圍?民間的搜索力量及科技,可如何做得更多?此外,消防處表示,今次以人工智能分析航拍照協助搜救,李偉鵬指出,消防的拍攝方法未夠「密集」,或導致部分地方「漏拍」。

攝影:劉貳龍

重組 1300 照片 怎找到曾同學的蹤跡? 

曾憲哲 10 月 4 日中午離校往石門後失蹤, 至上周三( 11日)方被尋回。當時憲哲沒帶電話,家人當日便在社交媒體發文尋人,其後民間搜索隊及舊生,一度在石門山一帶、沙田城門河、馬鞍山、西貢、旺角等地方搜索。

三日後,即 10 月 7 日,警方表示調查發現,曾憲哲最後被發現在 10月 4日下午2時30分,行經小瀝源行善里前往馬鞍山郊野公園方向,遂鎖定馬鞍山郊野公園搜索。憲哲失蹤期間,經歷颱風小犬襲港,當時義務搜救隊在颱風下續尋人,警方及消防亦在颱風後出動過百人上山搜救。

航班追蹤網參考飛行服務隊搜索範圍

測量師李偉鵬受郊野義務搜索隊(CVST)所托,在憲哲被尋回前一日, 即 10 月 10 日下午 1 時至 1 時 15 分,在馬鞍山郊野公園以「仿地飛行 (terrain follow) 」方式拍攝 1300 張照片。李偉鵬解釋,「仿地飛行」即是無人機會自動跟著該地方的地勢,保持相若高度拍攝。是次拍攝,其無人機距離地面高度約 50 米。

他以搜索隊提供的數據,向相熟的前線搜救人員,包括警方、消防等,了解搜索路線,並在航班追蹤網頁「Flightradar24」檢視政府飛行服務隊的路向,綜合上述資料自行分析,「直覺」決定仔細拍攝馬鞍山郊野公園近老鼠田坑一帶,其後在網上公開照片,讓過百名熱心人協助看航拍照片,助尋憲哲的位置。

李偉鵬用了航拍照片建立一個 3D 模型,以助尋人

若未能呈現上述 3D 模型,請點擊此連結觀看

航拍發現曾同學的位置。(圖片由李偉鵬提供)
航拍發現曾同學的位置。(圖片由李偉鵬提供)

照片發現憲哲地方跟獲救位置相距近四米

10 月 11 日下午,憲哲被尋回後,李偉鵬再分析前一日拍攝的航拍照片,發現 1300 張照片當中,有三張照片能清楚拍攝到憲哲的身影。此外,他也用了航拍照片建立一個 3D 模型。李偉鵬從航拍機找到憲哲的位置,與憲哲實際被搜救對伍找到的位置,經李偉鵬計算,兩個地方,距離只有 3.76 米。

河流上游拍到疑似校服

此外,航拍照片亦拍攝到,河流較上游的位置,有一件白色衣物、一條黑色褲,疑為憲哲的校服。該疑似校服與李偉鵬找到憲哲的位置,直線距離相差約 163 米。

航拍機拍攝到一件白色衣物及黑色褲,在水源上流位置。(圖片由李偉鵬提供)
航拍機拍攝到一件白色衣物及黑色褲,在水源上流位置。(圖片由李偉鵬提供)

航拍照片亦可見到搜救隊伍。有一隊身穿軍綠色制服的警察,在車路上搜尋;而航拍照片拍到有兩名身穿橙紅色上衣、頭戴黃色頭盔消防隊伍,相信是河流下流的橋上尋找;另有身穿綠色制服,相信是警務人員的搜隊人員,在山坡上尋人。李偉鵬計算,當時最接近的搜救隊伍是山坡上的警務人員,他們距離憲哲有 150 米,另一隊在上搜索的消防,則距離憲哲 158 米(見圖)。李偉鵬解釋,搜救人員與憲哲的位置相隔了一條河,意味搜救人員與曾憲哲最近之時,是在不同的山坡上。

航拍照片拍攝到,在山坡中間,有警員爆林搜索。(圖片由李偉鵬提供)
航拍照片拍攝到,在山坡中間,有警員搜索。(圖片由李偉鵬提供)
航拍照片拍攝到,消防員搜索。(圖片由李偉鵬提供)
航拍照片拍攝到,消防員搜索。(圖片由李偉鵬提供)

李偉鵬是香港註冊土地測量師,同時是英國皇家特許測量師學會專業評核試委員會主席,日常工作協助繪製地圖,亦協助土地測量。在 2005 年,他曾因繪製野外定向地圖,協助警員找尋休班警員丁利華、2018 年曾以無人機助尋滑翔傘失蹤者鍾旭華、今年八月起,協助搜尋失蹤的男子甯國良,及在今次使用航拍機助尋同學憲哲。

倡引入無人機助搜索 「鬧」了政府四年

自鍾旭華事件,他已建議政府應使用無人機技術協助搜救。最終消防處引入無人機,及在今年首季起應用 AI 軟件分析圖片。李偉鵬形容,過程中已「鬧」了政府四年,包括在鍾旭華的死因庭上親撰報告,批評當時搜救隊伍未有好好運用科技尋人,令香港成了「愚蠢城市」。

對於今次可以成功以航拍機拍攝到失蹤人士的蹤影,他說這或是首次有照片拍攝到失蹤人士,認為技術對於尋人有所幫助,不過,他在訪問期間多次提及「做得唔夠好」,因未有及時看照片尋人。李偉鵬解釋,他其他時間要上班、開會等,只能在工餘時間去協助尋人。

他也強調,今次拍攝到憲哲屬幸運,但他認為今次是寶貴經驗。他提到,相信今次有過百人協助看圖尋人,因有數個自發搜救的團體均與他有聯絡,「但個個都同我講話唔識睇,舊舊都係綠色,我一個鐘就已經睇晒。」他說,就算使用AI 都有其局限,或無法偵測到照片中的部分元素,因此他認為,若教育到更多市民協助看航拍照片,相信有助尋人。

消防員救出曾同學一刻。
消防員救出曾同學一刻。

集誌社小檔案:搜救團隊尋回憲哲的經過

在曾憲哲失蹤期間,消防處共動員122名消防員、24名救護員搜救。曾憲哲獲尋回當日,消防曾交代搜救隊伍當時決定到有水源、有密林地方進行深度搜救。搜救團隊在溪澗附近撥開一個草叢,在該處發現他。消防處高級消防隊長張天瑜在隨後的記者會上解釋,稱找到憲哲的位置,之前都曾搜索過,但山上的環境,如果在一些灌木叢、或一些較長的草,「如果佢瞓咗係度,我行過,我都未必會見到佢,除非我完全撥開晒嗰一帶植物,先可確定嗰啲地方係冇人」。她說,很多時,有些路線要重覆的行,或從不同方向再行,以不同視覺搜索。她補充,在搜索的第一天,已有人行過有關位置,包括民安隊的同事,至發現憲哲當日( 11日 )的上午,消防也有派同事行過有關位置。

除李偉鵬外,消防處也在今次的搜救中引用了航拍技術。消防處在 10 月 10 日下午亦以航拍機拍攝過萬張照片,再輔以人工智能分析,收窄了搜救範圍。不過,李偉鵬檢視過消防處展示過的航拍路徑,認為消防處拍攝時的間距太大,或導致部分地方遺漏拍攝。

消防處在 10 月 10 日下午出動無人機,在十平方公里的搜索範圍當中,拍攝過萬張航拍照片。消防處回覆《集誌社》查詢時表示,當日出動了三部航拍機拍攝,拍攝時間為下午 12 時至 5 時。

在找到憲哲的位置,李偉鵬及消防處在同日下午都有使用無人機拍攝,不過,消防未有拍攝到他的蹤影。李偉鵬指出,若要清楚拍攝到地面的情況,無人機拍攝每張照片的位置,距離要相當接近,才可以令到相片拍攝的範圍有更多重疊。

他表示,自己操作的無人機拍攝,每張照片的位置距離為 9 至 21 米,照片的重疊比率可達到 九成,但消防處的距離則為 15 米至 35 米,推斷消防處或因處理的影像過多,記憶體不足,又要遷就檔案大小讓 AI 分析,因此未有密集拍攝該位置,惟因此「漏拍」部分地方。

消防處回覆《集誌社》查詢時表示,無人機拍攝每一張相片時的位置都會轉變,系統不能依賴上一張或下一張相片進行直接比較;而相片由於是在空中垂直或以特定傾斜角度拍攝,該些相片所拍攝出的人體形狀,與平常使用水平式拍攝的角度有所分別,以此辨認人體形狀與物件位置會有一定挑戰;加上待救者有機會停留於樹冠下或樹林內,待救者有時會站立,坐下,捲曲,甚至平躺,這些動態亦會影響系統辨識的成功率。

消防處稱,現時已與本地大學合作,利用科研技術,以全力提升該人工智能圖像分析軟件於山嶺搜救的偵測成功率。系統的其中一個成功關鍵,是每張相片採樣時的一致性與及其相關重疊率,其中適當的地面採樣距離 (Ground Sampling Distance)、採樣傾角都是重要的考慮因素。在這一方面,消防處現正與地政總署緊密合作,持續深入交流各種無人機的拍攝技術,以助發展圖像分析軟件技術,希望能更準確分析相片以助搜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