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小伙子熄演|劇團半年兩度被取消場地 決暫停製作 創辦人:冇空間,得返理想

分享:

藝術團體「小伙子理想空間」今( 31 日)表示,香港兆基創意書院按教育局發出指引,要求解除與該團的場地租約,致兩個劇目取消。該團團長唐浩翔向《集誌社》表示,有人向教育局投訴他「言論不當」,院方按「國安」指引取消場地,數十年青人心血付諸流水。這次已是「小伙子」第二次被取消場地,唐對港藝術發展感絕望、嘆已無空間創作,決定今起暫停製作藝術項目,苦笑說:「我冇空間㗎啦,我呢個『小伙子理想空間』,冇咗空間,得返理想,得返諗。」

兆基書院回覆查詢時表示,作為藝術學校,會在可行的情況下出租支援藝團的製作。但書院為教育局管轄的直資學校,課程、學生發展及場地使用等安排,都需要聽從教育局指示。教育局回覆時指根據「國安」指引,學校有責任防止校舍出現不恰當使用情況,又指接獲投訴後,「已與學校聯絡,了解實情」,為學校提供適切的意見。(新增教育局回應已於內文更新)

藝發局戲劇界民選代表區永東,曾多次聯絡教育局求解釋不果,他質疑,若當局因不明來源截圖指控而取消場地,當事人無辯解機會,做法窒礙創作空間。劇作家莊梅岩則在社交媒體指,事件涉有人向教育局舉報,指劇團團員在 2019 年曾發表「不當言論」,批評國安未立案、劇團卻被懲罰,情況失智,「我最痛心的是,這次因為這種失智又擾民的管理,傷害了一班無辜年青人。」

劇團今發文表示指兩個劇目演出取消,因兆基創意書院被教育局要求解約。(圖片來源:小伙子理想空間Facebook)

兆基創意書院被教育局要求解約

非牟利劇團「小伙子理想空間」原定在 2 月 2 日至 4 日於兆基創意書院多媒體劇場,公演兩個劇目《三分鐘銀行》及《窮一生藝術館》,兩劇均屬該團全自資的青年藝術發展項目。

「小伙子理想空間」創辦人及團長唐浩翔,今在社交媒體發文,表示在 1 月 19 日得悉,兆基創意書院接獲九龍城區學校發展組發出指引,要求書院與該團解除場地租約,以致演出取消。劇團表示多次致電向各方了解,但無助事情發展,於昨日(30日)接獲最終通知,現正尋求繼續演出的方法。

稱院方按國安指引取消場地

唐浩翔接受《集誌社》訪問時表示, 書院向他解釋,教育局收到投訴,指他本人曾發表不當言論,院方需按《國家安全學校具體措施 (2023 年 6 月增強版)》,取消劇團的場地。他坦言,不知道投訴內容,一直與院方協調、了解是否有誤會,直至昨日收到書面通知取消場地,「如果我觸及國安法,你應該聯絡不到我,即代表著那些是無關痛癢的事。」唐表示,製作內容和製作者均無觸及法律、或政治敏感題材,兆基也看過劇本及綵排片段,他認為取消場地是針對個人,與作品無關。

兩劇目籌備一年,原定今晚入台準備,昨被取消場地。唐浩翔說,這幾天一直尋求繼續演出的方法,惟難以短時間轉場,因劇目製作是按兆基的場地空間想像出來;加上 22 名演員,全是 17 至 30 歲的青少年,「如貿貿然找個地方給他們演出、做咗佢,對他們來說是超級超級唔公平,還是超大的壓力。」

他仍盼望是一場誤會,能如期在兆基演出,「但無奈地我相信都唔會有咁嘅奇跡出現。」他對藝術發展未來感絕望,「我冇空間㗎啦,我呢個『小伙子理想空間』,冇咗空間,得返理想,得返諗。」話畢他一聲苦笑。

唐浩翔接受訪問表示並不知道相關投訴內容,又形小伙子理想空間「冇咗空間,得返理想」。(圖片來源:小伙子理想空間 Facebook)

對藝術發展感絕望 劇團暫停一切項目

劇團在聲明表示,兩劇的目標是讓不同階層年輕人接觸表演藝術,但最終不能如期上演,讓台前幕後參與者數百小時的努力付諸東流,該團表示無奈、及對本港藝術發展的未來表示絕望;並宣布即日起暫停製作一切藝術項目,「希望未來有天可以再次有『空間』將我們所想創作的藝術作品重現於各位觀眾眼前。」

翻查資料,劇團去年亦曾被取消演出場地,原定去年八月底舉行的粵語音樂劇《百花舞廳》,但香港藝術中心壽臣劇院指劇團違反場地租用協議,即時撤銷場地租用資格,演出被取消,損失 150 萬元。唐浩翔直言自己屋邨出身、家境非富裕,資金是由志同道合的人、花畢生積蓄籌集,打擊甚大。

他形容,停止製作是被迫決定,「唔會係我自己決定,唔係用槍指住你唔畀你做,但冇場地,咪即係冇得做。」他坦言,背負台前幕後四十多人的責任,壓力巨大,「背著一班人的心血、努力,不可以再給它發生。我狀態已經好差,如果再有多一次,我唔知我承唔承受得住。」他說今次是自資演出,兩劇目合共損失 15 萬元,而劇界在這時勢甚為艱難,會盡力處理餘下的事情。「我每日都同自己講,比我艱難嘅人有好多,我未敢放棄,未想放棄。我會努力去處理我可以處理嘅嘢。」

莊梅岩:很明顯青年人 is not their concern

劇作家莊梅岩在社交媒體表示,兩周前收到劇團團長唐浩翔電話,指演出被迫出消,因有人向教育局舉報,指該劇團的團員在2019年曾在社交平台發表不當言論,於是教育局要兆基解除他們的場地租約。莊指,兆基書院與藝發局民選代表區永東看過劇本和排練錄影,都沒有發現任何違反國安條例的作品。

莊表示,前日偕唐浩翔、跟兆基工作人員及九龍城教育發展組的王鈺棋女士對話,兆基指辦學機構無奈要跟隨教育局指引,王則拒見。她表示,曾在電話中請求王理解,取消一個演出,不同取消一個飯局,因餐廳尚可將食材分給其他餐廳,但臨時取消演出,劇團兩個月準備即白費,「你這樣是將一班年青人的夢想和努力不屑一顧。很明顯,年青人 is not their concern。」

莊指出,取消場地過程神袐壓抑,她指不敢相信關於場地的霸凌情況已達平民百姓層面。她又指,國安部門未立案的事,如今未經專業調查、沒有討論空間,一概被定案、懲罰、無限期針對,認為情況荒謬,「十分失智、十分擾民」、「我最痛心的是,這次因為這種失智又擾民的管理,傷害了一班無辜年青人。」

區永東:無辯解機會窒礙創作空間

藝發局戲劇界民選代表區永東則向《集誌社》表示, 1 月 19 日之後,他曾三次電郵聯絡教育局,抄送文體旅局局長、以及身兼藝發局主席的立法會議員霍啟剛;他又曾數次致電九龍城區學校發展組教育主任,但對方每次都不在或不方便,直至 1 月 29日獲電郵回覆,提到學校「需營造平安有序的校園環境」、及「香港兆基已根據既定指引及程序處理事件」。但區永東指,他和兆基看過相關劇本及綵排,僅為年輕人的故事、沒有爭議性題材,質疑如何令校園不平安。

據區了解,教育局是收到舉報、截取唐浩翔的個人言論作投訴,但局方未向他提供相關截圖,唐無辯解、澄清和上訴的機會。區永東認為截圖來源不明,憑此指控唐言論不當是做法不公,「製造截圖何其容易,怎樣能夠核證指控的理據是有效真確,亦需要有程序公義、要有辯解澄清空間。這樣會否業界因一些私人恩怨,就令到演出不能進行,這不能接受。」他指演出者都是年青人,希望政府三思,讓演出繼續;同時局方應有清晰機制,不能因不知明來源的「證據」取消場地,而當事人亦無辯解機會,做法會窒礙創作空間。

兆基創意書院回覆查詢時表示,作為藝術學校,會在可行的情況下出租支援藝團的製作。但書院為教育局管轄的直資學校,課程、學生發展及場地使用等安排,都需要聽從教育局指示。《集誌社》向教育局查詢有關投訴是否匿名舉報?局方曾否調查及讓劇團辯解?劇團發表甚麼「不當言論」及如何違反指引等問題。教育局晚上回覆時未有直接回應,指根據《國家安全:學校具體措施(增強版) 》指引,學校有責任防止校舍出現不恰當使用情況;又指接獲投訴後,「已與學校聯絡,了解實情」,按指引準則為學校提供適切的意見及支援。

集誌社檔案:教育局「國安」指引內容

教育局的《國家安全學校具體措施 (2023 年 6 月增強版)》提到,指引是為協助學校全面落實國家安全教育工作,以擬定計劃及制定相關措施,安排學校的管理和行政工作,加強學生對國情和國家安全的認識、提升國民身份認同,締造平和有序的校園環境和氣氛。文件指出,辦學團體應領導屬校的學校管治機構,為學校制定及持續檢視與維護國家安全及國家安全教育相關的具體措施,包括學校行政校舍管理和資源運用等, 並向其屬校發信或通告,提示屬校在不同工作範疇須注意的事項。

文件提到學校行政要點,包括參考教育局指引,因應校本情況,制定具體策略和應變措施,「締造平和有序的校園環境和氣氛」,防止政治活動入侵校園;而借用學校場地,亦是學校行政的範圍。文件附錄載有「維護國家安全及國家安全教育相關措施的年度報告」的範本,在「學校行政」一欄,列舉一例:「副校長及總務組已更新租借校園場地及設施指引,加入條款向租借組織清楚說明不得進行政治宣傳或涉及危害國家安全的活動,並已於於20XX年X月會議通知所有教職員。」;「學校在20XX/XX學年借出學校禮堂X次,已嚴格依照租借校園場地設施指引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