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小犬餘波| 市民機場留宿、欲留車廂遭驅趕 李家超:市民須有自我預警

分享:

星期日(8日)小犬襲港期間,天文台在 15 分鐘「預警」下改掛 9 號風球,大批旅客滯留機場、的士站大排長龍,滯留港鐵站市民欲乘的士被索「天價」。有當晚從日本返港市民下機後直接在機場留宿,另有乘客搭屯馬線途中、遇 9 號風球被要求於荃灣西站下車,欲在車廂休息期間遭驅趕。行政長官李家超今早(10日)出席回應傳媒查問時,表示過去由 8 號風球轉 9 號風較少、 有一段時間未掛過 9 號風,市民對此「必須有自我預警的提醒」。

公共交通工具及機鐵停駛下,大批旅客周日滯留機場(讀者提供相片)。

天文台在 8 日中午 12 時 40 分發出 8 號東北烈風或暴風信號,下午2 時 45 分曾表示「若小犬的颱風區進一步接近本港,天文台『有機會』需要改發更高熱帶氣旋警告信號」。隨後在傍晚 6 時 45 分宣布,將於晚上 7 時改發 9 號風球。當時不少交通工具如巴士已停駛,港鐵因應 9 號風球即時暫停所有露天路段港鐵、輕鐵、機場快綫等服務,導致大批市民滯留荃灣西、大圍、紅磡等站。有大批旅客滯留機場、的士站大排長龍,滯留港鐵站的市民欲乘的士回家被索「天價」。

大批乘客滯留港鐵大圍站。(相片提供:全民新聞)

李家超:市民須有自我預警的提醒

今早(10日)李家超出席行政會議前,有記者問到他如何看今次天文台的處理、以及事件是否反映交通疏導機制有漏洞。李家超回應時強調,無論天文台同事如何努力,特別是小犬變化快速和突然,科技永遠限制了天文台可以有多少時間由 8 號轉 9號。

李家超又指,過去較少由 8 號風球轉掛 9號,除上次颱風蘇拉以外, 9 號風球已有一段時間未有掛過,所以市民對 8 號轉 9 號風球此方面,「必須有自我預警的提醒」。他又指天文台在掛 8 號風後兩小時,曾有提及會留意變化、有可能掛更高風球,而資訊越早發放越好,但技術方面存在限制。

返港市民機場留宿 乘客欲留西鐵車廂遭驅趕

黃小姐前日(8日)與另外 3 名親友從日本福岡返港,當晚 7 時下機的她一早收到朋友電話提醒,指市區大部分交通工具已停駛,故一早打算在機場「醫肚」及在內留宿,未有出現大失預算情況。她憶述用膳時未見有人在抵港大堂排隊,到晚上約 8 時開始出現人龍,氣氛大致平靜,只偶有數名市民鼓譟。她隨後在鄰近機場快線出口的長椅睡覺,翌日早上 6 時離開機場,形容自己從未想像過,「竟然有一日返到香港但都返唔到屋企」。

C 女士(化名)則在機場任職清潔工,前日下班後從機場離開、轉乘屯馬線返回屯門期間,遇上天文台懸掛 9 號風球,列車隨即在荃灣西站停駛。她得悉站外有大量市民輪候的士,遂返回車廂內休息,期間被職員驅趕拒絕離開;站務員之後報警求助,C女士在警察勸喻下,離開改乘往烏溪沙的列車、到親戚家中留宿一晚。

荃灣西站大批乘客等候的士,有人被的士索天價。(相片提供:全民新聞)

李家超今早出席行政會議前表示,同意大量旅客和市民滯留屬不理想,已就港鐵因應  9 號風球停駛露天路段出現的滯留問題,已要求運輸及物流局、港鐵及機管局,以及運輸業界,研究如何改善在惡劣天氣下疏導乘客的安排。

立法會議員:應考慮在機場、博覽館站加上蓋

曾任職港鐵車務經理的張欣宇表示,據港鐵內部慣例,9 號風球下露天路段列車並非一定即時「sharp cut」,若生效當刻列車已在露天路段,並接近總站,該列車將會繼續接載乘客至路段總站;若生效當刻列車並非在露天路段,列車將行駛至最遠可到達的地下路段車站讓乘客落車,隨後才停駛。

他表示,明白港鐵基於安全理由制定停駛指引,而「做任何程序一定要劃一條線」,難免會造成不便,對此表示理解。至於有建議為港鐵所有現有露天路段加設上蓋,張欣宇則認為,相關工程需花費時間、金錢加固鐵路、改善通風等,費用須以「數以千億計」,惟 9、 10 號風球並非常見,反問「從社會資源的角度而言是否值得呢」,形容想法比較「天馬行空」。

張欣宇補充,懸掛 9 號或以上的風球原意屬提醒市民留家避風,故港府改善方向不應該趨向交通無阻,反而應完善機場安置滯留人士做法。在 9 號風球或以上惡劣天氣下,所有露天、機場快線等路段會停駛,張欣宇認為機場及博覽館站之間路段較短,較易監察是否出現意外,建議當局在該處加設上蓋、以安置機場旅客到亞博館休息。

港鐵回覆查詢時表示,鐵路露天路段在惡劣天氣下運作會面對極多不確定或無法預計的緊急情況,如塌樹或雜物被吹到路軌範圍,都有可能影響架空電纜或列車的運作,若繼續安排列車行駛會對乘客及員工安全構成威脅。因此在天文台改發 9 號烈風信號後,港鐵會即時暫停所有露天路段鐵路服務,而當時仍在露天路段行駛列車、則會駛至就近合適的車站始暫停服務,以確保乘客返回安全地方;地底路段則維持有限度服務,但有可能在未預先通知下暫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