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工殤紀念日 |修例提高罰則一年 三致命工傷定罪 平均罰款 4.3 萬元 低於舊例判罰

分享:

023年5月青衣船廠工傷意外現場。一名維修工人,在金屬塔式通架上預備移動棚架時,從工作台墮地身亡
2023年5月青衣船廠工傷意外現場。一名維修工人,在金屬塔式通架上預備移動棚架時,從工作台墮地身亡。

立法會去年通過《2022年職業安全及職業健康法例(雜項修訂)條例草案》(職安健條例),以提高違反職業安全的罰則,去年 4 月 28 日刊憲生效。條例原本最高罰款是 50 萬元,修例後極嚴重罪行可以作公訴,最高罰款為 1000 萬元及監禁兩年。同時增加簡易程序罪行罰則,僱主一般責任條文,最高罰款由 20 萬或 50 萬元,增至 300 萬元;僱員一般責任條文,由 1 萬、 2.5 萬或 5 萬元,增至 15 萬元。

舊例致命工傷判刑 六年平均罰 $77,933


《集誌社》統計, 2018 年至 2023 年,法庭對於致命工傷,用舊有的職安健條例作出了 217 次判刑,平均罰款 77,933 元,最高罰 30 萬元、最低罰 4500 元,未罰過當時 50 萬元的最高刑罰。

新例實施一年三宗定罪 罰款少於舊例平均數
去年 4月 28 日起發生的致命工傷,法庭會用新例審判,至今勞工處就五宗致命工業意外、向六名持責者提訴,全是傳票罪行,沒有動用最高達千萬罰款的公訴。

今年 1 月 15 日,法庭首次用新例,就致命工傷作出裁決。這場意外發生於去年五月,在土瓜灣中九龍幹線地盤,一名尼泊爾籍男工移走一輛升降台時,遭後方叉車撞斃。駕駛叉車的僱員被起訴,今年1 月 15 日被判罰款 30,000 元。同案另一名被告為涉事承建商,目前正接受審訊。

六年來第 16 名僱員被定罪

根據統計, 2018 年至今年四月,有 226 宗致命意外裁決,只有 17 宗被定罪者不屬於公司、佔用人或東主,當中有 16 名僱員、以及一名地盤安全主任。被定罪僱員分別有工人、地盤總管、項目經理、貨車司機、地盤經理、管工、電工、象式起重車操作員等。

2023年5月土瓜灣中九龍幹線地盤意外現場。一名尼泊爾籍男工移走一輛升降台時,遭後方叉車撞斃。
2023年5月土瓜灣中九龍幹線地盤意外現場。一名尼泊爾籍男工移走一輛升降台時,遭後方叉車撞斃。

此外法庭另兩次使用新例裁決,同樣來自青衣船廠意外。去年五月,青衣船廠一名維修工人,在金屬塔式通架上預備移動棚架時,從工作台墮地身亡。兩個承建商被起訴,今年 4 月 11 日被定罪,各被罰款 50,000 元。另兩宗修例後起訴的案件,分別涉及葵涌貨櫃碼頭龍門架起重機撞斃工人、薄扶林建築地盤工人從天台墮斃,審訊仍在進行。

船廠工人從通架墮亡 僱主罰款僅達最高刑罰的 1.67%
修例至今一年,六持責者被起訴、有三宗定罪,平均罰款為 4.3 萬元,低於過去五年7.79 萬元的平均罰款。青衣意外承建商被起訴,屬於傳票罪,條例最高罰款是 300 萬元,今次裁決罰款額僅佔最高刑罰的 1.67%。而土瓜灣意外僱員被起訴,條例最高罰款 15 萬元,今次裁決罰款額只達最高刑罰的兩成。

勞工處:評成效言之尚早


去年審議職安健條例時,勞工處曾表示預期修例後,法庭會相應地提高罰款額,以達足夠阻嚇力。三宗新案例罰款額,仍低於五年平均罰款,是否未符當局預期?勞工處回應《集誌社》時表示,修例後定罪案件為數不多,加上大部份相關的案件屬於巡查時發現,「相對案情較輕微的違例個案」,現階段評估提高罰則的阻嚇作用和成效仍屬言之尚早。

處方指,修例後勞工處可對極嚴重個案違規持責者,引「可公訴罪行」提出檢控,雖暫未有持責者被勞工處循「可公訴罪行」檢控,然而就近期發生的嚴重工業意外,勞工處完成調查後,會考慮以「可公訴罪行」檢控持責者。

工權會:修例後個案刑罰不合理


工業傷亡權益會總幹事蕭倩文認為,定罪過低一直為人咎病,修例後三宗新例裁決只罰數萬元,情況不理想,「一條人命罰幾萬蚊一定唔合理,希望提高刑罰,無十倍都五倍。」她指,冀判決符合社會期望。


蕭表示,法官判裁時具獨立思考,但很多時亦會視乎社會氣氛,以及政府的反應,當社會討論熱烈,法官或意識到案件的嚴重性,「個案無聲無色、一單半單發生,政府又不釋出意外調查情況,好難形成社會討論。」她認為,當局除了應公開意外的調查報告,並表達關注案件的信息,促成社會關注和輿論,讓法庭正視問題,「令法官放棄之前保守的看法或者案例。」她期望重大事故會有嚴懲,不斷累積案例,增加罰則。

工業傷亡權益會總幹事蕭倩文
工業傷亡權益會總幹事蕭倩文

商會指官認為承建商責任不大


香港建造商會會長林健榮反駁指,法例已賦權法官增加刑罰,有關裁決結果,反映法官認為承建商責任不大。「人命就等於幾萬蚊、劃上等號。個等號係咪話畀你聽,個官有問題呢?係咪條法例唔賦予個官罰咁多呢?嗰時(修例前最高刑罰)都唔係話幾萬蚊㗎,都係講緊一百幾十萬,如果係個承建商問題,點解個官唔罰到盡呢?咁簡單道理咋嘛。」

林建榮:「工人安全意識未到位」

他指,很多時候工人安全意識未到位,「如果一個工人做嘢,要搵一個人睇住佢做,而大家唔放心,又搵多個人,睇住睇住嗰個人。香港已經冇晒競爭力,建築成本又高,失咗互信冇用,如果每個人做好自己責任,好多事情唔會發生。」

修例階段,建造業界曾指修例帶來壓力,特別是公訴罪行 1000 萬元最高罰款過高。林表示,即使當局尚未對嚴重工傷作出公訴,業界壓力仍存在,「法例就係法例,有就係有」。

勞工處曾指出,若處方認為法庭就個別案件的判刑未能達預期的阻嚇力,會向律政司建議就判刑提出覆核或上訴申請。修例後的兩宗致命意外的定罪裁決,會否上訴?勞工處回覆表示,處方就個別個案徵詢了律政司意見後,決定不會就定罪罰則提出覆核申請。自 2018 年至今,處方曾就 12 宗涉致命工傷意外的職安健罰則提出覆核申請,律政司取得法庭審訊記錄騰本後,撤回其中 11 宗申請,現時仍有一宗申請正在處理。

致命工傷 判罰資料庫 統計五年近200判刑 一條人命最低罰$4500

發展局七次停標、一次釘牌

除了起訴職安健罪行,過去兩年,發展局亦針對工務工程承建商加強規管。發展局於 2022 年 11 月更新《承建商管理手冊》,加強規管發生嚴重事故或違反工地安全相關法例而被定罪的認可承建商,對工務工程承建商採取規管行動,包括暫停投標工務工程、或從承建商認可名冊除名(釘牌)。

發展局自更新《手冊》起,曾發出八次新聞公報,宣布規管工業事故的承建商。當中七次,是暫停涉事承建商競投工務工程的資格,包括沙田污水渠清洗工程,兩名工人被困沙井死亡,承建商被罰停投標資格。去年九月港鐵旗下圓方商場,地下密閉管道釀兩死工業意外,承建商被暫停工務工程的資格。

一次是拒絕承建商註冊續期申請,亦即釘牌。相關承建商「精進建築工程有限公司」,涉及 2022 年 12 月油塘地盤塌工字鐵擊斃工人事故。該公司同集團另一間「精進建築有限公司」,則涉及2022 年塌天秤意外,亦遭暫停投標資格。

48間承建商停標 36已解除

發展局回覆查詢指, 2021 年至今,因嚴重工地安全事故曾暫停48間承建商的工務工程投標資格,當中有36 間已滿足解除規管的要求,重獲投標資格。

兩次檢控疑涉工傷案者誤殺


此外去年警方兩度以誤殺罪,起訴工業意外的懷疑涉案人士。去年九月圓方工業意外,兩名工人被困地下管道、吸入毒氣致死。工程大判及二判被控誤殺,法官拒絕兩被告保釋申請,還押候審。另一宗是 2017 年港珠澳大橋工程,發生工作台倒塌兩死意外,承建商聘請的法籍工程師去年九月來港時被捕,被控以誤殺罪,獲准保釋候審。

林建榮質疑釘牌是未審先判

工業意外中有判頭被控誤殺,但調查及審訊當中就不能保釋,林建榮對此有猶疑(hesitate),「未有定論之前,每個人都好大壓力、有suffer,concern係呢樣」。他又指,有意外責任未釐清、尚待調查,但一有問題,承建商就要被釘牌、暫停招標,與未審先判沒有分別,「如果有證有據,件事是因承建商,我哋對此舉動無意見。但如果唔關承建商事,又已經被政府停牌,我覺得我哋好無辜。」

林指出,停標影響巨大,不能落標等同沒有生意,加上銀行對相關情況十分敏感,銀行會對公司另作評估,「依家咁嘅經濟環境,無銀行支持,公司亦都比較難搞。」

蕭:停標釘牌強硬可行 建議設上訴機制

蕭倩文認為,職安健條例主要針對僱主與僱員違反安全守則,如個案嚴重、且證據顯示有誤殺成份,以誤殺罪起訴,是堵塞職安健條例的不足和漏洞。

她指,停標和釘牌是強硬措施,對公司有阻嚇力,而此舉是對業界的強烈警告,能做到阻嚇和警剔效果,屬可行方向。針對「未審先判」情況,她建議政府設上訴機制,如公司能提供資料,顯示有力證據指出事件與公司,則可在決定停牌前設立觀察期。

發展局回覆表示,嚴重工地事故後,會立即暫停承建商工務工程投標資格,承建商須進行獨立安全審核,以檢視其安全管理系統,並按安全審核結果,提交改善方案及落實改善措施,待局方審視,及確信其具備有效安全管理系統,才會考慮恢復其投標資格。局方往後亦會因應事故的調查結果,召開研訊,按需要進一步向承建商採取規管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