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廢木化蝶|中大回收校園、城市塌樹 藝術系學生巧手雕琢「重生」

分享:

現時收集的廢木中,約三分二來自中大校園,其餘則來自Y‧PARK 或藝術界的行家。

根據最新的《香港固體廢物監察報告》,在 2022 年,香港園林廢物棄置堆填區數量近七萬公噸,同年 Y‧PARK 處理 8,700 公噸園林廢物,佔棄置量約 12.4 %。在香港摩天大廈林立,夾縫中不乏綠油油的樹木,為都市帶來生機,Y‧PARK 處理量低迷,在鬧市中倒下的樹木,是否只有被直送堆填區?

在中大藝術展覽中,不難見到以木雕製而成的藝術品。藝術系四年級生秦清心,使用台灣相思木製成的《蝸居》,配合循環播放的影像,只見清心背着木蝸牛硬殼,肩負人生的重擔前行。作為照顧者的清心表示,家一方面為她提供保護,同時又為她帶來重擔和壓力,希望以作品表達自己對於「家」既愛又恨的矛盾情感,以及嘗試放下包袱。

中大藝術系兼任講師朱卓慧盼藉著回收塌樹,作為創作的原材料,減少浪費之餘,亦可鼓勵學生多觀察身邊事物,及發揮創意

塌樹來自中大校園等地

接任中大藝術系雕塑科約一年的朱卓慧分享,展覽內的木雕,主要均由中大及本港其他地方收集的塌樹所創作。為鼓勵學生用盡現有材料自由發揮、減少仍有價值的木材被送往堆填區,該系多年前開始,收集中大校園或城市內的塌樹,供修讀雕塑課程的學生使用,現時收集的廢木中,約三分二來自中大校園,其餘則來自Y‧PARK 或藝術界的行家。

塌樹獲「收容」後,並非立即「重生」,要經過切割、一至兩年乾燥處理等程序,最後才可供學生用於雕塑創作。而藝術系收集、處理塌樹的工作,主要由技術員鄭裕林一人處理。訪問當日,他熟練地穿上工作服、戴上安全帽及面罩後,一時舉起鏈鋸將木頭裁成合適長度;一時走到另一段,用火槍溶蠟並將其抹在木頭的兩段。

製造雕塑作品前,雨木必需經過烘乾程序

鄭裕林解釋,乾透的木材更堅硬耐用,因此製造雕塑作品前,雨木必需經過烘乾程序。然而,這個程序需時一至兩年,先在木段兩端塗上防水油漆或蠟,將水分封在木材中,再讓其慢慢天然風乾,避免木段因過快抽水而容易破裂。

木頭「有機、有溫度」

鄭裕林在國立臺北藝術大學修讀美術系學士、2020年於中大藝術系藝術碩士畢業。他在中大藝術系擔任技術員已有兩年。重返中大藝術系前,鄭與樹木已有淵源,學士主修版畫的他表示,木材雖看似「一岩一窟」,但仍可以透過不同機器或打磨方法打造成理想模樣;相比水泥等材料,木頭更「有機、有溫度」,因此偏好這種材料製作藝術品。

鄭裕林表示,木頭更「有機、有溫度」,因此偏好這種材料製作藝術品。

收集一般人眼中的「垃圾」,再升級變成藝術品屬於「再造(Upcycling)」的概念。鄭裕林笑言,對於藝術系學生而言,「執垃圾」見怪不怪。朱卓慧則盼藉著回收塌樹做創作原材料,鼓勵學生從最原始的觀察出發、發揮創意,「其實世界上很多東西都是很美好的,希望課程可以提升學生對社會的觀察力。」

近年極端天氣頻繁,不敵狂風大雨的樹木越來越多,2018 年山竹襲港,導致三萬棵樹塌下,去年超強颱風蘇拉和世紀暴雨後,政府移除 7,200 棵樹。鄭裕林坦言,藝術系每學年僅在下學期開設雕塑課程,每班收生僅得 15 人,加上場地、人手有限,可回收、使用的塌木數量相當有限,直言會「盡量喺能力範圍內盡做」。

除中大藝術系,本港不乏新一代自建「香港木庫」、「木一番」的組織收集、處理木材。朱卓慧有感,近年本港對樹木環保意識增強了很多,形容仍有年輕人接手處理廢木、手造傢俬屬「相當珍貴、可喜」。

中大藝術系年度系展

日期即日起至 6 月 26 日
展覽地點新亞書院誠明館 2、3 樓
開放時間星期一至六 上午 10 時至下午 5 時(逢星期四休館);星期日及公眾假期下午 1 時至 5 時

藝術系四年級生秦清心,使用台灣相思木製成的《蝸居》,作為照顧者的清心表示,家一方面為她提供保護,同時又為她帶來重擔和壓力,希望以作品表達自己對於「家」既愛又恨的矛盾情感,以及嘗試放下包袱。

謝卓躒以木雕、黑鐵、氣球製作而成的「粉紅手榴彈」,展示隱藏在內心的慾望快到極限,伴隨煎熬和不安,猶如粉紅色的手榴彈接近失控邊緣,無比危險卻散發出致命的誘惑。

施鏌涵以相思木雕製自己右腳,配合鋼、噴墨打印等媒介。創作者表示,在希臘神話中,勞孔因在特洛伊戰爭中警告特洛伊人不要接受希臘人留下的木馬而被雅典娜處死,而他則透過自我壓抑,才不至說出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