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強迫婚姻 1|第三代巴裔港人被父母禁錮逼婚 「妹代姊嫁」遭家暴離婚

分享:

今日(3 月 8 日)是國際婦女節,是全球倡議性別平等和婦女權利的日子。今年的全球主題為 “Inspire Inclusion”(啟發、共融),《集誌社》透過一連兩篇報道,揭示在香港原來有少數族裔女性遭遇「強迫婚姻」。

在主張自由戀愛的香港社會,仍有女性活在「強迫婚姻」的陰霾之下。第三代巴基斯坦裔港人畢軒娜(Hina Butt)在港土生土長,今年 34 歲的她,育有一子。Hina 在通訊軟件的頭像,是面帶燦爛笑容的她與兒子;社交平台則有與丈夫的甜蜜、結婚照片。畢業於香港大學教育碩士課程、現職中文老師的她,過去幾年不時受訪,分享教授少數族裔中文的點滴。Hina 的事業、婚姻和家庭生活說得上幸福美滿。

不過,原來在美滿背後,Hina 曾經歷一段逃避「強迫婚姻」的苦痛經歷 — Hina 十年前被父親強迫與在巴基斯坦鄉村的表哥結婚,多番拒絕下,一度被父母禁錮。為逃避逼婚,她與家人斷絕聯繫;最終卻要由妹妹「代姊從婚」,Hina 憤而服藥自殺仍無阻婚事。在妹妹被家暴後,家人方後悔「逼婚」決定;妹妹最終離婚,Hina 也覓得愛郎,「強迫婚姻」的陰霾方結束。

相關報道:研究揭少數族裔港人遭逼婚 家事法庭去年首裁強迫婚姻無效

攝影:劉貳龍

今年 34 歲的 Hina 育有一子,事業和家庭美滿,但原來她曾經歷一段逃離「強迫婚姻」歲月。

Hina 在訪問一開始,就慢慢細說家庭背景:爺爺在英殖時期來到香港任職皇家警察、父親則是首個在機場工作的非華裔地勤…在 Hina 心目中,在香港成長的父親想法開明,很願意與子女聊天,十分疼愛家人,也相信無論是兒子抑或女兒,都一定要接受教育。

在 Hina 心目中,父親非常開明,不分性別著重子女的教育;圖為全家福,右一是 Hina、左二是妹妹。(受訪者提供相片)

開明父親逼嫁巴國表哥 恐步舊母後塵不被尊重

為了讓子女有更好的前程,父親要求 Hina 四兄弟姊妹學好中文:「當時唔可以有巴基斯坦朋友,唔可以睇巴基斯坦節目,要完全浸淫喺中文嘅語境裡面。」父親激進的教育方針,激發到她對學習中文的興趣。中學畢業後,Hina 到珠海的北京師範大學分校就讀漢語系。

然後大學畢業卻是 Hina 惡夢的開始。Hina 回港後,父親開始逼婚:「佢話你應該要結婚喇,我哋睇中咗一個男仔,佢就係你表哥。」表哥是 Hina 舅父的兒子,但她對舅父印象不佳,因他有外遇、也對舅母態度很差,「佢對老婆簡直係差過對奴隸,老婆永遠『做做做』,啲仔女都唔聽媽媽話,覺得佢哋唔尊重女人。」

Hina 夢想是成為教師,在珠海北京師範大學分校就讀漢語系,誰料畢業後竟遇到父母逼婚。(受訪者提供相片)

Hina 很擔心未來的丈夫也不尊重女性,多次表明不願結婚,向父親表達她的擔憂,「我唔識呢個人然後就同佢結婚,我點知佢係咪都係咁?我係唔係要一世做奴隸?」但父親只簡單安撫,「通常爸爸係咁,個仔就唔係咁」,再勸 Hina 結婚。

拒婚一度遭父母禁錮 離家收「妓女、不潔」辱罵訊息 

當時,Hina 剛報讀港大的教育碩士課程,同時在中學教書,正在建立自己的事業、實踐任教師的理想。她在教書期間,更遇上少數族裔學生同被父母逼婚,學生著她不要放棄:「佢哋喺到等一個人可以做一個示範,叫我唔好放棄,話如果我放棄咗,佢哋好似都唔可以有自己嘅選擇。」 Hina 一直設法延遲婚事,與家人的關係變得緊張。父母不停向她施壓,說女生長大後就要結婚,又質疑應要嫁人的 Hina 為何要讀書。為逃避家人她索性離家自住,另申請到珠海工作、打算離港。

遭逼婚之時,Hina 正就讀港大碩士課程、在中學教書,遇上同被逼婚的學生勸她「不要放棄」。(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就在 Hina 離港前一日,父母前往她的住處禁錮她,要求她答應與表哥結婚。Hina 不堪滋擾,口頭答應、哄騙父母離開住所後,她慌忙得衣服也來不及換上、穿著睡衣漏夜離家逃往珠海。在珠海工作的兩年, 她沒主動與家人聯繫,間中會收到家人指罵她是「妓女」、「不潔的女人」等訊息。Hina 解釋,巴基斯坦人會羞辱離家的女兒,她的父親甚至對外宣稱,當作沒有這個女兒。

回想逃避強迫婚姻的痛苦經歷,臉上常帶燦爛笑容的 Hina 潸然淚下。

「妹代姊嫁」遭家暴離婚 

令 Hina 大受打擊的是,妹妹有天宣布要與該表哥結婚,「我咁努力去做呢件事,我以為爸爸會停止去折磨第二個, 因為佢都怕第二個女會走咗去,點知唔係。」她極力爭取拒婚,是為了確保自己將來可以得到幸福,卻沒想到竟令妹妹成為父母逼婚對象。Hina 內疚得服藥自殺,仍沒法阻止妹妹的強迫婚姻。

兒時的 Hina 和妹妹。她沒料到為得到幸福而拒婚,卻令妹妹代姊出嫁;內疚得服藥自殺仍沒法阻止妹妹的強迫婚姻。(受訪者提供相片)

一如 Hina 所擔憂,妹夫在婚後不久就對妹妹施暴,除了毆打、也試過丟棄妹妹的電話,在街上發脾氣一走了之。Hina 心痛,「其實我妹妹為咗呢段婚姻做咗很多,我妹妹係一個港女,但個男人永遠都唔開心、唔知足。」Hina 的父親眼見女兒受折磨,內疚不已,妹妹後來決定結束跟表哥的不幸婚姻。

Hina 的父親與兩姊妹。妹妹與表哥的婚姻以家暴和離婚告終,也令父親悔咎不已、改變想法。(受訪者提供相片)

與摩洛哥藉丈夫戀愛結婚 修補家人關係

經此一役,父母態度轉變不少。Hina 與摩洛哥藉丈夫相戀,戰戰競競地告訴父母想結婚,父親第一個問題問她,「你覺得個男仔係唔係鍾意你?你係唔係覺得佢會愛你?」這是父親第一次問她這個問題,令 Hina 十分感動。現時 Hina 婚姻生活美滿,兒子已經三歲,溫柔的丈夫很愛惜她,樂意包辦家務及照顧兒子;妹妹也找到喜歡的人,再婚並誕下一子。

Hina 也成功修補與家人的關係,這幾年,Hina 一直試著代入父親的處境,明白他的不容易:「巴基斯坦的男人喺清真寺之後聚會,話邊個個女點點點、個仔點點點,佢就開始有壓力,『原來同鄉會咁睇我嘅仔女,如果我啲仔女做得唔好,我嘅榮譽就會受影響』」。Hina 說,巴基斯坦人身在外地,很想保留自己國家的文化,傾向與同鄉緊密聯繫,因此構成一定壓力。

Hina 的父親也終於明白女兒的想法,認為最重要是考慮子女感受,也很支持她反對強迫婚姻,「我爸爸而家都話應該要畀多啲人知道呢件事,佢都會同其他家長講,(結婚)畀仔女自己決定,仔又好、女又好,佢決定要讀書,就畀佢哋去讀書。」

過去幾年,Hina 修補與家人關係,也獲父親支持她宣揚反強制婚姻的訊息,望更多人關注議題。

Hina 和妹妹看似大團圓結局,但她們的故事只屬冰山一角;不少香港少數族裔女性同遭遇強迫婚姻,有研究發現,最少六名在港成長的少數族裔港人被逼婚,其中兩人更不足 18 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