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情緒支援|設學生卡、大人卡細訴「其實我並不快樂」 策展人冀喚醒擁抱悲傷

分享:

英國註冊藝術心理治療師梁靜韻(Gigi)舉辦情緒支援計劃及展覽,邀請學生及成年人匿名寫下現時或年少時的困擾、希望身邊人如何伸出援手。

成年人分享因原生家庭患抑鬱

灣仔集成中心某店鋪的白牆上,貼滿一個個彩色信封,遠看儼如大型「樹洞」,打開信封一看,內裏藏著年輕人寫下的困擾,有七歲的小朋友稱難與同學相處、16歲的她稱曾被人性侵;另一幅牆上則貼有約 50 張「大人卡」,由成年人分享自己因原生家庭而患上抑鬱症、應考公開試時面對的壓力的不快經歷。這裡,正是由Gigi發起的「我想告訴你,其實我並不快樂」學生情緒支援計劃及展覽場地。

年少日記》啟發支援計劃

Gigi表示,去年上映、觸及學童自殺、家庭教育等議題的《年少日記》,其實是這次支援計劃及展覽的緣起之一。Gigi與電影導演卓亦謙、演員之一的盧鎮業為大學師兄妹,三人在電影正式上映前,舉辦了一場有關原生家庭創傷的分享會,Gigi席間發現不少參加者希望了解如何克服原生家庭帶來的創傷,相信早期介入有助治療的她不禁想:「其實好多成年人的struggle,由小時候就已經開始出現,如果他們可以早一點可以解決這些困難,那他們是不是就不用將舊石頭拿那麼久?」

另外,同為藝術治療師的Gigi稱,自己不時接獲學生個案,其經驗反映學童壓力來自或涉家庭、朋輩關係等,「咁我就好希望製造一個平台讓大家公開討論,其實學童自殺是不是純粹讀書壓力大,還是還有其他東西呢?」

Gigi表示,去年上映、觸及學童自殺、家庭教育等議題的《年少日記》,其實是這次支援計劃及展覽的緣起之一。

直接問學生:你想我們做什麼?

去年本港履現學童輕生個案,Gigi直言,對此有很大無力感,盼可伸出援手,支持年輕人。但應該如何提供協助?「其實應該做些什麼,不應該是我跟你想的,而是要直接問學生,『你想我們做什麼』」Gigi如此回答。

「唔好話我、信我」

因此,她在卡片上,另邀請學生填寫「你希望身邊的人為你做些什麼」,而學生需要的主要只是聆聽、關懷,如「唔好話我、信我」、「希望依家喺我身邊的人一直喺我身邊就已經好滿足」、「了解我的想法」、「希望可以被注意」。被問到展覽命名是否有巧思時,Gigi指出,社會現時充滿正向思維,希望展覽名稱可以喚醒社會擁抱悲傷的能力。

收80 張學生卡120 張大人卡

展覽即將告一段落,截至今年一月初,展覽共收集到 80 張學生卡及 120 張大人卡。成年人也有不少煩惱,年逾 40 的中年人,仍記得成長時,「想做很多事,但父母不允許」,當時只有「偷偷地做」以解擾。36歲的成年人,訴說自己成長時,對自己存在的義意很好奇,當時找不到生命的意義,當年的困擾,是如何走過?寫卡者當年的經歷是,從各種文字、書中找答案,「學習自己就是這樣,接受自己」。

Gigi認為,計劃為社會了解學生情緒問題提供對話平台,對此感到滿意,「始終無一個人或者機構,可以撼動整個制度,但對話至少可以是第一步」。而Gigi近日亦與「荷角藝術療癒工作室」合作,將計劃推廣至台灣,相關工作室亦正募集參加者填寫小卡,日後將會有類似的展覽。

Gigi認為,計劃為社會了解學生情緒問題提供對話平台,對此感到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