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情緒筆友|展覽直抒胸臆被聽見 寫卡撫平少年哀愁 

分享:

去年底,英國註冊藝術心理治療師梁靜韻(Gigi)舉辦「我想告訴你,其實我並不快樂」情緒支援計劃及展覽,學生及成年人,均可匿名在卡紙上留下自身煩惱,及期望身邊人如何支援,合共收逾200個回應。

有人說「自己的死亡對任何人都好」,內心卻默默渴望他人「不要歧視我,不要離開我和放棄我。」、「抱抱我,聽我講,關心我,不用企圖解決我的問題。」因此Gigi決定回應他們,再度舉行展覽,讓無助的聲音被聽見,鼓勵大眾為他們留言打氣。

我想告訴你 這裡一直有人在 

在寸金尺土的灣仔,到底如何舉辦一個長達逾三個月、免費且有過百尺場地的情緒展覽給公眾人士? Gigi和她的團隊,咬緊牙關做到了。雖然首次展覽較預期受歡迎,周未店舖高峰期可有 20 至 30 人入場;有學校主動向她們購買卡紙,給師生寫下心聲。

但其實第一次展覽過後,Gigi 感到很重無力感,她說很心痛有那麼多學生有自殘的想法和行為,同時又覺得這幾十年政府和一些非牟利機構,投放大量資源在精神健康工作,無奈的是仍有唯數不少的學生指,「沒有人聆聽和理睬我的感受、想要情緒支援計劃但無相關轉介、生活常碰壁⋯⋯」

鏡上的字句為年輕人心聲。

學生盼得到關注和陪伴

在情緒支援的角度,確立個人情緒,坦誠面對自己的感覺,是心理治療第一步。收集學生的想法只是第一步,而行動即為第二步,Gigi語帶堅定地說「我們有責任繼續做落去。」根據統計上次超過200張卡紙的留言,她們發現多過六成學生盼得到關注和陪伴,因此「知道你不快樂,但我想向訴你」展覽就這樣誕生了。

早前展覽內使用單一的黑白,這一次Gigi在場內加入彩色油漆玻璃鏡,視覺上加入更多顏色,增加「正能量」,鏡上寫有學生的煩惱和公仔面容,到場人士可在鏡前自拍,Gigi望以此方式,讓參觀者感受學生的情緒。

一如展覽名字,Gigi 想要對大眾說,「情緒並不是崩壞的時候才需要提起,如同照顧身體一樣,每天要喝8杯水,每一天也需要照顧情緒。」

有入場人士在彩色玻璃鏡前打卡合照。(CCW攝)

抄寫少年困擾 渴望家中的他對話

Gigi分享,有一位「媽媽級」的女士在展覽裏,拿著一本薄仔,仔細地看學生的心聲卡,然後默默抄下年輕人的困擾。她好奇之下,追問這位女士,為何記錄這些略帶負面的字句。女士說,家中有一名青少年,常常渴望與他對話,了解他心中所想所困。

可惜那名青年並不願意與她溝通,便到場收集現今年輕人的苦惱。那麼知道了,又有何用?女士其實也不知道,「寫左先,返到去當追男仔咁追個仔囉!」難以向他人吐露心情的年青人不只他一個,還有中四學生Tanpsy,這天她剛從學校測驗完,獨自到灣仔看展。被問為何不與朋友一起來,Tanpsy說「朋友都有問我,但Emo嘢(情緒低落)都係一個人好啲。」

Gigi 認為,要打破世代的隔膜,年輕人應主動說出他們需要的支援;成年人則有責任了解後生仔的需求。當日記者到場,遇見一位「新手媽媽」阿Ki,她獨自一人坐在長桌前,靜靜地寫道到「請好好地愛自己!」阿Ki,說自己也曾是學生,明白成長時充斥著各色各樣的比較。但她想要對「過得不快樂的學生」說「在很辛苦的時候,放開多些少少,接納自己多少少,少少也好。」

艱難時代 「我們mean少些 分享good vibe吧 」

「看到這張卡的人,就能得到幸福。」、「陌生人,辛苦你了!」、「也許我不認識你,但你已做得很好,單是能夠活著,已是很厲害。」這些「心靈雞湯」出自素未謀面的陌生人,對一些經歷生活不如意的人,「雞湯」卻如同「及時雨」。

臨近大學畢業時,Sammi剛確診憂鬱症,她說香港這幾年,不論是大人或小孩,大家都不過得很開心,「在這裡看到其他人的想法和事情後,便知道自己並不是一個人。」這天來訪,她除了尋找「共嗚」,也希望以過來人的身分,為他人打氣,離開前她把寫著「2024年過了一半,大家都好叻!」的卡紙,放在留言箱,靜待下一位有緣人,接收這份「溫柔」。 


「香港人出名mean!但原來大家是很慷慨分享溫柔。」Gigi 笑言,生活在香港,相信有不少人也有同感,但她未想過香港人竟注入那麼多的「愛」在卡中。生活不易,但她期望「艱難的時候,可能我們mean少些,分享更多good vibe。」

Gigi正考慮將展覽恆常化,希望有更加多家長和老師觀看展覽,暸解年青人的苦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