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挑戰男生禁長髮校規 平機會終止調查 投訴人擬提民事訴訟

分享:

去年六月,東華三院黃笏南中學學生林澤駿向平機會投訴,指學校禁止男生留長髪的校規,違反《性別歧視條例》。平機會在今年三月以「缺乏實質」為由終止調查。林同學去信反駁,平機會在四月回信決定維持原判。林澤駿回覆《集誌社》查詢時表示,打算提出民事訴訟程序,正待法援署審批其法援申請,相信一至兩個月內會知悉結果。

(7月20日更新)新增平機會在 7 月 19 日回覆,指委員會是經過深入調查和客觀分析,認為個案缺乏實質。

平機會今年三月回覆投訴人林澤駿指,單憑男女有著不同服飾及髪型的規定,並不一定屬性別歧視。投訴人學校的校規,規定男生後面頭髪長過領不得超過一吋;對女生的要求是不得過長,長髪必須以髪夾或橡皮圈束好。

平機會引述學校指,校規對男女學生的髪型,採取一致的總則標準。平機會認為,學校在執行有關在髪長、髪型各有相應的規定,學校在執行有關守則時,就男女生而言,都是一致的,認為學校看來有公平和一致地按所訂的總則,施行在男女生之上。雖然細節未必完全相同,但施行的總則標準一致,該些不同,不足以直接構成歧視。

平機會又指,這個案涉及教育和學習環境,學生穿校服後,其髪型及校服不僅是個人形象,也跟學校息息相關,「容許男生在校留長髪,看來未能符合樸素端莊及簡單務實的的總則」。

平機會更指,個案缺乏實質,因投訴人一直以短髮上學,沒資料顯示不能留長髮如何對投訴人構成實質損失。而且,投訴人也一直沒向校方提任何建議,認為現有資料,不足以顯示投訴人在校內受到遜於女生的待遇,未能構成違法歧視。平機會引用條例中「缺乏實質」的理由,終止調查。根據《性別歧視條例》第84條,委員會如認為該申訴屬瑣屑無聊、無理取鬧、基於錯誤理解或缺乏實質,可決定終止調查。

投訴人林澤駿回應說:「我浪費了寶貴備戰DSE的時間,一年裏,學校也沒任何改變」。林澤駿回覆《集誌社》查詢表示,收到平機會調查結果時,他正準備考文憑試,因此當時未有馬上公開調查內容。

他說,收到報告時感錯愕,雖結果算是屬預期內,但他沒法接受投拆的指控被指為「缺乏實質」,「好似被欺凌時,有人彈走你的橡皮擦,但老師告訴你自己撿回就可以。」林同學打算提出民事訴訟程序,正待法援署審批其法援申請,相信一至兩個月內會知悉結果。

林同學作為首名提出解除髮禁的中學生,在爭取的過程中,自認為不夠努力,「我想過如果再努力一點,找更多人協助,如找到辦學團體及家長發聲,事情的結果會否有所不同?走司法途徑是最後的無可奈何」。

平機會行政總監朱崇文說,基於處理投訴時的保密原則,平機會不會評論個別個案。平機會回覆表示,由2021年至2023年2月為止,平機會共接獲五宗有關學生頭髮長度的投訴。

平機會在 7 月 19 日,主動再聯繫傳媒,表示留意到有關個案獲媒體廣泛報道,強調委員會是經過深入調查和客觀分析,認為個案缺乏實質,遂終止調查,又稱平機會已透過書面向林同學詳細解釋,平機會的分析及看法,以及終止調查的決定。

集誌社檔案:為何「長毛」戰勝監獄 林同學不敵學校?

同樣是挑戰禁止男士留長髪的規定,為何社運人士長毛梁國雄,在 2014 年入稟可戰勝監獄?而林澤駿同學向平機會投訴,最終被終止調查?平機會指,林同學的個案,跟梁國雄「長毛」屬本質不同的兩回事,不能一概而論。

平機會在回覆林澤駿的信件指,林一直以短髮上學,沒有資料顯示,不能留長髮,如何對他構成實質損失。平機會指,這跟梁國雄一直以「長毛」自居而被剪短頭髪,有著根本不同。此外,平機會指,梁國雄案所涉及的,是監獄要求男囚人剪髪以保持衛生的規定,而林同學的個案,涉及學校要求男生留短髪達至樸素形象,本質跟監獄要求不同。

翻查資料,長毛梁國雄在 2014年,因衝擊遞補機制論壇,被判入獄四個月,他入獄時,一頭長髮被剪掉。他其後就男囚犯被迫剪髮提司法覆核,法庭裁定屬性別歧視。當時案件在原訟法庭裁定長毛得直,政府提上訴獲勝,長毛上訴至終審法院,獲終極勝訴。